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王娡刘启小说《汉宫娇宠:娘娘的宠后之路》免费阅读

小说:汉宫娇宠:娘娘的宠后之路

作者:王小小

简介:只因相士的一句“此生当富贵”,她便抛夫弃子,头也不回地走进宫门,然而在偌大的皇宫中,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奴婢,受尽欺辱,三番五次被人陷害,但对于所有的苦痛,她都含笑受之,“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认定了这条布满荆棘的路,即使双脚走到鲜血直流,她都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走到成功坐稳皇后的凤凰宝座。

最新章节:第12章 春风送暖

汉宫娇宠:娘娘的宠后之路免费阅读

《汉宫娇宠:娘娘的宠后之路》第1章 深宫孤影

初入皇宫时,王娡就已知道在深宫禁院讨生活,犹如在荆棘丛中起舞,旁人看她飘逸如仙,高贵如莲,却不知她的脚下早已血肉模糊,深痛入骨。

月室殿内,宫娥们个个敛声屏气,小心翼翼地为栗姬更衣梳洗,施丹敷粉。她们这些长期在栗姬身边伺候的宫人都早已摸清了主子娘娘那喜怒无常的性情,尤其是在娘娘心情不好时,他们微小甚微的差错都会引来一顿劈头盖脸的责罚。

一大早,她们瞧见栗姬阴沉着脸时,便知道今日殿中又会有人遭殃,为此大家进进出出都提着一颗心,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栗姬招来横祸。

早膳后过半个时辰,栗姬惯例是要饮茶的,在一旁伺候的兰若默默估算好饮茶的时分后,小心谨慎地捧着已沏好的茶水,轻轻走上前,恭谨道:“请娘娘用茶。”

栗姬慵懒地接过茶碗,才抿了一小口就猛地将茶水朝兰若身上泼去,大斥道:“大胆奴婢,你这是要烫死本宫么?”

虽然进宫的时日不长,但栗姬的泼辣心狠兰若早有耳闻,因此每日进殿伺候时,她都战战兢兢,唯恐一句话或一个行为触怒栗姬,不料今日还是难逃恶运。

“娘娘息怒,奴婢是依照平常的水温来煮茶的……”跪在地上的兰若满面惊慌的辩解着,但是话未说完,她娇嫩的脸颊上已挨了春香狠狠的一巴掌,“贱婢,娘娘面前还敢顶嘴。”

突如其来的一记耳光让兰若惊在原地,她面色惨白,哆嗦着伏在地上不敢再出声。

栗姬瞟了一眼颤颤发抖的兰若,瞬时眸中闪过一丝寒光,她最嫉恨的就是有几分姿色的宫娥,她决不允许任何一个女人走近太子,尤其是那些威胁到她地位的妖媚女子。

想到这些,栗姬心中更生几分厌恶,她厉声道:“来人,把这贱婢……。”

身旁的春香察言观色,看到栗姬又要大肆责罚宫娥,忙近身一步,低声道:“娘娘切莫为了一个贱婢气坏了身子,娘娘要嫌她在眼前碍眼的话,奴婢这就打发她去干些粗使活。”

栗姬满脸怒色,一双刚勾画过的娇媚眉眼泛着森冷的寒光,她岂肯就此停手,欲再扬手示意下人,春香又凑近她耳边小声道:“娘娘,太子殿下这个时辰该回来了,要是让殿下瞧见娘娘责罚宫人的话,恐怕又要指责娘娘了。”

栗姬一怔,想到上次因惩罚宫娥被太子冷落了好几天,只好忍着怒气就此作罢,她狠狠地剜了一眼兰若,扬声切齿道:“滚出去。”

兰若如闻大赦,慌不迭地低着头退了出来。

夜半时分,待其他宫娥睡下后,王娡与兰若悄悄出了门,在门前廊下坐下,平日兰若总会与王娡偷偷溜出来,她喜欢偎依着王娡,闲说一天的见闻趣事,但今夜,两人都默默无言。

抬手轻轻抚上兰若高高肿起的半边脸颊,王娡只能强忍着眼泪,心疼也好,愤恨也罢,以她们目前的身份除了默默承受主子们的折辱,亦是什么都做不了。

须臾,寂静的夜色中传来兰若低低的抽泣声,王娡心中悔恨万分,她拉起兰若的手愧疚道:“都是我不好,听信了母亲的话,一时迷了心智要进这莫不可测的深宫,可惜你小小年纪,就远离家乡跟我进宫经受这般苦楚。”

说到这王娡心酸不已,转首已是泪流满面。这泪是为刚满十五岁就陪她深入皇宫的兰若而流,还是为自己渺茫的前路而流,她亦无从知晓。

兰若心知王娡心疼她却又无能为力的无奈与痛苦,她用力拭去眼泪,道:“姐姐,从你帮我葬爹爹的那一刻起,我就认定要跟随姐姐一辈子。再说我命如草芥,不怕苦,我只是心疼姐姐,你这么好的人却要屈尊为婢,受尽屈辱。”

王娡心头一暖,紧紧握住兰若的手,诚恳地唤她一声:“好妹妹”。

前段时日,王娡的母亲臧氏带来“此生当富贵”的卦语时,王娡心中竟泛起了莫名的心动,甚至头脑发热答应母亲进宫。

王娡自认为自己不是贪慕虚荣、薄情寡义之人,只是作为一个名门之后,她实在是不甘于委身于一个碌碌之徒,一生只做农家妇,日日捣衣补履。

王娡的外祖父藏茶曾是一代名门,汉初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后分封诸侯,藏茶被封为燕王,只是后来臧家家道中落,再难以回到从前的富贵生活,然而,臧氏并不甘心就这样衰败贫困,她四处寻相士为自己的子女相面,终于相士姚翁一句“王娡乃大贵之人,将来必会生下天子。”让臧氏一家看见了明媚的前路。

所以在臧氏炙热的眼神和苦口婆心地再三规劝下,王娡狠了狠心同她的夫君金王孙提出了合离,或许是这种突如其来的要求让金王孙颜面尽扫,又或许是他的确对她情深意切,总之金王孙一口回绝了王娡的合离请求,怒气冲天:“我金王孙虽是一介平民,但还不至于受你这般侮辱。”

僵持几天后,金王孙仍旧不愿意放王娡离开,无奈之下,臧氏只好撒泼辱骂,全然不顾自己一直在意的名门大户的礼仪规矩,强行把王娡拽回母家。

为防夜长梦多,带王娡回家后,臧氏立刻着手变卖了祖辈留下来的首饰并四处托人,打点了多重关系,这才如愿把王娡送进了太子宫,还天真地以为她从此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但是王娡在太子宫做了一个月的奴婢后更加深知:也许对于宫外的人来说,高墙重门的皇宫是一座华丽斗靡、富丽堂皇的宫殿,这里有无尽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但却鲜有人知里面的凶险艰难,而暗里的龌龊肮脏之事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更何况如今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奴婢,或许在宫外她们还有一些看得见的身份,为人母或为人子,有人疼有人爱,但在这深宫中她们只是任人差使的下人,命如草芥,生死皆不由己。

今夜的月格外的圆,然而月圆人不圆满,看着月影下两个单薄黯然的身影,王娡心中渐渐有了清晰的打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