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杨彤易小天小说《快穿:悍妻萌宝在山海世界里逞凶》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悍妻萌宝在山海世界里逞凶

作者:奔跑的犇牛

简介:怪物找上们了怎么办?山海世界太危险了怎么办?作为被挑出来的棋子,杨彤带着萌宝在山海乐园里闯荡了一圈后,才发现某人委屈巴巴地跟在身后:“老婆,你怎么不来找我?”“哈哈!”杨彤抱着宝宝卖萌:“别生气,都怪这山海乐园太好玩了,让我忘记了找你。”哪里好玩?随时会吃人的怪物好玩吗?随时洪灾遍地,四处逃生好玩吗?喜怒不定的天神你敢玩吗?

最新章节:第13章 救援队来了

快穿:悍妻萌宝在山海世界里逞凶免费阅读

《快穿:悍妻萌宝在山海世界里逞凶》第1章 诡异的婆婆

农历七月初十

杨彤在挂历本上用红笔画了一小圈,距离她的老公易子轩失踪到现在,还有四天就是一年了。

四周的高楼和阴沉的天空,让这个有着三栋七层小楼房的小区内,光线更加阴暗了。

小区内,一位老人提着一个破旧的喇叭,大风吹得他步履蹒跚。他坐在花坛边,打开了手上已经锈迹斑斑的喇叭。

一阵刺耳的电流声后,传来了一则天气预报。

“各位请居民注意,受台风‘大禹‘的影响,今天下午到13日,酆都东部、北部有较强的降水,预计将于13日结束……”

杨彤连忙跑过去将窗户关上,刺耳的声音小了许多,可是还是让睡在床上的小家伙醒过来了。

“妈妈……”

杨桐情不自禁的应了一声:“哎!”

小家伙睁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看着她,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

刚醒过来的小家伙一骨碌爬进她的怀抱里。抱着奶香奶香的小家伙,杨彤此刻的心十分安定。

短暂的温馨被砰砰的敲门声打断。

杨彤对着儿子白嫩可爱的脸亲了一口,将旁边的玩具功能拿过来:“你和小恐龙玩一会,妈妈去开门,可能是你小谷叔叔来接我们了。”

易小天抱着小恐龙,还没完全清醒,头还一点一点的,十分可爱。

前不久,她在好朋友张小谷的帮助下,在冥河酒吧找了一个办公室文员的工作。

每天下午2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

工资虽然不高,但是酒吧允许把她把孩子带到办公室,就冲这一点,让她工作地十分卖力。

她抬手看了看时间,现在是1点半,还有半小时就要上班了,昨天张小谷说今天买了车,特地开过来接她上班。

他是酒吧当红主唱,也是杨彤好闺蜜的弟弟,三人关系要从上初中时说起,认识也有差不多十年了。

“砰砰砰——”,门外的人似乎等得不耐烦了。

咔嚓,杨彤刚把门打开,就被一掌推开,将她撞得后退好几步。一个神情高傲,脸上像抹着厚厚腻子一般,衣着光鲜的中年妇人径直走了进来。

她是杨彤的婆婆李燕,而挽着她手的那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是她的小女儿——易子文。

杨彤右眼一跳,她们怎么来了?

婆婆李燕眼睛一瞪,声音尖利地说道:“你怎么现在才开门?屋里是不是藏人了?”她边说边在屋里翻动起来。

找人你翻抽屉做什么,明显是想找东西,鉴于她的前科,杨彤出声阻止:“住手!你们想抢劫吗?”

这时,隔壁的邻居刚好出门,好心询问:“小杨,要我帮你叫保安吗?”

不等杨彤回应,李燕就大声怒骂:“你别多管闲事!她是我儿媳,我来拿我儿子的东西。”

杨彤眸光一冷,唇角勾起讥讽的笑容:“你要是当子轩是你儿子,你就不会在他下落不明时漠不关心,只知道来家里抢东西。”

她的目光从李燕平凡的五官上划过,她和子轩长得一点都不像,子轩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是一等一的出众。有时她都怀疑子轩不是她们易家的孩子。

李燕被她的目光一刺,脸色难看起来:“抢东西?亏你说得出口,我一没要你钱,二没要你房。我就拿回几件我儿子的东西,也好在心里有个念想,缓解我对他思念,我这算抢吗?”

易子文:“妈说得对,我早就怀疑我哥失踪和她有关的。找这么久了,整个酆都的警察都没把我哥找出来,他肯定是被这个狠毒的女人给害了!”

“我只恨警察怎么不早点把你抓进去,也好为我家子轩报仇。”

“够了!”

杨彤忍无可忍地怒吼道。

三人女人简直可以演一台宫斗剧,邻居不好再掺合人家的家事,尴尬地离开了。

“请你们离开!我要上班了。”她将半开的门大打开,赶人的意思非常明显。

李燕的目光落在她手上的镯子上,把手伸出来摊开:“别装傻,把手镯还给我们易家!

“你有病吧!这是子轩送给我的。”

杨彤忍不住骂了一句,她按住手中的鸟形赤金手镯,这个手镯是他们定情时,易子轩送给她的,当时他还笑着说:“我要是哪天不见了,这个手镯会帮你找到我的。”

她一直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这是李燕第三次来要东西,第一次,她们带着几个保镖抢走了易子轩的所有私人物品。

而就在他们乘坐电梯时,电梯出现故障,电梯的数字疯狂跳动,直直下坠,吓得她赶紧按下警铃。

等她从楼梯间跑下去时,发现电梯门口站了一群人,都在议论电梯怎么打不开。她慌张地挤过去,电梯门突然自己打开了。

她的婆婆和小姑带着保镖,脸色如常地从电梯里走出来。

“你没事吧?”

“你希望我有事?”

她的婆婆不屑地冷笑了一声,一掌将跑得已经虚脱的她,推倒在地。

当她倒在地上时,眼睛却发现她们走路时,脚后跟微微垫起。这个诡异的感觉,让她至今没法忘记。

电梯后来被连赶来的保安检查了一遍,发现确实出了故障,但是监控坏了,所以没有人知道电梯里发生了什么。由于东西被抢,她还去过一次易家大宅,结果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她只能选择报警,警方回复说她们全部在国外。

这件事情至今还处理。

第二次,消防队通知她来领易子轩工作时的用品时,她们母女俩又冒了出来,那次,杨彤决定不再容忍她们了,双方在消防队闹了起来。

最后,消防队的负责人没办法,只好把办公室借给他们,让他们在房间里协商。

那一次,她忽略了上次的不对劲,只是据理力争,坚决不让她们得逞。

正争吵间,墙上的画掉下来,正好砸在李艳和易子文的头上,鲜血流了一桌子,她慌不择路的把医生带过来,结果发现他们又安然无恙地站在她面前。

只有碎落成一地的玻璃,告诉她刚才不是错觉。

消防队的人还以为她们发生了冲突,派人将物品一分为二,一人一半。从那之后,她就搬了家,住到了这个老小区来。

坠落的电梯、掉落的画、越来越厚的粉底等,所有反常串联起来,都在警告她小心提防她们。

什么人能不死?

还有子轩的失踪是不是和她们有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