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杨寒小说《滑向幸福时光》免费阅读

小说:滑向幸福时光

作者:桩桩

简介:全球滑雪俱乐部世界联赛前夕,奥美俱乐部单板滑雪运动员杨寒为了帮被教练界除名的父亲正名,坚持不懈,克服惯性摔倒,在新秀教练尤星睿和众多朋友的帮助下,打败抹黑父亲的对手俱乐部运动员林宝儿,为备受质疑的教练父亲洗清污名的同时收获爱情、亲情、友情,终圆俱乐部单板滑雪世界冠军梦的故事。

最新章节:第16章 啰嗦的土豪

滑向幸福时光免费阅读

《滑向幸福时光》第1章 靠体力赚钱

杨寒的记忆中,每年的生日标签都是兴奋开心快乐高兴等等同类词,总结起来,就是幸福二字——钱能买到的肉眼可见的幸福。

她是大寒这天出生的。一年当中最冷的时侯。飞雪漫天,寒风袭人,却是家里最有钱的时侯——父亲周子健极有个性。春暖花开他犯春困,蝉鸣柳深他嫌热倦懒,秋风飒飒,好了,他要品酒潇洒。唯有雪花飞起来时,周子健才会咬牙切齿卯足了劲去赚钱。

今年例外,家里刚贷款买了房子,每个月要还房贷。杨寒早看清楚老爸兜里剩余的铜板,琢磨着自力更生赚点外快庆贺生日。她做完单板U型池训练后兴冲冲地去了滑雪场。

朦胧的雾色中,游客滑雪场那气派的大楼如同大鹏展翅,若隐若现,似有一种飞入云际之感。

买票进入雪场,杨寒领了单板雪具,换上雪鞋来到雪场。

初级雪场和中高级雪场游人黑压压的一片,杨寒给自己找了个不影响游客滑行的地方,将一张写着“单板滑雪教练”的纸条贴在了防寒服上。

钓鱼总是要下点饵的。杨寒开始了表演。几个帅气的原地滑行跳跃动作立刻吸引了一大批抱着单板的初学者。

一个带着孩子的母亲眼尖,瞅到了杨寒贴的纸条,拉着孩子就上前问价了:“你是单板教练啊?怎么收费的?”

有生意了!杨寒停下动作,笑咪咪地推销自己:“我是兼职。比雪场的正规教练收的便宜。他们要一百五十一个小时,我只收一百。保证不比他们教得差。”

“能看得出来你技术好。你能够保证孩子的安全吗?”

“放心吧。你孩子摔了我退钱。”

孩子母亲放下心来:“那行吧,雪场单板教练都已经排上钟了,我们也不敢贸然去滑,就请你带带孩子吧。对了,我们两个人你能同时带吗?”

“没问题啊。姐,我给你们打八折。不过,为了确保安全,最好一个一个来。我先带小朋友,你在下面等着,也可以在平地先练习一下。”

一听打八折,孩子妈笑弯了眉眼:“行。”

杨寒牵过男孩的手,带到他教他基本站姿,跌倒时如何防止受伤,站起的方法转换方法等。

见到孩子不会,杨寒做了演示动作,让男孩和母亲跟着她学习。

细心的解说让孩子母亲和孩子有了信心。

“准备好了,就和我一起上坡道吧。”

如今滑雪是热门运动。雪场教练不够。就涌出了许多杨寒这样的“兼职”教练。滑雪场地方大,工作人员也管不过来。反正大喇叭吼着提醒过客人,不找正规教练,受伤起纠纷雪场概不负责。

杨寒细心教着孩子和大人滑单板。一个小时后,手机里的余额多出了一百六。愉快地赚到了第一笔零花钱。虽然当初学者的教练麻烦了些,能够赚钱不是?

瞧着今天大有开门红的趋势,杨寒中午在雪场外买了个面包配了杯热奶茶,马不停蹄地又奔进了雪场。

今天就是她的幸运日啊!杨寒还没来得及表演技艺。一个胖乎乎的男人抱着滑雪板,动作笨拙的走到了她面前,用四川话对她说道:“请问哈儿,这位美女,你是教单板滑雪的教练吗?”

杨寒摘下滑雪镜注视着眼前这位体重足有一百八十斤的壮实男人,点头道:“对,我是教练,你要学滑雪吗。”

男子喘了口粗气,用川普说道:“啷个不是呢,你不晓得我买了两个小时的票准备学习单板。雪场生意太好了,居然没得教练了。妹儿,你真的会教不哦?”

杨寒瞅了他一眼:“看着。”

杨寒帅气地从U型池滑了个来回,空中漂亮潇洒地来了个空翻。胖子哇了声:“妹子凶哦。”

不懂四川话,听出是夸自己的意思。杨寒笑着歪着头问他:“一小时一百块。比雪场教练便宜。”

胖子居然带着现钞,马上将三张粉红票子递给她:“三小时,练到吃晚饭差不多。”

“跟我来!”

本以为轻松赚到。谁曾想带了个棒槌!胖子对滑雪毫无天赋。沉重地踩在雪板上,大有镇河铁牛的气概。

“你看,脚这样用力就滑动了。”

胖子跟着她学。微蹲了蹲身,起身的时侯,脚下用力——滑板倒是飞出去了,人摔倒在原地。

如此几次,胖子小嘴一瘪,眼睛却瞪向杨寒:“教练,换个姿式嘛。这个太难了!点都不好耍。”

杨寒憋着笑,觉得自己太实诚了。这些业余爱好者喜欢的是滑雪飞翔的感觉,技巧容后再教,先带他飞一飞,就好玩了。

杨寒带胖子乘电梯上了雪坡:“滑下去肯定不费劲。”

站在坡道上,王松心里有些发颤,他没想到在山脚下看起来并没有多高的坡道从上面望下去居然是这般高。他吞了口口水,厚重的羽绒服下,肥硕的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往里面退了一步。差点踩着杨寒的脚。

杨寒故意激他:“害怕是吧?”

“怕毛线!”胖子昂首挺胸,绝不肯在妹子面前丢脸,扶着栏杆说,“走起!”

杨寒又说了一遍要点,胖子有点不耐烦了:“就是往下滑嘛,晓得了!”

“那就……试试。”

教个业余滑雪,又不教他上赛场拿冠军。杨寒也不多话,示意胖子松开死握着栏杆不放的手。

“我就滑了?”

“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的!”

“真的就滑下去了?”

“您放心!”

“我滑了哦?!”

来来回回地磨蹭,杨寒想把三张粉红票扔回去,终究没舍得。挤着笑脸鼓励又鼓励。胖子终于松开了手,往雪坡下飞了出去。

“啊——教练,救命,救命……教练,我要摔死!”

一米八的大个头发出了雪场上传出有史以来最惊恐最凄厉的惨叫。

胖子已经完全忘记了杨寒对他说过的各种滑雪动作,双手乱舞。

杨寒无语地拉紧了他的滑雪服,身体用力保持着两人的平衡,感觉自己拎着一只黑熊在滑雪,还要安慰对方:“很好,没有摔。注意重心,重心在前腿上,上身要向外侧转……”

其实速度不快。但是胖子吓得快要哭了:“教练你莫松手,千万莫松手。”

“你脚尖抬起点,后刃就能当刹车使……”

“你莫松手哦!”

鸡同鸭讲!眼看滑到了坡底,杨寒胳膊都快拉脱臼了才帮着胖子停下来。

胖子站稳了回头,蓦然发现自己从高高的雪坡顶成功滑下来了,大笑起来:“安逸!我找到感觉了……再来一盘!”

“……”

他是找到乐趣了。苦了杨寒。三个小时,胖子不厌其烦地上坡下滑。全程就靠杨寒的细胳膊擎着。

教完时间,杨寒僵着脸给胖子拍了几张摆拍酷照,终于将他送走。揉揉发酸的胳膊,她想哭。今天这笔零花钱真不好赚。

以往教滑板讲究技巧,今天她全靠卖力气了。

出了雪场,已经是下午五点。外面的天色已经阴沉如暮色。

天气预报说今天又有强降雪。杨寒琢磨着今晚去哪儿吃一顿大餐。她看了眼微信,微信没有动静,忍不住咬牙切齿:“周子健同学,你也太不自觉了!都五点了,还没有动静!休想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