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残逸风小说《重生:逆命1987》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逆命1987

作者:残逸风

简介:一次车祸,徐闯重生1987,本以为重生归来可以弥补遗憾,带女儿去首都化疗,带妻子看遍世界繁华,走向辉煌,结果一层层探究下去,竟是一个个波谲云诡的阴谋。从前世妻儿悲剧,到车祸离世,徐闯发现,曾经他踏出的每一个脚印,竟然都提前被人丈量过,他顺着别人给他挖的路,一步一步,踏临深渊……

最新章节:第417章 拿下泰山的合同

重生:逆命1987免费阅读

《重生:逆命1987》第1章 重生1987

“嘶嘶!头都要炸了,该死的司机,怎么不再加档油门,把老子给撞死。”

自己居然还活着?

徐闯头疼欲裂的醒来,脑子里只有这么一种操蛋的感觉,他多想那辆失控的货车,能将他撞得粉身碎骨啊!

因为他太想死了。

这个念头,缠绕他脑海足足有十年。

吃饭、睡觉,无时无刻,他不在幻想着自己能迎来一场无声的死亡,好让他心安理得地离开这操蛋的世界。

甚至可以,他多想重生回,三十年前的那个破出租屋里,而非现在这五百多平的牢笼。

但世上,哪有解脱这种好事?

徐闯认清现实,使尽浑身力气,撑开那重如千斤的眼皮,狭长的睫毛,令得视线里那抹昏黄的光线,变得十分模糊。

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充盈心头。

“这是哪儿,医院ICU病房么?”

徐闯张开两片干裂的唇瓣,费力地发出声音,不知为何,浑身酸麻无力,不像是遭遇了车祸。

倒像是……发烧?

“小闯,别吵了,让我好好睡一觉好么,明天厂子里还要加班呢。”

身旁忽然传来一道女生嘤咛的梦呓声。

徐闯下意识地“嗯”了一句,但旋即,他感觉到不太对劲,因为这是她第一任妻子,胡双双的声音。

可她,已经死了好多年啊。

徐闯猛地怔住了,脑子里像是要“轰”的一声炸开!

一股极致的兴奋感,比中了一个亿彩票还要巨大的兴奋感,犹如洪水一样猛地撞入了他的体内。

徐闯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腾”地一下坐起。

连带着掀飞了粗麻制的被单。

入目,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昏黄的钨丝灯泡,文艺复兴的花纹被单,木质盆架上大红花色的搪瓷盆……

这一切的一切!

看得徐闯瞪圆了眼睛。

因为这是他三十年前住的那间出租屋!

他这是,重生了?

“这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我真的,重生回了三十年前?!”

徐闯浑身发抖地呢喃,瞳仁睁大到了极限。

那种久别重逢的兴奋,对于他这个上一世五十出头、一生悔恨的老男人来说,真就如久旱逢甘霖。

上一世,二十五岁时,五岁的女儿妙妙,得了白血病。

徐闯为了救她,两年间,花光所有积蓄,砸锅卖铁欠债近五千,可依然没救活,妙妙死了。

他在沙场的工作也丢了,终日落魄。

妻子胡双双终于在某天跟他离别,走时,她挽着一个当时如日中天的富商的手,丢给他一万块。

徐闯犹记得那天他喝酒喝到胃出血。

后来,他还了债,再拿着余下的钱,辗转腾挪数十年,终于在大湾区创立上市公司。

也娶了第二任更貌美的妻子,柳青青。

至此,他衣食无忧,身家十亿。

他还挺自豪,直到某天,他得知了胡双双的死讯。

他靠着强大的关系网,查清了胡双双的事迹,那一天,这讯息如闷雷,生生将他脑子给轰烂!

那一万块。

竟是胡双双将自己卖了的价钱!

他怎么也没想到,胡双双为了他,竟甘愿成为那富商的情妇,可那人不把胡双双当人,生生叫人将她给折磨致死。

徐闯当时撕心裂肺,去她墓前哭了整整一夜,流干血泪。

他发誓要报仇。

但当他身家十亿时,那富商已经百亿,且是省里重点对象。

他就算斗得倾家荡产,也斗不过他。

那场车祸,现在想来,应该也是场阴谋。

徐闯忽然笑了,笑出了眼泪。

“王腾,谢谢你,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让我倒回三十年前,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这个时代,王腾子承父业,应该已经是市级厂长。

但徐闯很有信心,因为三十年前的机遇太大了,那是个遍地黄金的年代,只要他稍微动点脑子,不愁钱赚。

但这一世,他要赚大钱。

他要成为国家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人!

“小闯,天都要亮了,你在笑啥呢,睡得好好的,被你给吵醒了,算了,干脆起床给你和妙妙做早餐吧。”

一旁的女人睡眼惺忪的坐起,正揉着眼睛。

徐闯犹如电击,浑身一麻,怔怔地转过头来,就看见了胡双双那张未施粉黛,素面朝天的漂亮脸蛋。

徐闯如遭雷击,视线瞬间模糊了。

“欸!小闯,你这是咋了,你别吓我,是发烧还没好吗?”

胡双双原本还有点困意,但是一见到徐闯哭了,立马紧张得手舞足蹈。

徐闯又哭又笑地,上去一把抱住了胡双双,泪流不止,按理来说以他五十多的心智,是没有哭这一情绪的。

可他实在绷不住。

“对不起双双,我亏欠你和妙妙太多了,这次我回来,我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徐闯声泪俱下。

胡双双被吓到了,兴许是母爱泛滥,他轻轻抚摸着徐闯的后背,又心疼,又忍俊不禁。

“你到底怎么了,哭什么,是头还疼吗?”

胡双双将修长,但拇指有淡茧的手,贴在了徐闯额头上,感受了一下体温,嘴里喃喃道:“嗯~差不多退烧了。”

“你呀,昨天白天去找二赖子讨账,把头都打破了,吓死我了,晚上一回来就发高烧。”

“那钱啊,就算了知道吗,大不了我明天让厂长给我多安排份工。”

听到胡双双的话,徐闯心疼得紧。

这个女人太善良了。

这也意味着她日后会遭遇更多的不公。

所以即使后来遇到了柳青青,她家境不错,又是高学历,但徐闯心里,始终忘不掉胡双双。

“我没事,早不疼了。”徐闯笑着说。

他重生过来,脑子里记忆也有,稍微想一下,就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二赖子,真名谢广,是沙场一二流子,整日游手好闲,手底下还跟着一帮混子。

之前胡双双给自己带饭,钱掉了,给二赖子捡到,徐闯要他还,他说先欠着,结果一欠就是三个月。

现在家里没粮了。

一周后,又是双双生日,徐闯就想着去将钱讨过来,给老婆买斤肉过生。

结果就被谢广带人给围殴了。

如果是前世的话,徐闯就听从胡双双的话,吃下这暗亏。

但这一世,经历了三十年后社会的毒打。

徐闯可没那么傻了。

那笔钱可是双双厂里一个月的工资,足足二十八块!

放到现在,价值不菲。

而且那将成为徐闯初期的启动资金。

只要顺应时代背景,搞投资,很容易发财。

不过,得看具体重生回了哪一年。

所以这钱,他这两天内必须得想法子去弄回来!

“小闯,怎么感觉你突然变得傻乎乎的,不会是烧还没退吧,正好家里还有些我爸留的老姜,我去给你泡杯姜茶。”

胡双双睁着天然的大眼睛,担忧的看着徐闯说。

“好,谢谢。”徐闯下意识客套的说。

胡双双眼神立马变得怪异起来,徐闯也知道说错话了,但是毕竟三十年没见,且印象里自己与胡双双已经离婚。

一时没反应过来。

“嗯,你等我会儿。”

胡双双蹙起柳眉,拿起一个搪瓷缸,一步一回头地看着徐闯离开。

徐闯微笑着,目送她出了卧室,等人走后,徐闯坐在床上,猛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啪!”

“嘶嘶!真疼,看来不是梦!我真他妈重生了!”

徐闯高兴得蹦下了床,在地上手舞足蹈,嘴里哼唧着“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李白”的流行歌。

风骚无比。

他实在太高兴了!

全世界几十亿人,多少人想着能有一次重来的机会啊!

可几十亿分之一的幸运,偏偏降临在了他的头上!

“徐闯,就这一次机会了,这辈子,你一定要把握住!”

拿起一面塑料红框的圆镜子,徐闯看着镜子里二十出头的自己,青春洋溢,不禁咧嘴乐开了花。

他又放下镜子,指尖沿着房屋斑驳的墙面,慢慢摸去。

搪瓷盆、铁皮口琴、玻璃瓶装的白酒、银色的长柄手电筒、木质的杆秤、安全火柴……

太多能勾起回忆的东西了。

这应该是八十年代。

徐闯继续前进,视线最后定格在了墙上拿根钉子挂着的日历,那纸糙得磨手,且字迹很大个。

房间干燥,灰尘多,叶凡抹去上面灰尘。

但见,一串大大的红色数字,字字如山,猛地撞入徐闯的瞳孔里。

“1987,我回来了。”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