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吴蓁蓁谢琨燚小说《逃荒福女:冷面王爷要娶你》免费阅读

小说:逃荒福女:冷面王爷要娶你

作者:晚渡

简介:豫州发大水,荒年逃难,吴双月意外与家人走失,得风寒而死。穿来的吴蓁蓁没有原主的记忆,在途中遇到了视察灾情的冷面阎罗三皇子谢琅燚,后又结识当县年轻俊美的县令慕书白。幸运与家人团聚后,在异世吴蓁蓁带领家人发家致富奔小康的美好人生……

最新章节:第27章 找菊芋

逃荒福女:冷面王爷要娶你免费阅读

《逃荒福女:冷面王爷要娶你》第1章 初穿

吴蓁蓁在湿冷中醒来,头好痛,有些眩晕。诡异的是,她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小路左边的一棵大树下,大树的左边是一段缓缓向下的斜坡,斜坡的下面长着一大片青色喜人的芦苇,风吹过,左右轻轻摇摆,发出唰唰的响声,透过芦苇间隙能看到隐隐的水光,天上初升的太阳红彤彤的。

吴蓁蓁下意识地抬头,看着自己缩小了的又瘦的厉害,竟身着古装的身体,暗道难道自己……不会吧,昨天和室友喝酒庆祝硕士毕业后,自己怀着对职场女性的美好憧憬睡着了,怎么会在这里?关键这是哪里,我又是谁?完全没有这个时空的记忆啊,吴蓁蓁疑问重重。

好想爸妈怎么办?爸妈就自己一个女儿,没有自己…..后果不敢想!泪不知什么时间已流满面。哭了一会儿,一个人影也没有出现。

肚子好饿,浑身又酸痛无力,吴蓁蓁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等眩晕过去,轻轻摘下身上粘着的草,发现应该是头睡的部位旁有个小包袱,还好,还有个小包袱,希望小包袱里能有点吃的,这具身体的主人应该是得了风寒而死的时候。自己穿了过来,身体实在太弱。就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女孩怎会孤身一人在这里?

吴蓁蓁重新坐下,打开包袱,只有两身多处缝有补丁的男童短褐,看来小女孩家境贫困,急急地抖了抖衣服,从衣服里掉出3枚铜钱,别的什么也没有发现。吴蓁蓁欣喜竞找到3枚铜钱,可转而就有些崩溃,这地这么慌,有钱也没有用,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时代,千万不要是乱世,保险起见,自己还是先换上男装,更安全一些。

吴蓁蓁茫然抬头仔细四顾,小路右边的田地里湿湿的,什么也没有,感觉像是荒了很久,小路也不知延伸到哪里?再看向芦苇丛,自己天性怕水,旱鸭子,不敢下河捕鱼,也怕水里有蛇,想想都浑身颤抖。还是先去没水的芦苇丛里换下衣服再找吃的吧。

吴蓁蓁拿起一身短褐,在身上比了比,虽大了点也算合身,袖子向上挽起点就好。整理好包袱,拿着短褐,慢慢站起,缓了缓,艰难地向芦苇丛走去。

越来越近,吴蓁蓁欣喜看到一种开着黄花的绿色植物,感觉有点熟悉但又不确定。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吴蓁蓁,家里有块土坡田地,紧挨着黄河古道,河边上长着芦苇还有这种植物,块状根茎可以食用,当地称洋姜,又称菊芋。多用来腌制咸菜,酸辣脆口,很受欢迎。但菊芋原产北美洲,十七世纪传入欧洲,后来传入中国,难道现在是明清时期?

吴蓁蓁有点急但又不敢走快,来到跟前,百分之百肯定就是了,弯腰抓住植物底部,用力向上提,没有劲,提不起来,吴蓁蓁就近折断一根芦苇,用芦苇当工具慢慢地挖起来,挖出白色的块块菊芋,心里感叹,天不亡我,有吃的了。看了看周围,好像没有挖掘的痕迹,难道这里的人不知道此物可以食用,还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人迹,细思极恐。

吴蓁蓁挖出了几块够自己吃饱的,就小心拿到水边去洗,河水里映出一个小女孩的脸,鹅蛋脸,因为瘦,眼睛显得尤其得大,虽看得不太真切,但还是能看出来,小女孩大概8、9岁的样子。吴蓁蓁将菊芋洗干净,就急切地吃起来,吃饱喝足,感觉胃舒服了不少。洗了脸,再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将身上的女装脱下来,换上了短褐,又找个根坚硬的长草将头发高高的束到头顶,然后将女装折叠放到包袱里。

想到外面还不知道是个什么鬼情况,一时半会难有吃的,吴蓁蓁决定多挖出来一些菊芋带上,于是拿出包袱里另一条男裤,将腿脚处捆扎起来当做袋子。吴蓁蓁挖了差不多够三天吃的,自己既能拿动又不太显眼,免得被人盯上惹麻烦。洗干净,放到芦苇叶子上晾着。

吴蓁蓁看了看太阳的方向,差不多应该有10点了吧,这具身子太弱,做前面事情,耗费的时间太长。这个点早应该有人出没了,女孩如果有父母应该回来找她了。可是依旧这么安静的,仿如世界上只有自己,顿觉惊悚。现在的自己风寒还没有完全好,虽然不发烧,吃了东西也不饿了,但是还是觉得有气无力。

又过了一会儿,菊芋凉得差不多干了,吴蓁蓁收到裤子里,将两头用草系紧,和上衣一起用包袱包好,将3文钱贴身放好,又折了一根芦苇当拐杖和打狗棒,当武器防身正正好。做好这一切,她拄着芦苇缓慢向刚才那个大树走去,吴蓁蓁决定坐在大树下等一会儿,看看能不能等到小女孩的父母亲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太阳已到头顶的位置,还是不见来人,看来是不会有人来,吴蓁蓁又吃了点菊芋填饱肚子,然后站起来看了看小路的两边,一边的延伸尽头是芦苇丛,另一边好像隐约看到有别的路,吴蓁蓁决定向有路的那个方向走,走之前,随手将地上的湿泥抹了把到脸上。

吴蓁蓁拄着芦苇,一个人走在荒无人烟的小路上,现在应该是农历8月初了吧,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天很高很蓝,空气很好。但越往前走,小路的一边没有了田地,变成了树林,树林下长着矮丛,而另一边的芦苇已长到小路边上,吴蓁蓁顿时,心跳加快,有种想跑的冲动,好怕会突然冒出坏蛋将自己截走,时不时东张西望,因紧张走得有点急,再加上身子弱,不一会儿,吴蓁蓁身上就出了一层白毛汗。

前面有芦苇歪倒,小路变得越来越窄,地上有些湿,不好走起来。一边扶着芦苇弯腰向前走,一边小心翼翼不让自己滑倒。不知走了多久,有一个小时?吴蓁蓁透过芦苇缝隙终于看到前面应该就是自己远远看到的道路,正当她要钻出小道时,突然听到左边不远处几声惨叫,有男有女,人倒地时咚的声音,马的嘶鸣声…吓得她眼孔睁大,差点喊出声来,赶紧捂住了嘴,身子轻轻的缩回了被歪倒芦苇遮挡的小道里,接着响起骂骂咧咧叮叮咣咣的声音,吴蓁蓁一动也不敢动,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大约过了一刻钟那么长,骂骂咧咧粗犷的男声伴着马蹄踏踏的声音,在左边方向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