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云樱周泽小说《失忆后,暗恋对象倒追我》免费阅读

小说:失忆后,暗恋对象倒追我

作者:夜雨无声

简介:家族等级的偏见把云樱压得喘不过气,机缘巧合,她给自己换了一种人生,只是这个契机不对,差点把周驰送去坐牢。于是冷酷的男人发誓下地狱也要报复她。再次遇到的时候,她不认识他。他所有的报复在她这里都化成了云烟。后来,下属问周驰:“总裁,你的报复呢?”周驰把怀里的女人禁锢住,声音愉悦:“罚她一生一世给我留在我身边,接纳我的爱,给我生孩子!”

最新章节:第22章 你从小到大都没打过我

失忆后,暗恋对象倒追我免费阅读

《失忆后,暗恋对象倒追我》第1章 她曾如此卑微的爱过

初秋雨夜,挡风玻璃前面的雨丝又急又乱,像此时云樱的心情。

她刚谈项目回来,觉得很不舒服,餐桌上只吃了一个蔬菜丸子,想喝点热粥可对面梁总一直劝酒,搞得她也没机会吃一口。

车子径直开到车库,她没立刻下车,倾身趴在方向盘上,想着该怎么跟那个男人说那件事,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她额头抵着手臂接电话,手机里男人的声音沉:

“怎么还没到家?”

她轻轻回答:

“刚到,马上进屋。”

许是听她声音不太对劲,听筒里的人沉声问:

“梁总为难你了?”

她微愣,接着回答:

“没有,明天正式签合同。”

把手机收起来,她捂着不太舒服的胃下车。

别墅里冷冷清清,她换了高跟鞋,在客厅洗手间洗手,然后进厨房热了杯牛奶。

牛奶杯放在托盘里,云樱这才松了口气,这是每天睡前的工作,周总睡前要喝热牛奶,不然睡眠会不好。

推开卧室的门,她看到男人正半靠在床头,长腿一条笔直,另一条曲着,眼下正专注地盯着腿上的笔电屏幕,眼皮都懒得掀。

把牛奶放在他手边的床头桌上,云樱悄无声息地进了浴室放洗澡水。

浴缸上热气腾腾的水雾升起来,云樱才觉得浑身发冷,估计是秋夜寒意过剩了,晃神的时候,男人推门进来,拉了她就开始吻,奶香带着烟草的气息罩住她,让她无处可逃。

“周总,我有话想跟你说,能不能先别……”

早就准备好的话终究没说出口,后面她就完全跟着他深陷,男人利落地除去他们身上的所有障碍物,抱着她进了浴池……

云樱知道自己痴迷于他,可能从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她就习惯了服从,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者,而她只是个乡野小丫头,野草一样……

即便是一晚的辗转折磨,多年的生物钟还是让云樱按时醒来,几乎都用不到闹钟,不看表她也知道现在正好早上五点五十分,雷打不动地必须下楼准备早餐的时间,接下来是帮周总准备今天要穿的衣服鞋子领带还有腕表。

只是她今天觉得尤其疲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淋了雨有点受凉,还是因为那件事……

拖着疲惫的身子收拾好一切,她看到衣装整洁的男人已经下楼,轻声交代好今天的日程之后,她才坐在对面的位置,刚吃了一口就觉得胸腔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于是直接冲进了洗手间。

再出来的时候,周泽已经走到门口换鞋,临出门跟她说:

“不舒服今天就在家休息,薪水会扣,年终奖不影响。”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她颓败地靠在洗手间的门框上,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她捂着嘴巴,胸腔里憋得难受——

她怀孕了!

那是她爱了那么久的周泽,现在终于偷偷怀了他的孩子,她想生下来,虽然只是卑微地有那么一点点期冀,但这份渺茫的希望像是冬天的野火,越烧越旺。

她不能杀死这个孩子。

可是那个男人,GK集团的执行总裁,周泽!

他怎么可能允许她这样的人给她生孩子。

云泥之别,大概说的就是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吧。

她竟然连告诉他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不是设身处地亲身经历,她还真的以为现在的社会根本没有了门第之差,可事实呢。

他那么高高在上,从出生就自带光环,他就是她的太阳!

所以要想留住这个孩子,她必须要想想办法才行,冷静下来之后,她闭上眼睛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从昨晚就没吃东西的胃终于忍不住叫嚣,她决定先去外面找点吃的,但是从开车出门,半小时不到,她已经戴着蓝牙处理了四通电话,她疲惫地揉揉眉心,不知不觉把车子开来了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小包子这里。

遇到云可心是意料之外的事,没想到她跟着母亲也来这个餐馆,不过细想也对,她是想找之前的感觉,而她们住处就在附近,才应该是常客。

云樱吃着小包子,听对面的云可心抱怨:

“姐,之前跟你说的事有没有眉目啊,我想进GK,我是学行政管理的,可以当周总的秘书,到时候会是你的帮手——妈,你倒是说句话啊,给我姐找了这么好的人家,我现在大学毕业都没工作呢!”

白秋寒笑着轻嗔一句:

“你急什么,你姐姐总不能不管你——”

然后她才抬头看过来,轻声劝:

“云樱啊,你妹妹大学毕业,比你那时候条件好,我想着你那时候都没上过学能在周家待下去,可心应该不会比你差,她办事省心着呢,你也跟周总说说看,你是送去当保姆的,你妹妹身份高,年龄又合适,也许能被看的上。”

本来鲜香的小包子顿时一点味道都没有,云樱冷冷地抬眼看着面前的亲人,突然勾起唇说:

“妈——钱的事我能解决一点,要说可心的事,我只是周总身边的秘书,说了不算,想进GK,还是去集团的HR应聘吧。”

“姐——你当秘书也跟别人不一样吧,谁不知道周总每天跟你睡啊,枕边风有时候很管用的,你就帮帮我嘛,我也是你的希望,不然你还指着谁给你提升地位,难不成你想一辈子就这么不明不白呀?”

眼里的湿意扩大,云樱把包子往小碟子里一扔,还没来得及说话,耳边就有声音:

“云樱啊,我正找你,这个月的三万块什么时候打给我,本来以为昨天收到,这都晚了一天,别拖着了,我还急用呢。”

她看着进门就要账的父亲,再一次被气笑,原来她在哪里都是卑微的存在,周泽眼里的她只是个工具,亲人眼里的她只是个可以赚钱的机器,生活费晚一天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