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池菀傅江灼小说《靠着面瘫我在娱乐圈爆红了》免费阅读

小说:靠着面瘫我在娱乐圈爆红了

作者:沅见

简介:某天,某博上突然公布了近来最受期待的IP大剧《盛世长安》的演员名单,看了名单后整个博圈都炸了:网友a:锦绣的剧组征用池菀当女二是不要前途了吗?莫挨我男神傅江灼!!!!网友b:请池菀滚出《盛世长安》剧组!谢谢+10086!——然而在此剧播出后……网友a:请把她和我男神锁死,“付出”cp,yyds!网友b:啥也不说,先粉为敬。——再回顾当初,嗯,打脸真疼。

最新章节:第32章 后悔吗

靠着面瘫我在娱乐圈爆红了免费阅读

《靠着面瘫我在娱乐圈爆红了》第1章 21世纪大好的地球

“嘶——”

大脑昏沉,浑身泛冷,太阳穴像是被针刺了一样痛。

是迟晚意识清醒的第一感受。

冷意绵绵入骨,撕咬着她那还有些沉痛的神经,偏偏面前还有一道声音锲而不舍,“池小姐,池小姐……”

一声接着一声,像是催魂夺命一样叫着,仿佛像是魔音灌脑,将她的神经扯出来一根根凌迟,迟晚拧紧眉头,实在忍无可忍。

“闭嘴!”

一声低喝苍白无力地斥了出来,面前烦人的声音终于戛然而止,迟晚紧皱着眉头,捏着无力的手指,缓缓撑开了有些沉重的眼皮子。

瞳孔聚焦,还未等她看清面前的景象,忽而一道打眼的白光晃过,刺得她的双目微微疼,她忍不住再次闭了闭眼,拧紧的眉头半刻未松,转了转眼珠子,等着那一股不适慢慢缓解,才再次睁开眼睛。

室内是冷白色的光,并不算刺眼。

她面前杵了一个人,白色的衬衫,两袖挽得有些高,看起来身材颀长,小麦色的皮,人却偏偏看起来有些……幼齿,面上是一闪即逝的惊愕,瞧见她的目光看过来的一瞬间微微躲闪了下,里头有一丝愧疚一闪即逝。

迟晚眯了眯眼睛,视线旁移了移,一颗碎钻镶在男人肉肉的耳垂上泛着冷白的光,有些刺目。

原来是碎钻反了光。

瞅着面前的人,以及周遭对她而言有些许陌生的环境,她眉头蹙得死紧,困惑晃过双眼。

脑海里血色的战场硝烟一晃而过,她不是……

不自觉低眸,她身上是一袭一字肩小礼服裙,上半身部分有些洇湿,像是被水泼过一样,一低头,颊边两缕发丝还往下滴水珠,怪不得浑身发冷。

面前人见女人低垂着眸子瞧了自身,眸子颤了颤,憋不住开口:“不好意思啊池小姐,我看您酒还未醒,就……”

伴随着男人的说话声音,迟晚的脑袋里晃过一个模模糊糊的画面,紧接着,脑子如同重击一般。有什么东西争先恐后地往她脑子里灌去,这一下来得突然,迟晚猝不及防,只能是不受控制垂下头去……

脑海里的记忆碎片慢慢拼合,清晰,她才明白过来,她重生了,不止重生,还穿越了。

这些个词很稀奇,毕竟她一开始看到它们的时候是在帝国图书馆的厚厚文献里,那文献就叫:地球的文学发展。

作为5000多年后的星际帝国指挥官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栽在了一场阴谋战事里,更是没有想到,死了之后还能跟文献里的这两个词挂上钩,甚至……

迟晚眯着眼,看着墙角的砖缝,一时没回过神来。

截然不同的世界,这里不是她那冰冰冷冷的只有晶石和金属的世界,如同文献上所说的那样,空气是清新的,这些生命体也不是人造出来的,而是真正的大自然。

将士倔强凝滞的不甘面容还印在脑海里,应和着那些后来挤进来的记忆,加上眼前的这些场景,迟晚有些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微微闭眼,迟晚勉强将脑海里杂乱的思绪挥去,理了理脑海里头的那些记忆。

原身叫池菀,名儿好听,跟她的名字差不了太多,可人跟她差的是千八百里远,一个落魄千金,家里是鸠占鹊巢的烂事,事业又是一塌糊涂的十八线艺人与她铮铮铁骨的军人,着实是半点都沾不上边。

原身在娱乐圈里,无甚作为,名声更是糊得不忍直视。

平时的收入也仅仅靠那张“花瓶面瘫”脸谋一些野生模特的资源。

又穷又令人心酸。

至于原身会出现在那里的原因,完完全全算是一个意外。

今晚早些时候,原身的经纪人领着原身参加了私人宴会,原身喝得醉醺醺地听错了经纪人的通话内容,会错了意,也就有后来走错了门……

她醒来就在了那不知名的浴室里头了。

这些都是迟晚翻看着那死钻进大脑的片段推断出来的。

思及模糊记忆片段里那一张菲薄红润的唇和近乎完美的下颌角,迟晚心里头动了动,她虽然看不清那片段里头的人的容颜,但依照着原身的记忆也知晓个明明白白,方才在那个陌生的浴室里跟她说话的人是简旬,当今影帝的私人助理。

原身这误打误撞地就进了影帝的家。

不用说,那定是醉着酒,骚扰了人。

按照那记忆片段里头“腥风血雨”的内圈场景,要是被人知道,原身估计要被那些键盘工作者扒了皮。

迟晚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忆及记忆里那一堆模糊不清的面容,只得她见过的简旬一人面容清晰,又是抿了抿唇。

女人一番揉眉头的不耐动作,看的简旬是一阵忐忑,毕竟泼水行为……是他干的,虽然也不算他的本意……解释的话也就僵在了唇边怎么也说不下去,只能是在看着迟晚禁不住按了第三次眉头的时候,担忧不已地换了一句,“池小姐?您还好吧?”

迟晚再次抬眼朝面前人看过去,不知是因了脑子里头的那一丝丝抽痛,还是旁的,她眼前人的脸有些朦胧,表情看不真切,那人话顿了顿,见她看过来似乎是松了口气,又换了一句话,话语里的逐客之意却让她听得十分明显,“不好意思啊,池小姐,现下时候也不早了,您看您……”

话音消失,好像是顾忌到什么,没再说下去。

迟晚心里头嚼着他的这番话,忍着痛得有些麻木的脑仁,扶着墙借力从地上爬了起来,过程中脚一崴,又差点跌了下去。

“哎,小心,池小姐!”

男人作出要扶的姿态,可手还没碰到人,就已经是被面前的女人拂开,“多谢……”

迟晚顿了顿,将萦绕在舌尖的几个字扯了出来:“简……旬先生。”

像是才认识他一般,女人眯了眯眼,站直了身子,面上是一贯的没有表情,眸底的茫然一闪即逝,快得捕捉不清,简旬没看清楚,而女人再次开了口 ,“今晚的事,我不会跟别人说,简先生大可放心,另外……帮我谢谢你的老板。”

女人说完这句话走的时候,迈的步伐不急不缓,背却是挺得格外直,与刚才的摇摇晃晃截然不同,简旬站在原地瞧着,直到女人的身影出了这间浴室,他才像是刚醒悟一般跟了出去,嘴里还忍不住地咕哝,“这池菀当过兵么……”

步伐跟国庆大阅兵里头的那些军人步伐简直一模一样。

笔直的身子迈着不急不缓的步伐出了大门,迎面而来一股风将迟晚吹得抖了抖,那崩得像一棵白杨树的身子到底没能崩住歪了歪,步伐也趔趄了下,等迟晚稳住身形,身后传来不大的欢送声,“池小姐慢走。”话音刚落,就传来传来重重的关门声,像是避她如蛇蝎一般。

“……”

迟晚轻轻吸了口气,重新站直往左边拐,晚上的夜风很凉,吹得她抖了抖,抱紧了包,只是还没等她走几步,一道不大不小的震动音响起,她顿了顿,动作略有些生疏地手包里拿出了手机。

方方正正的机身摆在迟晚的手心,拿惯了精小的通讯器的迟晚不适应地动了动指头,直至看清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名字,慢慢眯起了长睫。

董萍。

原身的经纪人。

这个心里丝毫没有愧疚,几次三番地利用原身的经纪人,今日的私人宴会更是一个鸿门宴,目的就是为了将原身灌醉,送去一个制片人的窝给人潜规则。

迟晚嚼着记忆片段里那一段不甚清晰的通话内容,面无表情地打开手机。

原身的这一笔账,她还想着亲自找人算一算,没想到,这人却是自动找上门来了,倒是省去了她自己去寻的功夫。

淡粉的唇角勾出冷凝的弧度,她接通了电话,“喂。”

女低音带了些哑,竟有些意外地好听,往深刻里探究了还能品出一丝冷丝丝的意味来。

可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没想那么多,听到迟晚开了声,便是劈头盖脸就开骂,“你死哪儿去了?我都找你找了一个钟头了,你还要不要你的资源?!如果你对于你的事业没什么想法,那就趁早说,我也不用累死累活给你找人找资源!”

话说得恳切,如果不仔细听的话,倒像是一个诚诚恳恳兢兢业业,亦师亦友的经纪人。这话一落下,迟晚的脑子里那张模糊的经纪人的显了形,圆盘子的脸,五官略有些尖酸刻薄相,隐藏在那一团肉中,不那么真切。伪装一下,便看不出那尖酸刻薄的模样,满是慈眉善目。这迟晚倒不意外,能哄住原身这么久,自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迟晚嘴角的弧度有些冷凝,眯起的长睫看向不远处那光芒大盛的方向,那就是私人宴会的会场,薄唇微启,说出来的话却有些发僵,藏了几分慌乱在里头,“对不起对不起,萍姐,我喝多了想出来透透气,就……不小心迷路了。”

私人宴会的场地是在一座山上,这里风景优美,是郊区有钱人的别墅区,住的自然都是非富即贵,原身本身认路的属性就不怎么样,这话说得也没问题,只是迟晚是头一回扮演的这一份慌乱无辜,虽有些僵硬,却并不算难,毕竟她也曾做过卧底,扮演过很多形形色色的人。

好在董萍那边很急,倒也没有注意,“出来透气也能迷路,你真是好能耐啊池菀,再说,你迷路了就不会打电话给我?你蠢吗?”

“……我忘了……”

听着电话里头可怜兮兮的语调,董萍终是停止了谩骂,问了一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这样喝多了还能去见孙制片吗?”

迟晚知道她的意思,好不容易将人灌醉了,自然是不怎么希望人是十分清醒,于是她就含糊着声音答:“头还有些晕,不过没事,萍姐我可以的。”

“那行吧,你能找到回来的路吗……”电话那头的人顿了顿,“还是算了吧,我来找你吧,你将你的位置拍个照片微信发给我。”

“哦,好。”

电话挂断,迟晚扶着那罗马柱从地上站起来,头的确是有些晕,但没有哪一刻她的脑子这么清醒。

她捏着手机,回身看了眼身后的别墅,瞧见掩在窗帘背后的模糊灯光之后,她收回了目光。

原身闹得这一场乌龙,倒是救了自己一命。

迟晚一面捣鼓着手机一面往前走,作为一个未来人士,这么一个小小的“古董”机器并不难了解,很快,她就摸清楚了手机上的各个APP软件。

找了个空旷的地方,迟晚随手拍了照片给董萍发过去之后,就懒洋洋站在那儿看微信,没什么人联系,但三四十条都是来自一个人,还是置顶的。

迟晚心思动了动,点开。

“阿菀啊,我今晚回来,带你出去吃夜宵哈。”

“阿菀,你要不要礼物?”

“阿菀,我快登机了,你怎么还不回我?”

……

直至最后一条,“池菀!你再不回我,特么老娘跟你绝交!!!!!”

最后一条是在一个多小时前,刚好原身喝醉了。

“……”

这一连串的信息,原身没留意也不奇怪,毕竟她今日早早就被董萍拉去做造型,选礼服,因为这是她自己进娱乐圈以来第一参加的这种私人宴会,原身自以为很隆重,就非常听话地将手机调成了震动,也就忽略了。

信息都是来自一个人,原身给她的备注是:仙女沅。

扒拉下原身的记忆,迟晚旋即明白了这人是谁,温沅,南城贵族圈子里的千金,地地道道的,有钱人家的孩子,也是帮衬了原身多年的好闺蜜。因着两人母亲是金兰姐妹,两人从小就穿着一条裙子长大。

也是原身母亲故去,原身和家族闹纠纷的时候,帮了原身最大一个忙的人。

这人,的确不错。

可除此之外,原身便是什么朋友也没了。

叹了口气,迟晚将心底里涌起莫名的酸涩压下去,想起一会儿的事,心里头就有了主意。

董萍找过来的时候,迟晚刚好把手机揣进了包里,一眼不眨地看着地面。是以,从董萍的角度,只能看见女人没什么表情的侧脸,盯着某处发呆的模样,看起来平添了一丝茫然。

夹杂在心底里头的那一点疑虑彻底烟消云散,董萍走了过去。

“还好?”

迟晚闻声抬起了头,深棕色的眸子有些迷茫,更是平添了几分水汽。

“你来了。”

董萍瞧着心里紧了紧,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此时这小妮子竟有几分勾人,再也不复是平时古板耿直的模样,可脸还是那张脸,面上也没什么表情。暗中端详不出什么来的董萍只能归咎于池菀酒还未醒。

酒没醒,好办事。

董萍收了再给她灌酒的想法,将她从那凉凉的公园椅上拉起来,“还能走么?”

“唔。”迟晚应了声,不甚清晰,也不算模糊。

“那行,孙制片还等着呢,抓紧跟我走吧,晚了到手的资源可就飞了……”

董萍走在前头絮絮叨叨,步伐迈得稍稍有些急,迟晚错落一步跟着,倒是不急不缓,踩着细高跟,背也一样儿直。

董萍没发现后边人的变化,也就忽略了女人黑暗里勾起的那一抹冷然的笑意。

池菀,我替你讨回公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