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鞠知知殷泽小说《和偏执影帝互穿后,橘猫成了团宠》免费阅读

小说:和偏执影帝互穿后,橘猫成了团宠

作者:西西桃

简介:(白切黑暴力萝莉×偏执病娇影帝,甜宠)喵星人鞠知知穿越到平行世界后,又和偏执影帝互穿了。每天努力掩藏身份,结果马甲嗖嗖掉,粉丝蹭蹭涨,爆红成国民闺女。无数粉丝追在身后:“女儿,康康老母亲/父亲吧。”天才设计师大哥:谁是你们女儿,知知是我家公主。星际赛车手二哥:认女儿的,你将会多个爸爸。萌萌哒团子弟弟:姐姐是偶的,敢抢的头给你锤掉。那个阴鸷男人,猩红着眼叼住鞠知知的脖子:说,你是我的!

最新章节:第37章 欲擒故纵是没用的

和偏执影帝互穿后,橘猫成了团宠免费阅读

《和偏执影帝互穿后,橘猫成了团宠》第1章 鞠知知诈尸了

“快,快拦住鞠知知,她要跳楼!”

下午两点,A市CBD中心区,影娱传媒公司天台。

穿着校服的花季少女,坐在又细又滑的栏杆上,脚下就是百米高空。

她浑身被雨水浇透,乌黑的发丝紧贴着惨白娇嫩的脸颊,不盈一握的细腰在风雨中颤抖。

滴答——

生锈的铁栏杆穿破她的掌心,一串血珠滚落。

工作人员喊道:“鞠知知,你冷静点,董事长和夫人来了,有什么要求就说吧。”

天台通道的门被推开。

一对穿着讲究的夫妻被簇拥着走了出来,正是影娱传媒的董事长沈运明和夫人韩丽雅。

他们面无表情:“鞠知知,100万,只要你下来,马上打到你账户上。”

坐在栏杆上的少女猛地转过了头,风雨让她的眼神更加清丽倔强了:

“我不要。”

沈运明往前走了一步:“你做网红一年能挣够100万吗,这足够给你弟弟做手术了。”

“不要过来!”

鞠知知抓紧了栏杆,绝望地看着他们。

韩丽雅冷笑着继续往前走:“鞠知知你就是个垃圾网红,做三、滥交,想碰瓷影娱洗白。”

“要再不识好歹,我们放出证据,到时候热搜一爆,你就和你的倒霉弟弟一起死吧。”

“我没有!”

鞠知知激动地站了起来,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后一倾,差点坠楼。

沈运明的脸色更阴沉了:“200万,换我们一个安宁,再给你弟弟找最好的医生。”

韩丽雅也附和:“影娱动动手指就能让你签约的破工作室后半辈子喝西北风。”

鞠知知的身体狠狠地颤了一下,低着头,绝望地做最后的挣扎:

“我真的是你们的孩子……”

沈氏夫妻嫌弃地皱眉,让秘书拿着一沓文件过来:

“这是亲子鉴定报告,鉴定结果排除我们和你的亲子关系,司法鉴定总不会是假的吧?”

鞠知知绝望地摇头,殷红的嘴唇被咬出深深的痕迹,慌乱地看着面前的人:

“我不信,我,我有证据,我可以回村里拿给你们。”

沈运明慢慢靠近她:“你先下来,下来再说证据的事。”

鞠知知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真,真的可以吗?”

韩丽雅也伸出手,一步步接近她:“你下来拿证据,没有证据,沈家怎么知道真假?”

鞠知知试探性地看着他们,慢慢地把身体转向了天台里面。

可就在沈运明和韩丽雅碰到鞠知知手的那一瞬间,就看她整个人突然向后倒了下去——

人群里就爆发出一阵尖叫:“她掉下去了!”

等所有人的目光再汇集向铁栏杆,那里空荡荡的。

滴答——

最后一滴血也被风吹下了楼。

天台在寂静了几秒钟后,猛地就炸了:“鞠知知跳楼了!”

在场所有人一下子蜂拥向铁栏杆,伸长了脖子往下看。

茫茫的风雨里,那个娇小的身影早就被吞噬了。

沈氏的影娱公司主楼一共六十层,260米左右,看着都头晕,人要是掉下去……

会摔成一滩血泥吧?

想起刚才还活生生的小女孩,所有人顿时觉得后背一凉。

也不知道是谁的对讲机响起来:“鞠知知掉到广场上了,砸到了殷先生的车。”

“有记者狗仔堵公司,快来人帮忙。”

站在人群最后的沈运明和韩丽雅,脸刷的就白了,转身就往楼下跑。

等到他们到了一楼,刚出旋转门,一下子就被摄像机和话筒包围了。

“沈董事长,沈太太,鞠知知认祖归宗怎么坠楼了,是有人推的吗?”

沈运明和韩丽雅根本顾不上媒体,让保安把他们拖开,一步一抖地走向广场。

喷泉边一排三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引擎在低低地嘶吼着。

坠楼的鞠知知正脸朝下,挂在第二辆车的车前盖上,校服裙铺开,像一朵花。

她埋在车头被砸扁的凹坑里,一双长腿顺势耷拉下来,还掉了一只圆头小皮鞋。

勾住她的,正是车头上插着的一个复杂的银色族徽。

族徽上有古老又神秘的图腾,拱卫着一个“殷”字。

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纷纷往后躲,连呼吸都屏住了。

是殷氏的族徽,车里的是,殷先生!

殷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掌权者。

在A市最有权势的是沈韩梁吴四家,这是一般人都要仰望的存在。

可让这四家连仰望都不敢,只能仰人鼻息存活的,就是最神秘矜贵的殷氏。

而殷氏这一辈的主人殷泽,是被称作拥有天使的脸庞,恶鬼的心肠的存在。

惹到他,这辈子很难有好下场,也许今天就走到尽头了。

再看沈运明和韩丽雅,这对在A市能呼风唤雨的夫妻,差点是跪着爬到车边的。

他们缩手缩脚,惶恐不安地站在车边,又不敢靠近,小心翼翼地看向合的紧紧的车门:

“殷,殷先生?”

喷泉广场周围死气沉沉。

车的影子像山一样,重重压在所有人心头。

沈运明的腰弯得更狠了:“殷先生,我,我可以解释,这就是个意外。”

“这女的是山里来的小网红,一心想上位,就来碰瓷说是沈家女儿,被识破了就崩溃了。”

“不关沈家的事,都是她自作自受,我,我这就让人把她挪开。”

车还是纹丝不动,只有引擎的低吼。

里面好像没有人一样,气氛更加压抑了。

因为影娱的保安把所有人都拦在了广场外,所以谁也没有看到沈运明卑微胆小的样子。

他咽了口口水,低声下气地说:“殷先生您看,可,可以吗?”

沈运明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回答,鼓足了勇气转身:“保安,快把人弄走……”

吱嘎——

车头上一声轻响。

沈运明立马说不出话了,僵尸一般地转过身,惊恐地看着那个蠕动的身影。

“啊——”

在韩丽雅一声尖叫里,陷在车前盖里的鞠知知慢吞吞地抬起了头。

她先扭了扭脖子,再扭了扭手和脚。

最后才懒洋洋地爬到车头坐好,端端正正的,还用小裙子盖住了腿。

“诈尸了!”

“鞠知知诈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