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慕浅离君凤小说《逆天盛宠:弃妃她人美路子野》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盛宠:弃妃她人美路子野

作者:沐檀

简介: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女特种兵,在一次援救任务中牺牲,魂穿于端王府弃妃身上。前一秒可以和她口中的狗王爷大打出手,后一秒可以为了一桌美食而娇言讨好。盛世美颜,却是翻脸比翻书快,谁叫狗王爷宠上她了,她得学着恃宠而骄啊~无所谓什么白莲、绿茶、宫斗,反正不惹她就相安无事,惹了她就等着领盒饭吧。

最新章节:第24章 不能轻易被收买

逆天盛宠:弃妃她人美路子野免费阅读

《逆天盛宠:弃妃她人美路子野》第1章 穿越装失忆

一阵轰隆爆炸后,慕浅离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混沌迷茫中,好像什么都清楚,又好像什么都看不分明,一不留神就会睡过去似的。

她想起了此次特战队要营救之人已被战友带走,好不容易在飞机上将恐怖分子头目击毙时,飞机却爆炸了。

作为特战队的队长,此次她该是立上一等军功了吧。可惜,回不了家了,分不了老慕的家产了,真是便宜了她那毒舌的二货哥哥。但转念一想, 还好老慕的偌大家产有个二货继承。

慕浅离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飘着,浑身发冷,但四肢无法动弹,怎么也睁不开眼。

她迷迷糊糊的想着,难道飘在黄泉路上的魂都是这样冷冷的无法动弹的?

意识再一次迷茫起来,此刻又觉喉咙滚烫滚烫的苦,难道这就喝下孟婆汤了?孟婆汤怎么就这么苦,苦得都想吐了……

咳咳……咳……

慕浅离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将那‘孟婆汤’尽数吐了出来。一阵翻江倒海的猛吐后,她竟能挪动自己的双手了,只是觉得头沉得厉害,微微睁开了双眼……用力眨巴了几下,才拂去了模糊的视线。

此时,她正被一个女孩抱在怀里喂药,女孩身着青衣青裤,梳着双髻垂于耳后,额前留着稀疏的小碎发,像极了古时候的小丫鬟。

女孩又是哭又是笑,还叫着:“来人,来人……王妃醒了。”

王妃?慕浅离一时竟呆住了,看看哭得双眼红肿、不过十六岁的女孩,再看看周围环境,屏风、衣架、梳妆台、铜灯壁灯……古色古香,看得她眼花缭乱。

忽的,眉心一阵刺痛,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中。

片刻后,慕浅离煞白的脸淡出了微微笑意,因为她重生了,活着至少能吃香喝辣的。

没一会,脸上的笑意又褪了下去,因为所在的原身现在的境况特别不好。

原身也叫慕浅离,跟她同名同姓,是慕侯府原配夫人安氏唯一的女儿。父亲慕施文世袭侯爷爵位,却是个宠妾灭妻之人。

安氏在原身八岁时便郁郁而终,幸得母族安国公府庇护,老国公生前为原身请旨才有了皇帝指婚让她嫁入端王府成为正妃这事。

古人三妻四妾是常事,更何况一个有权有势的王爷。这端王除了有原身一个正妃之外,还有两个侧妃,四个小妾,真真的是三妻四妾。

从拜堂之日起,原身便守了半月的空房,后来发现原来这后院的三妻四妾都入不了这个端王君凤的眼,人家王爷心心念念的是容相府的千金容倾倾。

原身忍不住憋屈,被王府里几个小妾一拾掇,脑子发昏的竟在月夕节的宫宴上寻容倾倾的霉头。

被端王查出后,当着王府后院众人面踹了一脚,还放下狠话,若是再有个心思便将她送去慈水庵当尼姑了去。

一夜之间被剥了管事权,还被迫搬到王府角落的不知名小院中居住,身边成群的奴婢一个个的都主动跑到别的院子侍候别的主子。

虽从小在慕侯府不招待见,但在安国公府亦是备受宠爱的原身向来端得高,怎能受得住这样的气?受了刺激生无可恋的她当晚便想不开的投湖自尽。

然后再次睁开眼,就成了执行任务时被炸死了的她。

慕浅离甚是无语,怎么滴就穿在了这么个为一个渣男要死要活、满是玻璃心的原主身上呢?真是没受过社会的毒打,一点小事就寻死觅活的……

她可不管,既然重生了,就得好好活着,要在原本特种兵身手的基础上再练好功夫,最好搞多些钱,哪天实在不行了,就找机会跑人,最好是能休了这狗王爷君凤,潇潇洒洒、仗剑走天涯,何不快哉!

慕浅离揉着眉心,看着叫喊着的丫头,任凭她嗓子叫沙哑了,也没一个人进来。

等了好一会,一位约莫三十来岁的妇人快步走来,她身后跟着个拎箱子的大夫。

大夫给半倚着床头的慕浅离把了把脉,良久后,告知没什么毛病,只是落水后受了风寒,只要调养就好了。

大夫正要起身时,慕浅离愣的瞧了瞧女孩和妇人,一副懵懵样的问道:“你们是谁?你们叫我王妃吗?”

大夫一愣,坐回位置,再次把脉,背了一通医术后,摇摇头道:“许是落水时惊吓过度,丢了记忆。”

妇人双眸盈泪,声音颤抖道:“洛大夫,那该如何是好?”

“崔管事莫要着急,眼下还是先让王妃调养好身子的好!”

大夫起身,嗓音带着怜悯:“崔管事,老夫这便回去拾药,迟些让我那外甥悄悄拿过来。”

闻言,妇人对大夫深深鞠了个谢礼,盈着的泪滑下,嘴里说着感激的话。

待女孩领着大夫出门后,妇人是没忍住啜泣出声,“王妃您好歹是慕侯府的嫡长女,就算不被侯府待见,您也是安国公府老夫人和少爷们的心尖肉。如今在这端王府,却是过得连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妾都不如,就连刚刚那碗汤药都是偷偷托人找洛大夫拿来的……”

慕浅离看着哭哭啼啼、絮絮叨叨鸣不平的妇人,也是略感悲凉。

原身的记忆多多少少她是有的,在这院中侍候她的也就两人,准确的说,她被君凤踹了一脚关到这小院后便就只剩两人。

领大夫出门的是从小跟在她身边的侍女冬儿,而眼前的妇人叫崔娘,是安国公府老夫人安排过来侍候的老仆人。

原身喜欢的琴棋书画,她慕浅离都不喜欢,主要是她学不来原主的孤傲高洁和悲春伤秋,她不会古琴,毛笔字更是不敢恭维。

慕浅离想起当年她那富豪老爹心心念念着将她培养成名媛,可以身着华服出入各大社交场合,最好是嫁个门当户对的,可以相互巩固集团势力的富家公子。

可她偏偏走了一条跟她老爹对着干的路—当上特种兵,她可以英姿飒爽,她可以迈着矫健的步伐,但要她款步姗姗、行不回头、笑不露齿,太难了!!

想来想去,想出了失忆这么个馊主意。

就当是脑子进水,失忆了。既然失忆,就得做戏做全套,从身边亲近的人下手,然后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静观其变后再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