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炎晨小说《逆命神途》免费阅读

小说:逆命神途

作者:两个四千

简介:当无数强者逐渐湮灭在历史长河中,只有在上古传闻与零星的古书里,才能找到对神只言片语的描述,可这方天地的强者却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它的探索,波诡云谲下是各方势力的暗中角力。一少年自大陆边缘小城而出,像一颗小石子在这世界看似平静的湖面上荡起了层层涟漪,掀开了其迷雾下的一角……

最新章节:第29章 无法拒绝的要求

逆命神途免费阅读

《逆命神途》第1章 少年与石像

烈阳斜下,虽已过午后,但这闷热的天气依然让人提不起一丝精神,只有那知了依然在不知疲倦地叫着。

“砰!砰!砰!”

炎家的后山中,阵阵低沉的击打声回响不停,似乎在回应那知了的叫声。

山间隐有人影晃动,斜射而下的阳光将影子拉得无比细长,从那轮廓中隐约可以看出是一道有些消瘦的身影。

只见一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在山腰间一块凸出的空地练拳,刚才那声音正是少年不断击打面前的木桩所传出。

周围林木丛生,恰好能够遮挡一部分阳光,配合偶尔吹来的山风,这里倒是一个纳凉的好地方。

四周显然被细致打理过,地上十分平整,杂草和乱石都被清除干净,只有两根高约丈许的木桩和一个石台颇惹人注意。

石台之上正摆放着一尊石像,雕刻得十分粗糙,透过其连接的线条,可以看出是一女子模样,她双手从胸前交叉抱着两肩,额头微微扬起,面容含笑,给人如沐春风般的宁静。

石像正对着山脚之下那簇拥着无数亭台楼阁的巨型建筑群,两根练武用的木桩一左一右分布两边。

少年身着灰白色道服,宽大的衣服也掩饰不了其单薄的身体与稚嫩的面庞,他的腰杆如标枪一般挺直,满是汗水的小脸透露着凝重,站在明显比他高的木桩前,一拳接一拳地击打着,一下,两下,缓慢而富有节奏。

少年虽然只是重复同样的动作,神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稍显急促的喘息声和拳头击打在木桩的“蓬蓬”声混杂在一起,汗水流经手上开裂的伤口,在木桩上留下斑斑血迹。

“唉!”

炎晨突然停了下来,他低头望着血迹斑驳的手背,看似粗糙的皮肤表面有着一层淡淡的光泽,不过他的脸上却难掩失落。

“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勤修不缀,但还是难以突破这最后的瓶颈,沉寂在淬体二重天也有一段日子了,如果再不想办法突破,又要被他们拉开差距了。”

少年名为炎晨,是炎氏家族第十七代子孙。

炎家位于天元大陆偏南的炎晶城,虽然在整个大陆要排到末流,但在这偏僻小城却是颇有声望的三大家族之一。

只是身为炎家嫡系子弟的炎晨却只能在这样一个没有人迹的后山中独自练拳,无人指点,倒是有些怪异。

炎晨心知这一切都归罪于自己尴尬的身份,整个家族对自己都有些不喜,或者说厌恶比较好。

炎晨的父亲炎天曾是炎家上一代最具天赋的弟子,在不到十七岁时就突破到诞气境,这在整个炎晶城的历史上都从未有人做到过,将城内其他家族的年轻一辈远远甩在了身后,被炎家所有人视为下一代家主的不二人选。

但在炎天一次外出历练时,他认识了一位不明身份的神秘女子,两人一见倾心,并不顾家族反对结为了夫妇。

可就在这女子诞下炎晨不久,一神秘男子却突然找上门来,在短短数招间便制住了炎家的所有高手,就连炎家的家主也就是炎晨爷爷也不是他数合之敌,家族高手死伤颇多。

而让炎家众人意外的是这不知来历高手的目标竟是炎晨的母亲,在炎家所有人性命的要挟下,炎晨的母亲最终和男子一起离开,这才保住了家族。

炎家虽然逃过了一劫,但家族却遭逢大变,在炎晶城内的地位一落千丈,本被当作家族继承人培养的炎天也在之后不知所踪。

这些就是炎晨所了解到的事实,可是事情却并没有这样结束。

炎家损失如此巨大,失去双亲的炎晨成为了其他族人的迁怒对象,不少人叫嚣要送走甚至杀掉他,最终还是炎家的爷爷炎灭以家主身份出面这才保住了他。

可是之后炎晨却只能顶着少爷的身份过着连普通杂役都不如的日子,不仅生活中要受到其他族人的排挤,就连正常的修炼都只能偷偷摸摸进行。

“司母娘娘,您一定会保佑我的对吧!”炎晨在家族的朋友本就不多,而目前能够倾诉的对象就只有眼前这个木木的雕像了,他有些迷茫的盯着石像,眼中流露出一丝依恋。

炎晨唤此石像为司母,传说天地初开,世界不分阴阳,五行紊乱,妖兽横行,甚至还有异界的邪魔祸乱人间,大地生灵深受其苦。

正在这时,一神秘女子突然出现,和当时世界的先贤们一起镇邪魔、驱妖兽,让大地恢复生机。人们为了感激她的功劳,尊称她为大地之母—司母娘娘,并在各处给她修了庙宇石像供人敬仰。

只是司母在大劫之后便神秘失踪,有人说她受伤过重陷入了沉睡,也有人说她已经坐化,具体情况已不得而知,不过普世司母的大名却早已传遍整片大陆。

抬头望着石像那粗略不清的面容,他有一瞬间的失神,炎晨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脑海里的记忆就只剩下那很遥远很模糊的音容笑貌,记忆里的母亲似乎和眼前石像融为了一体。

“整个炎家也只有您肯听我这么啰嗦了,他们都走了,最终又只剩下我和你了。”

说到这里,炎晨似有所感,他将目光转向旁边,石像的另一边立着一根和他眼前一模一样的木桩,上面同样布满了杂乱交织的拳痕,留下这些痕迹的主人似乎也曾经和他一样在这里挥洒过汗水,但现在已不知去向。

“不过就算只有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不会放弃的。”

炎晨一拳打在面前的木桩之上,眼中闪过莫名的恨意。

当年的那件事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本该是家族最耀眼天才的炎天不告而别,还在懵懂中的炎晨一下子失去了两位最爱他的人,炎家也不复当年强势。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当年那人,炎晨自记事以来,他所努力的目标就是打败那个害他家破人亡的神秘高手,找回父母。

可惜的是整个炎家却没有一人敢提起报仇二字,当年经历过那场大变的家族老人更是对此讳莫如深,对那人的恐惧已深入骨髓。

但炎晨却不会管对方到底是谁,有多高的实力,他只知道是这个人造成了一切悲剧的来源,他一定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梦想是美好的,然而现实去却无比残酷,炎灭当初虽然保下了炎晨的性命,但他炎家核心弟子的地位和待遇却被剥夺了,不能享受任何特权,连日常的生活用度都是以最低份额发放,就算炎晨的爷爷身为家主也难以改变。

炎家日常的修炼教导也将炎晨排除在外,他只有通过击打木桩这种原始的方法来淬炼自己的身体,日常的修炼多是靠他进山猎杀一些猛兽和碰运气采摘到的药材才能换取到极少的元石来维持。

家族提供的资源少的可怜,效率自然谈不上多快,目前也只有淬体二重的实力,在炎家实属末流。

“家族将在不久后会举行族比,比试第一名将会奖励一枚淬体丹,听说此丹有着易经伐髓的功效,要是能够得到它,说不定可以强化自己的体质,提升修炼的速度。”炎晨喃喃自语道。

族比是炎家用来检验家族年轻弟子实力的一种特殊比武,每年一次,所有二十岁以下的炎家子弟都可参与。

想起那优厚的奖励,炎晨也不禁怦然心动,但随即他的眼神又立刻黯淡下来,以他目前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拿到第一,随便一个普通弟子恐怕都够他喝一壶了。

“就算拿不了第一,取得一个好名次也是不错的,总不至于让那帮人给看扁了。”炎晨神色一冷,又有些不服输道。

旋即炎晨忽然又想起什么,他下意识摸了摸胸口,透过宽大的衣服翻出了里面的东西,一块寸长的灰白色玉石。

玉石表面棱角被磨的圆润光滑,上面还镌刻着一些炎晨完全看不懂的晦涩深奥符文,虽然看起来黯淡无光,但握在手中却有着温热的触感。

“希望你能继续给我带来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