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苏禾柳凤白小说《蛇娶妻》免费阅读

小说:蛇娶妻

作者:南岳

简介:双洁+1V1+甜宠+轻灵异我出生在一个受到诅咒的村子里面,在我出生那年,我爷爷杀了一条蛇母,全家便遭到疯狂的报复,我带着祖传的手镯逃离了村庄。在我十九岁的时候,我再次回到这个地方,只因为想活命,被迫和一条大白蛇达成交易,成了他的弟马。

最新章节:第174章 人样

蛇娶妻免费阅读

《蛇娶妻》第1章 变故

1993年11月,我出生在沟子岭深山处一个叫万家寨的地方。

从小我就听说所有出现在万家寨的人,都是受到诅咒的,至于是什么诅咒,小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而我妈从生下我之后就疯癫了,她不管看到什么蛇虫鼠蚁,猫狗兔鸡都会如临大敌一般大喊大叫,所以村子里面的人都会说我妈是神经病,只有我爸以及爷爷奶奶对于她的行为是无限制的包容。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婆家对于一个疯癫女人如此包容是很难得的,村子里面的大爷说我妈会这样,肯定是因为在怀我的时候我爷爷给她吃了枚蛇胆造成的。

至于为什么给我妈吃这蛇胆,是因为我妈在刚怀孕的时候就有些小产,而算命先生说我妈这一胎是女娃,怕是保不住了,我爷爷得知消息后直接去后山抓了条蛇,硬是不顾众人反对把蛇活剥了取出蛇胆给我妈吃下。

按理来说确实很怪,我妈小产迹象没了,七个月后我也顺利出生,全家人都非常兴奋,特别是我爷爷,听说那时候他喝了三天三夜,逢人就说,老苏家有救了,老苏家有救了。

只是在我三岁那年,我奶带着我去后山捡菌子,天黑了都没见回来,整个村子的人都上山去找,两天后在后山的一个洞穴旁,周围四散着一缕缕黑色发丝,遍地都是,哪里还有早已破烂成丝丝缕缕的衣衫,上面有着干涸成暗红色的血色印记,当我爸把衣衫解开之后,在衣衫的覆盖之下,是一条条黑蛇攀附在早已被啃食得干干净净的森森白骨之上,那些蛇见人嘶嘶的吐着杏子,丝毫不怕人的模样。

这件事实在太过恐怖和诡异,让众人都被吓得不轻,所有人都说,苏家是招到蛇王的报复来了。

后来有人告诉我,在那个时候,我好好的睡在不远处的石板上,丝毫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村里人都说那时候我命是真大,在山上待了三天还好好活着,逃过一劫。

我们家相安无事的过了一阵子,本以为事情会就此平息,但是时隔三年后,在三月三那天,爸爸带着我去后山砍柴,我自个贪玩爬到一棵高高的树上,一个步子没踩稳,直接从上面摔了下来,一道白皙的身影突然出现,我感觉到自己落入一个带着冰冷清冽味道的怀抱之中,等我抬起头来时候,他早已不见踪影。

这让我感到很害怕,便赶紧去找爸爸,却发现他拿着斧头不断的砍着自己的身体,大腿上的白骨高高翘着,他好似不知道疼一般,死命的砍着,我吓得大喊大叫,没一会村子里面的人便赶来过来,却怎么也阻止不了他,最后大家是看着我爸爸活生生把自己砍死的。

爷爷安葬好爸爸后回到后山,开始仰天大笑,说着胡话,什么老苏家已经有女了,为什么还不放过大家。

所有人都说我爷爷疯了,他就这么疯了。

期间我哭着喊妈妈和爷爷带我离开这里,我很害怕,爷爷直接大发雷霆,说所有的灾难都是我招来的,还想出去,永远都不可能。

因为这些接踵而来的事,我变得乖巧不少,只是后来我逐渐发现一个非常怪异的事件,洗澡的时候,在我左侧腰部位置,好像有一块黑色的长印子,起初我没在意,只是后来慢慢的开始变得明显起来,最后直接成了一条小小蛇模样,活灵活现的,这把我吓得半死,却不敢告诉妈妈,每天使劲的扣着,直到把那个地方的皮子都抠破了,这玩意却还一直都在。

我曾不止一次说过,离开这里,走得远远的,可是爷爷每当听到就要大发雷霆,说我永远也不能离开万家寨,死也不可以,我妈听着也只能在一旁落泪。

没过三年,爷爷不见了,众人漫山遍野的去找。

黑色的天空,散发着异样的气息,一阵晚风吹来,黑暗的山林间传来簌簌的树叶声和乌鸦沙哑而蚀骨的嘶鸣,将暗未暗的荒野衬得更加寂寥了。。

最后众人举着火把,在后山一处满是动物粪便的地方找到一具烧得漆黑的身体,浑身还散发着一种让人作呕的味道,他的面部只能大致看清轮廓,而他的腹部,还在上下不断的起伏着,突然间,无数的黑蛇从里面钻了出来,一个大大的窟窿口子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这之后,我相信了蛇精作怪,也知道那些山中动物报复心强,怕是也不会放过我和我妈。

我们俩相依为命,而从那时起,我妈基本上就不让我离开她的视线,然后每天就是看着我哭,说苏家的孽为什么要落在我的头上?

我原本一直担心三年后我妈出事,但是直到我14岁她都还好好的,我终于松了口气。

在2008年农历7月14日这天,我妈妈一反常态,不再给我说奇奇怪怪的话,她给我煮好了饭菜,然后拉着我的手,把一枚碧绿通透的手镯放在我的手上。

“小禾,这是你苏家最后的东西,你要好生保管,5年内千万不要回来,有多远就走多远。”

“妈,不是说不能离开村子吗?”对于爷爷曾说过我至死都不能离开万家寨的话,我已经听得深入骨髓。

“阿禾,害你的是山中修炼的精怪,离开这里怕是还有一线生机,而苏家祖上造孽太多,留在万家寨,只有死路一条。”

“小禾,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一定要活下去。”妈妈死死的拉着我的手,郑重的说道。

她说曾经在爷爷给我爸说话的时候被她听到了,未出阁的女孩子只要带着这枚手镯就能出了这万家寨。

我拿着手镯,看到里面有条细长的红色血丝。

“妈,那你怎么办?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妈妈摇了摇头,望着不远处说道:“这万家寨进来就再也出不去了。”

那一年,我十四岁距离15岁的生日,还差4个月,我独自踏往远方,什么都不会,年纪又小,前期只有流浪,过得那是兢兢战战,凄凄惨惨,或许我对于活着的渴望太过于强烈,我活了下来,最后一个安保店的老板娘看我可怜,便收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