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纪瑾熙时清妍小说《亿万替嫁:帝少的掌中娇》免费阅读

小说:亿万替嫁:帝少的掌中娇

作者:栀子花果酱

简介:传闻,纪家大少爷暴戾阴鸷,是杀人不眨眼的冷面阎王,不受宠的时清妍被偏心父亲推出去当了替死鬼,替嫁给传闻双腿残疾,面容丑陋的纪瑾熙……新婚夜她发现传闻中又丑又老的冷面阎王爷竟是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并且权势滔天,时清妍当机立断要抱紧这条大腿。刀枪剑戟,他一路为她保驾护航,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不知不觉中,她被纪瑾熙宠上了天,成为了他心尖上的肉……

最新章节:第15章 尽快嫁给纪琛

亿万替嫁:帝少的掌中娇免费阅读

《亿万替嫁:帝少的掌中娇》第1章 洞房花烛

婚房里。

穿着黑色紧身裙的时清妍紧张的坐在柔软的床上,身体僵硬一动不敢动,一双修长的腿绷得笔直。

今天晚上是她的新婚夜,准确的来说是时莉莉的新婚夜,她是替嫁过来的。

她八岁的时候,父亲就出轨了,在外面养了小三还有了私生女。

母亲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和父亲起了争执,在争吵中母亲被父亲推倒在地,后脑勺磕在了尖锐的桌角上,伤了脑子,精神失常。

母亲疯了以后,父亲更加肆无忌惮的把小三和私生女堂而皇之的接回家里。

因为宝贝时莉莉那个女儿,时远舍不得她嫁给一个又老又瘸,甚至还心里变态的男人冲喜,所以就把她推出来替嫁。

她之前听家里的佣人偷偷议论过,纪家是A市的权贵,其名下的公司更是跨国际的大公司。

纪家的大少爷纪瑾熙本应是天之骄子,人中之龙,奈何红颜薄命,在二十岁的时候出了车祸,双腿断了不说,还毁容了。

最重要的是这位纪少之前曾经有过一个妻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新婚第一晚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有传闻是纪瑾熙不能人道,心里变态,把人给活活虐死了。

这么一个比阎王还恐怖的人,时远自然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嫁过来受苦,所以便用时清妍母亲威胁,推她出来替嫁,承受这份本该时莉莉承受的苦难。

时清妍紧张得一直揪衣服,“啪嗒”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她倏地抬眸看去,一个气质矜贵的绝美男人坐着轮椅缓缓进来。

精致到挑不出一丝瑕疵的俊脸和冷若冰霜的气息,让时清妍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怎么会有人冷得跟冰块一样!

“纪…纪总!”时清妍紧张的起身,站得笔直,不敢去看里纪瑾熙那双深邃冷寒的眸子。

纪瑾熙淡漠的眼神凝视着时清妍,灯光下,她吹弹可破的皮肤白得发光,紧身的衣服将好身材完美的展露出来。

他的眸子微眯着,这就是时家送过来的替死鬼!

没有听到纪瑾熙的声音,时清妍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一眼。

这就是她替嫁的老公吗?传闻纪瑾熙暴戾阴毒,面丑心恶,杀人不眨眼。

时清妍忍不住怀疑,这传闻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这么帅的脸,这要拍成照片,都能让人舔屏了好吗。

“时…”纪瑾熙停顿了两秒才继续道:“时莉莉,过来。”

时远那个老头舍不得他的宝贝闺女嫁过来,所以把这个不受宠的女儿推了出来。

他倒是要看看,这时清妍有多大的本事,能坐稳这纪家少奶奶的位置。

“哦。”时清妍迟钝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纪瑾熙是在叫她,她赶紧小跑上前问:“纪总,你有什么吩咐吗?”

“你叫我什么?”纪瑾熙冷得无温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时清妍。

时清妍顿时犹如置身冰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偷偷看了一眼纪瑾熙冷酷的脸,难道他对纪总这个称呼很不满意?

时清妍为难了,外面都传他是活阎王,他总不能跟风叫他阎王爷吧?

慢吞吞琢磨了半响,她才喊出那烫嘴的两个字:“老…公…”

“嗯。”纪瑾熙一把抓着时清妍的手腕,把她往怀里带。

“啊”空气中响起时清妍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门外的佣人不好意思的相视一笑,没想到少爷腿脚不好,体力却这么好,少奶奶都叫成这样了。

时清妍只感觉身子一阵旋转,头晕目眩间,人就跌坐在了纪瑾熙的双腿上。

她双手下意识的环住他的脖子,后怕的脱口而出:“别…别把我摔了。”

听见这句话,纪瑾熙明显愣了两秒,倒是个会顺着杆子往上爬的。

纪瑾熙身上淡淡的清香涌入鼻中,时清妍盯着他冷酷妖冶的俊脸,一时怔了神。

传闻中暴戾冷癖的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干净清新的味道。

纪瑾熙冷酷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看够了吗?”

时清妍这才迅速回过神来:“够…够了。”

时清妍松开纪瑾熙,想从他身上起来,可是他修长的手臂禁锢着她的腰肢,她动弹不了。

“纪…老…老公。”时清妍逼着自己叫出那个别扭的称呼:“你能不能放开我。”

时清妍心里疑惑,传闻中纪瑾熙不是有洁癖吗,最讨厌的就是女人触碰到他的身体。

这会这么抱着自己是几个意思?

纪瑾熙不为所动,深邃的眸底盯着时清羽清丽精致的俏脸,澄澈明亮的眸子犹如一泓清泉,一眼便能看进人心里去。

身上干净的气质犹如出水芙蓉,浓郁的书卷气息让人心旷。

纪瑾熙见过的漂亮女人不算少,但时清妍这种清纯干净的还是少见。

尤其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少女独有的淡淡清香,很好闻。

纪瑾熙骨节分明的大手不紧不慢的在时清妍身上游走,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精致的下巴,低沉的邪魅的嗓音:“今天晚上,是我们俩的洞房花烛,夫人想怎么过。”

听见洞房花烛几个字,再被他带着危险性的动作摸着,时清妍紧张得绷紧身体,脚趾都快蜷缩成一团了。

怎么过?当然是希望盖棉被纯聊天了。

“你不如先说说,你想怎么过。”时清妍假笑着抓着纪瑾熙的手,不让他乱动。

纪瑾熙垂眸,深邃的目光落在她性感的锁骨上::“穿成这样勾引我,是不是太没诚意了?”

该露的不露,不该露的全露了。

目光象征性的打量了一眼她的胸:“两个馒头就想勾引我,瞧不起谁?”

时清妍:……这是不是太伤人自尊了?

她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脯,努力证明自己不是馒头:“你才馒头呢,我也有36D好不好,你瞧不起谁呢。”

“36D?”纪瑾熙目测了一下,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没有言语。

和馒头不相上下,也好意思说这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