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徐十七小说《斩妖司扛把子》免费阅读

小说:斩妖司扛把子

作者:有修养的韭菜

简介:蛮荒时期,有妖族巨擘擎天捧日、追星拿月,有魔道至尊身化万千、焚山煮海,也有魑魅魍魉以人为食、祸乱人间。人族先贤于轩辕台歃血盟誓,共立斩妖司。无数强者前赴后继、以身护道,筚路蓝缕、砥砺前行。岁月过迁,长生之境盛传,斩妖司武备废弛,异族入侵,生灵涂炭。幸得21世纪肝到ICU的徐十七魂穿而来,一切就不一样了……

最新章节:第38章 炼脏

斩妖司扛把子免费阅读

《斩妖司扛把子》第1章 妖祸

元和十六年,农历三月初八。

大宋楚州承平郡义阳县,某个小山村,清晨的第一丝光亮,透过天空中薄薄的云雾倾泻了下来。

此刻的小山村,到处都氤氲着小水雾、铺洒着炫目朝霞,若是有人漫步于此,单纯就环境来讲,湿润的感觉隐隐扑面而来,再加上山村中特有的清新空气,深吸一口,必会令人心旷神怡。

从云层迸射出来的朝霞,变化无穷,昭示着人们劳作的时间到了,但此时小山村却到处都是一片寂静,不说是人们的嬉笑声与犬吠声,就连一丝丝的鸟叫虫鸣都听不见。

仔细一看,整个村庄犹如阿鼻地狱,地上到处都是血肉残骸,残破的胳膊、大腿随处可见,房屋也受到了巨力的撞击,围墙半塌、瓦砾遍布。偶有完整的尸体,脸上也是眼眶欲裂,面目狰狞——似是看到了恐怖的事物,似是倾诉着对死亡的不甘。

原本还绽放着翠绿色光彩的小草此时已经沉溺在红得发黑的血液中,几朵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间,分外艳丽,似是受到精血灌溉,显得愈发妖异。

远处七八道身影转瞬即至,只见他们俱是头戴斗笠,身着制式黑衣,腰挎大刀,身后披着披风,卖相极佳。

领头的一人身高七尺,眉峰如刀削斧凿般深邃,眉眼冷冽,如鹰隼般锐利,一看就是上天将柳三变的才情演变成其容貌。他腰间坠着一枚古朴令牌,看令牌的材质非金非木,不知是什么东西铸成的,但上面刻着一张身似狼型、嘴衔宝剑、怒目而视的妖物,令人心悸。

看到如此血腥场景,众人并没有表露出像普通人那般恶心、呕吐之状,似乎都是习以为常了。

天空仿佛被染成了血红色,整个村庄都笼罩在黑雾中,死亡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

“仔细找找,看看还有没有活口。”领头那人说道。

“是”,众人齐声应下,立马四散开来,有人拿手去探稍显完整的尸体口鼻,心怀侥幸能找到幸存者;有人拿着纸笔,细细记述死者死状。

“朴掌令,这儿有个活口。”一人欣喜道。

那掌令闻言,步子一迈,在众人还未有任何时间反应的瞬间,就到了。

那掌令蹲下,细细凝视着他,只见其高约七尺出头,眉目清秀,额头一处半寸长的伤疤隐隐在显,虽略微有点破坏整体美感,但也给其增添了几分成熟。朴掌令双手隔着衣物在其身上不断游走,用右手一探躺着的“尸体”鼻子,仍有气息,虽然极其微弱。

只见朴掌令眉头微皱,似是诧异其生命力之顽强,也在疑惑其身着的皂色捕快衣物。

“朴掌令,此人应该是李大人身边的徐十七吧。”刚刚说话那人用手指着躺着那人腰间的一块捕快腰牌,猜测道,“这块牌子上刻着‘徐十七’三个字,再加上根据我们前期得到的可靠消息,徐十七乃是孙俊大人身边亲信,这次陪同孙大人剿灭妖物的正有此人。”

那掌令稍吸一口气,然后运转元力集于双眼,眼眶里黑白分明的眼珠顿时变得如灰白混沌一般,全无任何色彩。

将徐十七从头到脚仔细探查一番,微皱的眉头稍微舒缓了一下,随即右手一挥,那徐十七身上的衣物立马散成灰灰,只见其腹部赫然露出三条狰狞的伤口,从腹下斜穿至大腿上方,每一条都差不多约有六寸长、半寸深,血液都几乎凝固发黑了,似是被野兽利爪抓过,但这还不是最致命的。在他胸部左侧处有一块醒目的黑块,就像是受到巨力的撞击,血液淤积,气血不顺,这才是其致命伤。

徐十七静静躺着,气息也愈加微弱,仿佛随时都可能油尽灯枯,但那一口气却始终吊着,不曾咽下。

朴掌令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在脑海里不断思索那些奇闻轶事,略微想了一会儿,他突然记起一句古话——“六根清净法、七窍玲珑心”。

这句话描述的是传说中的两种天生与元力亲近的人,一类六根清净、心怀纯净、难染世间污浊,属于天生的稚童,与佛宗修行天然相适应;另一种则是心思跳动、七窍玲珑、能演运道规律,伴随着后天的成长,无论佛法典籍、道家至理总能推陈出新。而在古籍中所记,七窍玲珑心体质拥有者,心脏与常人有异,并不在胸部左侧,而是在胸部右侧稍下处,此外,还拥有非常变态的自愈能力,和抗击打能力。

或许经过了自我说服,朴掌令暗忖道,“难怪心脏处受到如此撞击也还活着。如此这般,倒也值得一救。”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时间,只见那朴掌令佯装淡定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拔开塞子,倒出一颗黑不溜秋、卖相极差的小丹丸,轻轻用手捻起,又沉默了一小会,然后塞进那“尸体”口中,再将手放在左侧心脏处,默念口诀,那丹丸也入口即化,化作一缕强大的生机滋润着徐十七周身。

很快,那三道抓痕处的嫩肉似是在隐隐蠕动,那黑块处也似有云气蒸腾,还微微伴有霞光。

稍微过了一会了,那黑块也淡了几分,徐十七苍白的脸庞也有了一丝红润,呼吸也稍重了一分,甚至连手指都有了一些轻颤。

“果然没错,如此强大的修复能力,这小子身体果然有古怪。”朴掌令自我安慰想道,强行让自己忽略那小丹丸价值。随后下令道:“仔细找找,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活口?”

闷着头去了那些倒塌的房屋去了,似是认真寻找其他线索。

……

一个同样有着俊俏的五官,但稍微有点矮,大概六尺左右的人,向周围瞄了几眼,没看到朴掌令的身影,胆子大了几分,悄悄对旁边人说道:“掌令真是心慈,大掌令赐下的六曲灵参丹竟舍得给这小子。”说完还惋惜地咂了一下。

“雷玉,你是新来的。六曲灵参丹乃是百草门青成子用千年漠参为主料炼制的无上疗伤圣药,起死人而肉白骨。你别看咱们朴掌令现在没表现出咋样,心里指不定肉痛成啥样呢?”另一个幸灾乐祸道,然后又一副痛心疾首状,“听闻那六曲灵参丹还有特殊功效,被誉为‘妇女之宝’啊,如今竟被这小子捡了便宜。”

雷玉一听,顿时双眼发光,又朝那人凑近了几分,声音又压低了几分说道:“赵林,我有个朋友,他想在战场上大展神威,但又瞻前顾后,怕壮志未酬、难以为继,托我向你了解了解这个六曲灵参丹,价钱好说,我可以……不,我朋友可以用二百两……我这有一百两做定钱。”

赵林朝他忘了一眼,然后斜瞥了那处,一脸诧异道:“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六曲灵参丹的主料乃是千年漠参,其生长于极西之地,那里终日酷暑,红沙一片、茫茫无际,更有那蛮兽肆虐,危机重重。即使是百草门一年也采不了多少,从而导致咱们大掌令一年也换不了多少,朴掌令为咱们斩妖司多次出生入死,鞍前马后上百年才换得那一小瓷瓶。”

“你竟然想用在那地方?”

雷玉闻言脸色顿时一垮,脸也羞得涨红,口中喃喃,一时不知说些什么,手上动作也稍慢了几许,随即便恼羞成怒道:“你这种人还在乎……”

赵林见状,正色道:“得加钱。”

雷玉一阵无语,但还是掏出了一百两,气鼓鼓道,“我必须要强调一下,一定要最好的疗伤圣药,能让人龙精虎猛的那种。还有,我要纠正一下你刚刚说的话,那是我一个朋友,他天天为国事操劳,想……”

“我懂我懂,不能寒了你的拳拳报国之心啊。”

“是我朋友。”

……

“赵林、雷玉,你们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朴掌令喝道,“还发现有什么线索没有?没有的话就收工回去了。”

“死者为大,赵林、雷玉,你们两个挖几个坑,把村民们都安葬了。”

无视赵林、雷玉愕然神色,朴掌令望向南边,那是嵯峨黛绿的群山,满山蓊郁荫翳的树木与湛蓝辽阔的天空,缥缈的几缕云恰好构成了一幅雅趣盎然的淡墨山水画,但那淡淡的黑色总是给人一种诡异之感。

赵林、雷玉也放下佩刀,一人默默地去拿了个锄头,尽心尽力地一锄头一锄头地挖,一人也一言不发,认真收拢那些断肢残腿,一一甄别、比对,只有实在分不清的,才合在一处,在这过程中,他们也由最开始的自认倒霉到严肃,再到凝重,再到咬牙切齿。

慢慢的,小山村渐渐的开始喧闹起来。不知在什么地方,响起了第一声的鸟鸣,各类声响立刻此起彼伏,整个小山村也像是刚从夜的沉眠中苏醒过来一般,或远或近,到处是清晨里的欢叫声,才真正地迎接着这新的一天。

“这世道竟乱成这样了吗?”

“那东西究竟在哪里?”

收回目光,朴掌令盯着徐十七,将手里剑捏得紧紧地,一甩披风,迈步走在嫩绿小草上。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