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沐沂棠迟珺珩小说《报告王爷,王妃今天又在演》免费阅读

小说:报告王爷,王妃今天又在演

作者:归苓糕

简介:沐沂棠做梦也没想到穿越这件事会发生在自个儿身上。不过胎穿也就算了,怎么穿着穿着还把人记忆给穿没了?一次脑摔唤醒记忆,二十一世纪天才少女潘然醒悟。京城人人都传将军府爱女爱八王爷爱到愿意去死,杀伐果断的八王爷厌恶她到极致甚至想弄死她。直到某天小姑娘被堵到角落,就在所有人以为闻风丧胆的那位爷要弄死她的时候,八王爷却摸着她的头诱哄,“不追本王了?不爱本王了?给个机会让本王来爱你可好?”

最新章节:第72章 救不了,等死吧

报告王爷,王妃今天又在演免费阅读

《报告王爷,王妃今天又在演》第1章 脑摔恢复记忆

北垚国,初春。

皇城外的小树林里,一个衣着花红柳绿的女子正提着裙子奔跑,边跑边夹着嗓子喊救命,直到眼前出现一辆镶金嵌宝的马车。

女子眼底划过狡黠,迈着步子就朝那马车跑去,不过没跑两步,

“砰!”

女子被石头绊倒,脸先着地。

疼,钻心的疼。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一段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在她脑海里播放。

各种怪异的建筑,各种怪异的人,各种怪异的东西让她错愕不已。

直到回忆里出现场爆炸,忽地画风突变,来到个封闭漆黑的空间,一丝光亮照射进来,她被人用手扯了出去,然后一个小婴儿就降生了。

而这个小婴儿可不就是她沐沂棠吗!

察觉到这匪夷所思的信息后,沐沂棠只感觉脑瓜子嗡嗡突突的。

我去,这么玄幻的吗?

不过她当初穿越也就算了,穿成小婴儿她也不说什么了,可为什么穿着穿着把她记忆给穿没了!!

今天脑袋这一摔,倒是把这些记忆给摔出来了。

刚等她消化完,蓦地,她眼前再次出现许多画面,战火燎原,炮火连天,满地都是尸体,生灵涂炭!

距离拉近,沐沂棠瞳孔猛地一缩,只见哥哥们七零八落倒在地上被鲜血染红!就连父亲,那个一向让她骄傲的父亲也死不瞑目的倒在战场上!

画面再转,沐沂棠看到将军府上上下下被人血洗,死无全尸。

见到那些画面,她心中怒火燃烧,虽然她不属于这个朝代,但是她也好歹在这里土生土长了十五年!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她以后会发生这种事吗?要是让她知道是哪个天杀干的,非得弄死他不可!

沐沂棠,二十一世纪孤儿小天才,不仅精通医毒,武力一绝,还是科学界名气响当当的人物。

原本接到任务和自己团队小伙伴去执行,却不想被自己队友一个不小心引爆了手雷……胎穿成将军府嫡女。

上有祖母父亲,大伯大伯母,大哥二哥三哥四哥……十一个哥哥,下有……下还没有,她是将军府唯一的女儿。

正因为她是独女,所以在将军府备受宠爱。无底线的溺爱让她养成刁钻蛮横随心所欲的性子,甚至还追珩王追的满城风雨人人皆知,沦为民间笑柄。

这不,今天又想上演一出英雄救美,故意雇了几人在办事回城的珩王马车面前上演追杀戏码,结果戏还没开演,她就把自己脑袋摔清醒了。

背后“追杀”的人看到沐沂棠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脑子云里雾里,这……他们还没下手呢,怎么沐小姐就自个儿倒下了?

瞟了眼前方已经停下来的马车,不管了,沐小姐说了,不管发生什么情况,这出戏必须要演好。

那些人眼神交流了下,提着大刀就冲。

“小妞,还不从?你跑啊!看你往哪跑。乖乖从了爷,爷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要啥有啥。”

“我堂堂……堂堂山贼,你跟了我是你的服气!”

沐沂棠动了动手指,有些无语。山贼很骄傲?她这都是从哪找的演员啊。

撑着地面坐起,抬手胡乱擦了两把自己吃了草的嘴,“呸呸呸!”

她回头瞪那群“山贼”,还没等她出声,那些人倒是一个个愣住了脚步,而且看她的眼神都十分不对劲。

咋了?

领头的人像是看出她的疑惑,抬手指自己的额头示意。

沐沂棠伸手去摸自己额头。

不摸不知道,一摸吓一跳,肿起个非大的包!

怪不得他们看她眼神那么奇怪!

“呵。”

沐沂棠身后传来一声冷笑。她回头去看,那马车的帘子不知什么时候被掀起,里面坐着一个容颜倾世的男子。

一身玄色直缀蟒袍,袖口处镶秀金色祥云,腰绑白玉腰带,上挂血玲珑腰佩,光是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身材修长高大却不魁梧,英挺剑眉下有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宛如黑夜中的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子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这便是沐沂棠追了两年的八王爷迟珺珩,当朝小皇帝的八皇叔,一个闻风丧胆,嗜血成性,动动脚趾京城都要抖三抖的人。

沐沂棠心一颤,盯着他在想以前自己莫不是个傻逼?这么危险的男人她居然还敢接近,还敢做出那些行为……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希望他不要跟她一个小姑娘见识。

迟珺珩见她直直盯着自己不转眼,再看看她那浓妆艳抹又起了个大包的脸,眼底划过一丝厌恶,开口对“山贼”嘲讽,“多缺女人?这种也能下去手。”

山贼:“……”

沐沂棠:“……”有那么丑吗?

不就起了个包嘛!她明明也是个正儿八经的美女,在现代也是有人追的好吗!

刚想反驳两句,但触及他冰冷成霜的视线,沐沂棠怂了。

她起身拍拍衣裙对那群群演说,“散了吧散了吧,不演了。”

山贼:?

怎么还带变卦的呢?他们群演都还没罢工呢!怎么主演先罢工了啊?

领头的人搓搓手,“沐小姐,你看这银子……”

“拿走拿走。”沐沂棠肉疼的甩了一锭银子给他。

真是花钱买死马尽干蠢事,好好的清闲日子不过,招惹什么迟珺珩?没记忆的她真是脑子有包!心疼死那些银子了。

拿到银子的群演瞬间眉眼笑开,“好嘞好嘞,下次再有这差事沐小姐记得找我~小的们就不打扰沐小姐了,沐小姐再见~”

“……”

沐沂棠眼皮跳了跳,忽地感觉背后一凉,转头便对上男人那幽深的黑瞳。她不争气的咽咽口水,“好……好巧呀。”

巧?迟珺珩勾唇,似笑无形中却又带着无尽的压迫与寒意,饶是她这个自觉武功不错的对上他都有些发怵。

迟珺珩:“荒郊野岭,是挺巧。”

“……”

沐沂棠面露尴尬,“我说我吃饱了没事干出来找事正好在这了你信吗。”

“你觉得呢。”

好吧。要是她,她也不信。

“珩王殿下,我忽然想起二哥还找我有事,可别让他等急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还没等她说完话,咻的一声,藏在她衣袖里的银针在她抬手准备做再见的时候飞了出去,最后从迟珺珩耳边飞过,扎在耳旁的木板上。

“……”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