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江澈唐韵然小说《狗粮日常:校花老婆也重生了》免费阅读

小说:狗粮日常:校花老婆也重生了

作者:小鱼吃鲲

简介:【狗粮+男女主双重生+系统+日常】江澈死后才知道,他老婆爱他如命。老婆天天抱着他的照片,以泪洗面,熬了4年死在他坟前。他撕心裂肺悔不当初,好在老天给他机会重生了,他发誓这辈子要好好疼她,爱她。后来没想到他老婆也是重生过来的。“老婆,你咋没告诉我?”“你又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也是重生的。”好吧,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他对他老婆就是一个字:宠宠宠宠宠宠宠宠……

最新章节:第147章 江澈是情韵楼的老板?

狗粮日常:校花老婆也重生了免费阅读

《狗粮日常:校花老婆也重生了》第1章 死后才知道她爱他

“韵然,你怎么这么傻啊!”

金小桥一把从唐韵然的手里抢走安眠药。

刚才要不是她碰巧路过过来,发现唐韵然意图吃安眠药自杀,唐韵然可能已经死了。

唐韵然抱着黑白照片,面容憔悴,呆滞的眼底映着满满的全都是照片上的人,思念成河,神色哀恸。

“哎!韵然,四年了,江澈已经走了。”

听到这话,唐韵然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呼吸也微微停滞几分。

看着黑白照片上的男人,指腹轻轻的在男人脸上抚摸着,一寸一寸的掠过,眼底满是深深的怀念和心痛。

“是啊!他已经死了,走了四年了。”唐韵然出口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微颤,一脸的沉痛。

灵魂状态下的江澈将这一幕尽数落在眼底。

他从来都不知道,唐韵然竟然那么爱他,竟然会为了他想不开差点自杀。

想当初他和唐韵然结婚,完全是迫于父母的压力,才和唐家联姻。

结婚当天,他就和唐韵然约法三章,他们只需要在父母的面前演戏就好,其余生活各不相干。

他对唐韵然无感,也从来不去干涉了解唐韵然的圈子,唐韵然也从来不问他的事,不管他多晚回来,哪怕是夜不归宿,她也从来不管不问。

他以为唐韵然和他一样,也是迫于父母的压力,才会选择嫁给他。

直到他突发疾病身亡的那一天,唐韵然疯了一般的冲到了医院,她跪在医生的面前,不停的苦苦哀求着,“医生!我求求你了!你救救他!你救救他吧!只要你能救活他,拿我的命换都行!”

那个时候他便以灵魂的状态站在床边,看着这痛心疾首的一幕,他不止一次尝试去抱着她,但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从她的身体里穿过。

他不停的安抚着她,但她一个字也听不见,只是继续苦苦哀求着医生,直到情绪过于激动晕死过去。

他后悔莫及,却无能为力。

“哎!”金小桥又是叹了口气,伸出手抱了抱唐韵然,“逝者已矣,就让他过去吧,你爸妈年纪大了,如果你真的想不开自杀,你爸妈会受不了这个刺激的。”

听到金小桥这么说,唐韵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颗大颗的泪珠儿啪嗒啪嗒掉落下来。

她知道。

她都知道。

她这么做爸妈会伤心的,还有疼爱她的奶奶,在天堂里也一定很难过。

但她就是太想念他了……

太想念。

“你说的对,我不该,我不该这么做。”唐韵然哽咽着说道。

金小桥给唐韵然一个拥抱,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说道:“你能想明白就好。明天就是他的忌日,你和他做一个最后的了结,告别过去。”

唐韵然点了点头,半垂下长而密的睫毛,覆下眼底的情绪,点了点头,声音沉痛,“嗯,好……该做一个了结了。”

她已经为他浑浑噩噩熬了四年。

该做一个了结了……

晚上,唐韵然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有红烧排骨,醋溜鸡,水煮鱼片,炸菠菜脯,冬菇烧蹄筋……一共八道菜,相当丰盛。

唐韵然夹了块醋溜鸡放在对面的碗里,开始习惯性的自言自语起来。

“江澈,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菜。你不知道,我在嫁给你以前,连饭都不会煮。我是为了你,才努力跟大厨学的。”

唐韵然伸出被刀切过的伤疤,扁了扁嘴,脸上露出委屈的神色,“我太笨手笨脚了,手指被切破了好几次,不过当我看到你吃着我做的菜的时候,那大口大口吃享受的样子,我觉得一切都值了。”

江澈还是在死了以后才知道这些菜都是唐韵然亲手做的。

他记得第一次吃唐韵然做的菜的时候,就觉得格外的好吃,他以为是唐韵然请的保姆做的。

不仅是这些,他醉酒的时候她会照顾他,他穿的衣服全都是她亲手熨烫的,她还会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亲吻她……

一直,一直默默的守着他,关心他。

而他却一直一直都不知道。

唐韵然又给江澈夹了块水煮鱼片,接着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做饭了,明天再给你祭拜完后,我就会把属于你的一切全部忘掉。”

这样也好。

江澈叹息一声,唐韵然虽然已经是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是风韵犹存,成熟美丽,没必要为了他一个死人一直郁郁寡欢,她该有她新的人生。

第二天白天唐韵然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去了墓园,来到江澈的墓前。

今天的唐韵然很美,一头长发烫成大波浪,头上戴着花环,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在洁白婚纱的衬托下美的不似人间,仿佛就像是九天下凡的仙女。

江澈一直都知道唐韵然长得很漂亮,但从来不去关注她,就算是结婚的时候,他心里也只想着赶紧把流程给敷衍完,并没有过多关注她好看还是不好看。

“江澈,我今天美吗?”唐韵然对着墓碑笑了笑。

“美!特别美!”江澈两眼盯着唐韵然看。

“你瞧我傻不傻,你才不会关心我美还是不美。”字里行间满是苦涩。

唐韵然把菊花放到墓碑前,看着墓碑上刻着的“江澈”两个字,记忆被勾起,心脏被刺痛。

“江澈,你想我吗?”

“韵然,我想你,对不起。”江澈手放在唐韵然的头上,虽然她感觉不到,但他却还是情不自禁这么做。

“你不会想我的,你怎么会想我呢?”唐韵然的脸上泛起一抹苦笑。

“可我想你。”唐韵然说着说着,眼泪串成珠儿一颗接着一颗掉落下来,“说起来好奇怪呢,虽然你已经不在了,但我感觉你好像一直都在我身边。感觉你好像会抚摸我的脸,抚摸我的头发……”

听到这话,江澈抚摸唐韵然头发的动作顿了顿,一脸的苦涩。

“江澈,其实我原本是想一死了之的,但我不能死,我妈会受不了的。”

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会一人独活到现在。

“我过几天就搬走了,离开这个城市,远远的,不再回来。”

也好。

江澈叹了口气。

离开这里,重新开始你的人生。

“所以在离开之前,我想让你好好看看我穿着婚纱的样子。只给你一个人看,以后我再也不会为其他人穿上婚纱。”

你又何苦呢?他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就要好好活着。

“江澈,我走了,再见。”唐韵然对着江澈摆了摆手,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流连好一会儿后,才转身离开。

江澈站在墓前,不再跟上,就那么目送着唐韵然离开。

唐韵然刚走到公路边,突然想起来手指上还戴着婚戒。

她要把婚戒还给他,忘掉有关于他的一切。

唐韵然刚动手,突然戒指从手指缝里滑落出来,滚到地上,朝着路中央滚去。

“我的戒指!”唐韵然忙去追。

这个戒指是结婚那天,江澈亲手戴到她手上的,她从来没有拿下来过。

就在这时,一辆笨重的土方车突然迎面急速行驶而来。

“韵然!快躲开!”

江澈着急飘了过来,大喊着。

“砰——”的一声。

土方车狠狠的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