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李莫浪陈令仪小说《大安第一浪公子》免费阅读

小说:大安第一浪公子

作者:我爱吃肥肉

简介:兵部右侍郎的独子,李莫笑,集全家宠爱于一身的小子,本以为会养成嚣张跋扈的性格,但却养成了胆小懦弱的性格。某一天,李莫浪无意中撞到了一桩杀人的勾当,结果被人威胁时,吓死了。 此时天生异样,来自现实社会的唐少,也恰恰此时被人暗杀了,魂魄穿越到李莫浪身上,从此性格大变,变成了了真正的纨绔子弟。由于穿越时脖子上挂着祖传的玉佩,使李莫笑学习武道一途,顺风顺水,进步一日千里,于是开始了装逼之路。

最新章节:第35章 天机变

大安第一浪公子免费阅读

《大安第一浪公子》第1章 少爷,我们去看书

大安朝,竞元25年秋。

都城:云安。

繁华堤上,菊花雨凉。

阳光驱散了云安城的阴霾,使人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街道上、巷子里的人们又络绎不绝的行动了起来,吆喝声不绝于耳。

连日的大雨阻隔了城里的生气,潮湿的空气终于被阳光给烘干了。

今日,适合出游。

“少爷,我们想吃糖葫芦!”

“对,我们想吃,少爷给我们买一根吧!”

两名仆人围着一名身着华丽的年轻公子旁祈求着,但是语气中并没有很客气,甚至有些命令的口气。

看两个人的穿着家丁的衣服,嘴里还叫着少爷,对待自家公子的这样态度的,怕是整个云安城也找不出第二个!

“那……好吧,这是一两银子,能买20串了!”

那位年轻的公子说道,语气中透露着唯唯诺诺,甚至有一些害怕。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两个仆人才是少爷呢!

“多谢少爷!”

两名仆人急忙从少爷手里“接”过银子,屁颠屁颠跑到卖糖葫芦老板那儿,买了两串糖葫芦,剩下的钱都揣进自己的怀里了。

这次出来玩,主要是这两个仆人的意思,平常少爷都是待在家里,典型的宅男型。

趁着老爷没在家,两名仆人急忙拉着少爷出门游玩。所以,府上也没给他们钱。不然,有哪家少爷买东西,是自己掏钱的!

两名仆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糖葫芦,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有哪家下人有我们牛。”满脸透露着猥琐与骄傲!

“少爷,我们去哪里玩?”

一名仆人问道。

“我……我想回家!”

少爷唯唯诺诺的说着,拳头紧紧的握住袖口。头也不敢抬起看他们一眼,眼睛都有些湿润了,似乎一个声音都能把少爷的眼泪吓出来一样。

两名仆人见状,相视一眼,急忙安慰,语气也变的缓和起来:

“少爷,你看好不容易赶上晴天,我们去集雅斋看书吧,您不是最爱看书吗?你说是吧!”

说着边对另一名仆人使眼色,另一名仆人心领神会的急忙附合着:“对对,去看书,去看书!”一脸猥琐的笑着。

好不容易赶上老爷不在家,少爷的贴身丫鬟又请假回家奔丧去了。现在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他们又怎么会放过如此难能可贵的时候呢?

他们在府里可不敢如此放肆,平常都是少爷的丫鬟伺候着,像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说是去晴雅集看书,实际往那个方向的胡同里,有家专门为穷人开设“快餐店”。

少爷岂不知他们的心思,这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少爷可不是傻?恰恰还比较聪明,只是性格过于懦弱,胆小怕事。除了贴身丫鬟茗儿,其他的下人都把这个自家的少爷当傻子对待!就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明明心里很清楚,但是就是不敢表现出来,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我……”

没等少爷回答,两名仆人急忙架着少爷往“集雅斋方向”走去。

定春巷。

这里比较偏僻,巷子很深也很曲折,七拐八拐才能到这里,甚是隐蔽,像特务的某个据点一样。

巷子是一排破旧的老房子,每家门口都挂着一个木牌,牌子是竹片做的,上面都涂着漆,一面红漆,一面没漆。

有红漆的是有人,没漆的是没人。

门口还有一根绳子,连接到屋里,另一头系着一颗铃铛。铃铛一响,就知道有客人来了。

这可不像某莞发廊一条街,都站在门口搔首弄姿,一有人路过,急忙拉过去问洗小头还是大头?

在这里干这个的,都是偷偷摸摸的,因为大多都是偷偷背着老公出来挣外快的,还有一些死了丈夫的寡妇。

“今儿怎么没客人了?一名仆人疑惑了一句!

“算啦,你先在这儿陪着少爷,等我出来,你再进去!”

这名仆人淫笑着说道,满脸的迫不及待。

“放心好了,反正你也用不了多久!”

说着,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他!

“去你大爷的,你也好不到哪去?”

说着,急不可耐的转身往第三家门口走去。似乎这家他很熟悉,可能是他相好的,很直接,径直朝第三家走去。

只见那名仆人走到门口,熟练的拽了一下门口的绳子,不一会儿,大门打开,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妇女的头。妇女先是看了看门口的人,然后又东张西望看了一下外面的,急忙把那名仆人拉了进去,顺便把门口的牌子翻了一下,就紧紧关上了门。

剩下的这名仆人和少爷在外面等着。

少爷今年已经十八,对男女之事虽所知不多,但对爱读书,内心聪明的少爷来说,还是有所了解的。

当然,作为读书人的少爷,对这种事是十分厌恶的。

少爷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只是拳头紧紧的握住袖口。

“少爷,今天的事,希望你不要和茗儿那丫头说,可以吗?”

剩下这名仆人把后面三个字说的很重,似乎有威胁之意!

少爷没有说话,还是低头不语。

“到底可不可以?”

说着还把拳头抬起来,在少爷脸边,握的啪啪作响。像是你要不听好话,就打你丫的,管你丫的少爷不少爷!

当然,这都是这名仆人的内心戏,他可不敢打少爷,万一把少爷打伤,被茗儿知道了,告诉老爷的话,这俩基本废了。

别看是废材少爷,在家里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碎了,当祖奶奶供着的呢…谁让少爷是家里的独苗呢!

话说,确实很快,就听见一声“吱嘎”的开门声响起,那名仆人就走了出来,边走还边系着腰带。

大概有三分吧,把脱衣服的时间都算进去了!

看着那名仆人走过来,等着的这名仆人急忙迎了上去。

“我说,华平,你这儿也太不行了,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去你大爷的,你赶紧去吧,我去看少爷。”

这名叫华平的仆人被一句话说的脸色通红,自知时间过短,没有狡辩,急忙走向了少爷!

“看我华安的吧,让你知道什么是真男人!”

这名叫华安的仆人说着朝着第一家大门走去。

刚想伸手去拽门口的绳子,就听见里面有人大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没等华安反应过来,大门就被急忙打开了,一名年轻的妇人慌忙跑了出来,满脸的恐惧。

华安看着这名熟悉的女人如此惊慌,刚想开口,只见门口后面跟出来一个七尺大汉,满脸大胡子,样子甚是凶悍。

突如其来的动静也惊动了外面的少爷和仆人华平。

放眼望去,只见门口突然冲出来一一名惊慌失措妇女,后面跟着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手里还拿着一把露着寒光的钢刀。

此情此景顿时把少爷和华安吓了一跳。华安急忙把少爷护在身后。

平常欺负欺负少爷罢了,但这种面临危险的时候,还是以保护少爷为主,少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俩肯定得给少爷陪葬。

少爷见状吓的急忙躲在华平身后,半个脸露在外面看着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