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花明柳岸小说《穿书后病娇师弟总对我图谋不轨》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病娇师弟总对我图谋不轨

作者:陆爷

简介:【双男主,无女主,he结局】潮湿阴暗的地牢中,花明的手脚晃得铁链直响,他的衣衫破碎,胸口也是大块的袒露着。他无力地说着:“你到底想做什么?”“只想将你拉下神坛,蜷缩在我的身边,仰我鼻息而活。”花明还没来得及回答,只觉得眼前一片昏黑,感受着熟悉的痛楚,他的灵魂就此绽放。“师兄,你生归我,死了这把灰也是由我处置!”柳岸靠在他身旁,“我是要定师兄了。”【怂包正义师兄x病娇阴暗师弟】

最新章节:第195章 让你们死,太便宜了

穿书后病娇师弟总对我图谋不轨免费阅读

《穿书后病娇师弟总对我图谋不轨》第1章 师兄,这是对我迫不及待了?

花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然是动弹不得,他的双手都被冰冷的锁链给死死地铐住了。

眼前也是大片大片的黑,一条黑色的丝带夺去了这可怜的光明,他的脚无力地蹬了蹬。

一阵风袭了进来,门也吱呀吱呀作响,可很快这响声便没有了。

“师兄,暗无天日的滋味怎么样啊,浑身疲软的感觉如何啊?”

花明的头微微地抬起来了,但嘴里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拳头攥紧了……

他能感受到这冰冷的剑鞘在自己的身前游走着,下一秒就听到衣料撕碎的声音,身前一阵凉意……

他突然之间有些害怕,脑海里都是师弟柳岸那阴恻恻的眼神,那洁白的牙齿一下一下地咬着硬邦邦的馒头,还有那捧着兽心的手,他的腿也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师弟……”他是艰难地说出这两个字的。

除了冰冷的哼声,男人不曾给他一个人作答。

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柳岸恨花明,举世皆知,他一定会死在柳岸的手上……

果然,那冷冰冰的手指头在他的身前游走着,每一下都是那样用力地划出一道血痕,像是恨不得戳进他的身体里一样,恨不得就此捏碎他的骨头一样。

却又带着酥酥麻麻的痒意,他再次忍不住颤栗了一下,口中无力呢喃着:“你……你杀了我吧!”

“师兄,我怎么舍得杀了你呢?”

“我日日夜夜都想着怎么将师兄抓起来,藏起来,藏起来,占据起来……”

“你应该是我一个人的师兄才对啊!”

“可是你……”

柳岸的手顺着他的腹肌渐渐上移,最后停在他的耳边,用那粗粝的指腹细细的摩挲着,眼中带着嗜血:“可是你怎么就想着拿走我的命?”

“在我的茶水里下毒?”

“在我的阵法里做圈套?”

“甚至不惜用自己做诱饵!”

柳岸又轻轻地笑了笑:“好在,你还是舍不得我的,师兄啊师兄,想要我的命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你不妨换个地方,我若是快乐了,这命给你就给你了!”

花明那被锁链拷住的双手无力地颤了颤,脖颈处一阵刺痛,是牙齿一下一下的在那层稚嫩皮肉上摩挲着,还有那光滑的头发一下一下地顶着他的下巴。

“师兄,你知道我在准备什么吗?”

眼前的丝带被拉开,扬在了冰冷的地上。

花明还没好好地感受着光明,那双冰冷的手就又盖在了他的眸子上,薄唇凑在了他的额头,男人单膝跪在他的腿边轻轻说着:“我要让你做我身边的狗,永远逃不掉的那种!”

“这样,从此日日夜夜,我便折磨你不死不休。”

什么意思?

不过他的语气这样冰冷,估计是恨不得要了自己的命!

花明仍旧在惊愕之中,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嘴唇哆嗦着:“师弟,我们……”

薄凉的指尖从他的眼角缓缓挪到他的嘴角,低沉性感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师兄,不要拒绝我,不然……”

“精神和身体的痛苦,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呢,此后就是你的天!”

花明只好老老实实闭上了嘴,眉头皱紧,眼皮子又情不自禁地抖了抖。

“师兄,早知如此,你何必当初?”

还不是落在了我的手上,我早说过要定你了!

两只手指头用力地扼住了他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柳岸那张苍白的脸上满是得意:“师兄,你记得,哪怕你是死了这骨灰也是我的。”

“我想怎么作践就怎么作践!”

花明感受着耳后的灼热和湿漉漉,他不由得偏了偏头,又用力地咳嗽几下,隐约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上蹿下跳着。

手铐已经被打开,他的手也得了自由,可他的脚上却是带着一块墨绿色的石块,隐隐发着幽幽的光芒。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整个人就被这看似羸弱的柳岸打横抱起,柳岸那只修长的手托在他的腿上,另一只手也是搭在他柔软的腰间。

哪怕是隔着这半薄不薄的衣料,也能感受到他掌心的炙热,像是一团火,将他死死缠住。

“师兄还真是柔柔弱弱的,不堪一击,软的像个面团。”

花明脸上一红,可却是一句反驳的话都没说出来。

路上有遇到朝雾山的弟子们,他更是局促不安,只好拼命地往柳岸的怀里埋着脸。

柳岸托在他腿上的手也是紧了一分,唇角勾着温柔的笑,早这样温顺,多好?

“怕什么,此后你我一体,我就是要你被世人嘲讽。”

花明:我好想逃,我逃不掉,我还是要努力逃。

一会儿的功夫,柳岸就将他抱进了自己的院子里,一脚踹开了这门。

为他盖好了被子,薄凉的指尖落在他的耳垂处,轻轻地揉搓着。

“不要想着逃,天涯海角,我都能把你抓回来,届时可就要打断你的腿了。”

花明的身子又忍不住颤栗了一下,脑海里甚至都出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抓着被子的手都攥紧了。

他只好闭上了眼睛,呼吸仍旧是不安,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唇角像是被火撩过一般疼痛。

但好在那人已经离开了,他这才从床上坐了起来,又伸出手摸了摸火辣辣的嘴唇,嘶……好像是破了一个洞……

他得赶紧逃,这种男人可招惹不得!

最关键是,他……他不是真的花明啊,灯是那个灯,芯早就换了啊……

他就是随随便便看了本书,打个喷嚏的时间就钻进这里面了。

他还要阻止师弟黑化,找回丢失的长明灯?

都是什么事,那师弟如狼似虎凶狠要命的眼神,还不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花明欲哭无泪,掀开被子,穿好了鞋子,就打开了这窗户偷偷观望着。

总之,先逃出去再说,自己总会点什么御剑之术吧……

花明试探性地两根手指头在眼前划拉而过,倒还真有一把长剑飞了过来,他欣喜地站了上去,但没有发现这剑柄是黑色的。

“剑兄,快跑,此处不宜久留!”

这长剑微微晃了下,下一秒就飞了起来,他拍了拍心口:“可算离开这狼窝了。”

但是怎么飞进了一座谷中,水汽氤氲,男人的长发散在了背后,结实的后背上还有几道疤痕……

“师兄,这是对我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