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祝雪凝龙明瑒小说《看我丑妃逆风翻盘》免费阅读

小说:看我丑妃逆风翻盘

作者:鹿雪初

简介:丑?没错,就是丑!无权无势无身家背景的丑女祝雪凝,误打误撞意外地成为了晗王妃。自嫁入王府,王爷从未善待于她,无妨,她自己善待自己。龙明瑒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王妃,打心眼里地厌弃。好在她还算安分守己,乖巧听话,他便默默认可了她的存在。然,一场精心筹谋的计划实施后,他以为终是云开雾散。她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且随手冷漠无情地丢给他一封,“休书”……

最新章节:第507章 第五百零七章 阴阳相隔

看我丑妃逆风翻盘免费阅读

《看我丑妃逆风翻盘》第一章 香消玉损

夜。

俱寂落寞。

不见云亦不见月。

唯有漫天起舞的片片飞雪。

静谧的竹林中,一座简洁的竹木搭成的小屋,泛着微弱的光。

烛光下,内室中,竹床上,平躺着一个全身素白的美艳妇人。

“娘……”一声软弱无助地低唤。

美艳妇人虚弱地抬起一只柔荑,抚上*床边一张稚嫩的脸。

“雪儿……”美艳妇人低喃。清秀的脸庞铁青,朱唇透着乌紫。

女童连忙伸手覆上美艳妇人的柔荑,清澈的眸中瞬间盛满水雾。

“娘,您别离开雪儿,前几日雪儿作的新曲,还没有唱给娘听。”女童跪在床边,犹如金豆般大的泪珠夹带着哭腔,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美艳妇人微微转首,望向女童娇艳的脸。

一双纯真的眸子,因刚刚被水珠的冲刷而显得格外清亮。

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该来的终是躲不了,逃不掉。

“雪儿,娘有事交代你。”美艳妇人将手抽了回来,边用双手猛力支撑着床沿,边 唤道:“扶我起来。”

垂首站立在女童身旁的侍女,此时早已泪流满面。

她胡乱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大步迈向美艳妇人。

用力将她扶起,支撑着她虚弱的身躯依靠在自己的身上。

美艳妇人欲抬手,可是无论如何也使不出力。

她自嘲地勾了下嘴角,这“情人醉”果真是毒得很哪。

侍女看出美艳妇人的意图,急忙将手伸向美艳妇人的衣衫内里。

掏出一个姜黄色的信封,塞在美艳妇人的手中。

美艳妇人会心一笑,到底还是侍女最懂她啊,不枉自小就伺候她的贴身侍女。

女童眉头微蹙,歪着头看着美艳妇人,稚嫩的小脸上写满疑惑。

美艳妇人握着信,示意女童靠近些。

女童跪着向前挪动了几步,近在咫尺的距离,她感受到母亲的气息越来越弱,泪珠又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雪儿,这封信,你要亲手交给他……”美艳妇人顿了顿,虚弱地喘着气。

她示意女童将手摊开,微微抬起执信的手,将信滑落到女童的手中。

忽而,美艳妇人用力握住女童执信的手,说道:“记得,你一定要亲手交给他,一定。”她的眸中满是果决和坚定。

女童低头看了一眼信封上的名字,有些惊愕地抬眸,看见母亲对她微微点了点头。

瞬间会意,小心翼翼地将信送进了衣衫的内里。

忽地,一口乌黑色的浓血,夺口而出,喷洒在明黄色的竹片上。

“娘……”女童慌忙地站了起来,伸开双臂紧紧抓着美艳妇人的臂膀,跌坐在她的身前。

侍女赶忙封住美艳妇人的穴道,可惜,也只能暂缓剩出交待遗言的功夫。

夫人,真的撑不住了。

女童慌乱地从衣衫中掏出一块绢帕,欲将母亲唇底的浓血擦去。

美艳妇人连忙转首避开,微笑道:“这是雪儿五岁生辰时,第一次自己独立完成的绣品。莫要沾染血污,务必留下那傲雪的纯白,凛竹的粹绿。”

侍女扶起美艳妇人的柔荑,轻缓地伸向眼前的女童。

女童乖巧地凑了过来,美艳妇人借着力,宠溺地抚摸着女童柔柔的发,光光的额,亮亮的眸,翘翘的鼻,软软的唇,肉肉的颌,最后停留在还有些婴儿肥的脸颊处。

“娘这一生,虽然只有短暂的双十年华,却是不胜欣喜。”温柔地拭去女童滑落的泪,微笑道:“所以,雪儿,不哭。”

浓血再次涌出,比先前的更盛更深更稠。

断断续续的浓血,滴落在素白的衣衫上,仿若一株株含苞待放的墨色曼珠沙华。

美艳妇人躺靠在侍女的肩上,抬眸,对上侍女的水眸。

“雪儿就交予你了,我,相信你。”美艳妇人嘴角含着笑,眸中满是信任与坚定。

侍女用力点了点头,哽咽着承诺道:“属下自当守护小姐周全,用尽此生。”压制住自己颤抖的嗓音,继续说道:“请夫人……安心。”

美艳妇人,笑了,是安心,不是放心。

天知道她怎能放心,她的孩子还那么小,还那么纯,还那么真。

她的身边缠绕着各种居心叵测的人,盘旋着各种防不胜防的物,充斥着各种尔虞我诈的事。

她,怎么放心得下呢,怎么能呢?

然,侍女说,请她安心。

那,便安心吧。

转首,再次看向自己的孩子。

轻轻抚摸着女童的脸颊,美艳妇人的眸中不自觉地被柔情占满。

她的气息越来越缓,眼神开始慢慢涣散。

手指一点一点地坠落,手腕一点一点地下垂。

“雪儿,记得……”美艳妇人的声音越来越轻,眼皮越来越沉。

“若遇心悦之人,必尊悦己之心。”

女童握着母亲轻抚脸颊的柔荑,蹙着眉,眯着眼,抿着嘴。

她不懂母亲的话,不明母亲的语,不会母亲的意。

但她知道,母亲此句,定有道理。

将母亲的话,牢牢记在心里。

美艳妇人,用最后仅存的思绪,狠狠地将女童的样子刻进心里 。

孩子,来世,你还做我的孩子,我还做你的娘亲。

娘为你哺育穿衣,

娘为你丹青执笔。

娘为你选妻择婿,

娘为你教养儿女。

唇边荡起一抹笑,垂首靠在了侍女的肩,美艳妇人缓缓地合上了双眼。

“娘……”

“夫人……”

“风啊,霏啊;

云啊,绯啊;

蝶啊,飛啊;

竹啊,翡啊;

我最爱的孩啊,

你快快安睡。

夜啊,醉啊;

月啊,缀啊;

雪啊,坠啊;

叶啊,璻啊;

我最爱的娘啊,

我乖乖安睡。”

稚嫩清脆的童声响起,犹如天籁之音。

刻意压制的哭腔,使每一句曲词颤抖不止。

这首《心遥》,像极了每晚您哄着雪儿入睡的曲调。

娘亲,您,听见了吗?

烛光下,内室中,竹床上,趴伏着一老一少。

她们抱着一个素白衣衫上,盛放着颗颗墨色曼珠沙华的美艳妇人,失声痛哭。

苍绿的竹,头顶着皑皑白雪。

朝阳从金黄色的云朵中探出头来。

阳光洋洋洒洒地映在“竹影居”的竹匾上。

微风拂过,叶儿颤动,鸟儿净鸣,虫儿清飞。

雪,停了。

天,亮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