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路有元徐晴小说《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免费阅读

小说: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

作者:东山吴二

简介:路有元已是中年,一连串意外打破了安稳的生活,妻子出轨、门店被妻子情人所在的公司强行收走、在医院又查出绝症,万念俱灰之下,原本老实本分的他反而豁了出去,开启了从不曾想过的历程。。。

最新章节:第285章 要结婚了

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免费阅读

《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第1章 痕迹

按灭了烟,路有元又看时间,刚好零点。

原来离上次看表,只过了五分钟而已,不由苦笑。他忘了这是第几次等到深夜,自半个多月前的那次吵架开始,徐晴便时常晚归了。

晚归的理由大同小异,就如今晚,说是跟朋友吃饭,列举的其中几个闺蜜都在路有元的认识范围,但正是这种类同于此地无银的借口,让路有元更加不安。

他倒是从来没有跟那些女人去验证过,那是徒劳的,在问之前,就能想到答案。

路有元划开手机,犹豫着想再给徐晴打个电话,其实在过去的一个小时里已经打过两次,都是连续拨了几遍才打通,得到的回应,前一次是「马上回去」,后面那次是分明压低声音的不耐烦,以及「已经在路上了」的尾音。

电话挂断的速度都不容路有元有句回应,这使得他更加窝火,他甚至有种立刻出去找到她大声质问的冲动,但卧室里睡着儿子,儿子明天早上还要去幼儿园,好不容易才哄睡。

路有元尽管有摔砸的怒气,也只能在空气里中来回比划,不敢弄出声响。

再者说,偌大个城市,又能去哪里找?

路有元还是拨了过去,为了防止她说一句就挂断,他需要提前想好说词,并酿造好在不吵醒儿子的可控分贝内,能尽量体现出的怒气。

但电话那头关机的忙音,瞬间让他苦心经营的情绪溃散到了心里。

他噌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右手高高举着电话,使劲的摇着头,来回快速踱步,转到窗台前面,猛地拿起烟盒胡乱的倒出一支含进嘴里,打火机连续几次都没有着火,便将烟和火机一起揉在手心里扔在了地上。

这种激动持续了几分钟,才稍稍缓和,他打开窗子,风迎面吹来,刚近中秋的午夜居然有了凉意,下午又刚落过一阵小雨,现在虽已放晴,星星仍寥寥可数,小区路灯照在被雨水打湿的地面上,昏黑一片。

路有元被吹得冷静了许多,他要等,哪怕等到天亮,他要将积攒的愤怒发泄出来,他要提出离婚!

他有走到哪里都占理的信心,不管跟丈母娘、大舅子还是大姨子都有的一说,尤其是大舅子,都是男人,谁能容忍自己的女人每天半夜不回家?丈母娘、大姨子也断然不会支持女人不管孩子,自己出去浪吧?

想到孩子,又去儿子卧室给他重新盖了被子,抚摸着儿子的小脸,路有元突然就动摇了,孩子才七岁啊,等到下个月才入读小学,如果知道爸妈已经离婚了,该是什么样的打击,这怎么能是他这个年纪承受的事情,自己把婚姻经营成这个样子,还要再连累孩子?

婚,不能离,充其量是作为威胁的手段。

路有元也时常在想,为什么会把日子过得这么狗血,归根到底,可能就是经济的窘迫。

仔细算来,跟徐晴结婚也有快十年了,可能是对她的许诺,随着岁月渐行渐远,三十多岁的年纪里,还是只能依靠一家半死不活的五金店经营温饱,徐晴起初只是有意无意的说起某个闺蜜的老公买了宝马,那谁谁又接了多少万的工程,后来见路有元从不接茬,干脆直接起来,隔三差五的就说要换个大点的房子,家里一个厕所怎么都感觉不方便,车也开了好多年了。

路有元开始是愧疚,后来不胜其烦。

半个多月前的吵架,是说到孩子上学的问题,闺蜜方荷家的胡硕跟儿子是同一个幼儿园,人家上一年级要读双语学校。当路有元听到双语学校一年学费需要八万的时候,莫名感到心烦,又正好赶上刚起床不久,语气稍重了些,反问她:

“家里有多少钱,就我一个人知道吗?”

这句话惹了麻烦,徐晴似乎正找不到吵架的动机,语气中带了嘲讽:“你要把难题推到一个女人身上吗?你是养不了我们娘儿俩?你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将来跟你一样呗?”

“跟我一样怎么了?”有时候人在脑子充血的瞬间,总是非要加上最后一根稻草才甘心,路有元明知道她要说什么,但就是要问个透彻。

“没用!”

徐晴也知道这个词语的分量,说的并不自信,转身进厨房的时候还是嘟囔了出来。

两个人一直吵到孩子大哭才停下,当天晚上,徐晴就说去找姐妹散心,路有元也置气不打电话,没想到这散心却散成了习惯,尽管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路有元服软,不再冷战,之前的争吵一般都是以这个程序结束,但这次让路有元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同,夫妻间有了说不清的隔阂,徐晴晚上回来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今晚眼见就到凌晨一点,徐晴仍然没回来,过去听说一般都是男的在外鬼混,女人在家盼归,现在正好反了过来,路有元此刻就如一个盼夫早归的怨妇。

他又重新走到阳台拿出一支烟,从地上捡起火机点上,刚吸了一口还没吐出来,突然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路有元呛得的咳嗽了一声,慌忙把烟掐了。平时徐晴不允许他抽烟,即便是偷着抽几支也是躲到阳台开了窗户,吸一口就尽量往窗外吐一口,今晚他有意报复性的在客厅狠命抽了不少,而当他听到开门声时,仍然下意识的把烟掐灭了。

徐晴刚进门就看到怒容满面的路有元,微微一怔但似乎又早有心理准备,淡淡问了一句“小宝睡了吗?”转身进了卫生间。

路有元不作声,坐在客厅沙发上,想要冷静一下然后好好跟她理论,却越压越火。压过了五六分钟,徐晴从卫生间出来,刚到客厅就一皱眉头。

“你抽了多少烟?”边说边用手扇着脸前。

“你喝了多少酒?”路有元几乎是咬着牙齿问道,“为什么不接电话?”

“怎么没接?跟你说了一会儿就回,你一直打个不停,都在吃饭。。。”

“吃饭?这是侮辱我智商吗?哪个酒店能让你们吃到半夜?”路有元早就料到徐晴会有这样的回答,不等她说完便给了咀嚼过好几次的回应。

“是朋友的酒店,吃完了之后喝茶谈事情了,怎么了?”本来看上去有些醉意的徐晴,被老公问的清醒了许多,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路有元往儿子卧室看了一眼,侧过头冷笑道:“朋友?呵,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开酒店的朋友?”

“鹿莹莹的朋友,你问她啊!”

鹿莹莹是妻子闺蜜当中最年轻的一个,据说是网络大V,没结婚,但常有各色男子伴其左右,总喜欢搞一些乱七八糟的聚会。是妻子朋友中,路有元最讨厌的一个,也或者说是最讨厌路有元的一个,两人路上迎面相遇,除了相互轻蔑的对视之外,从没有交流,她人际交往范围三教九流,徐晴这时候把鹿莹莹搬出来,一是有可信度,二是断定路有元不会去问她。

路有元感觉这个问题被堵死了,知道只能另辟蹊径,但思绪稍有偏离,居然忘了刚才准备的其它有力问题,为了不至于冷场让自己掉情绪,铺垫了一句:

“还谈事情?你一个超市售货员,能谈什么事情?有什么可谈的?”

这句话一出,暗自后悔,正要补充几句挽回上句话体现出比较容易误会的意思。果然徐晴没给他机会,脸色一变,抬手指着路有元:

“你。。。”

“我不是。。。”路有元刚要辩解,徐晴眼里的泪已经如期而至,这向来是徐晴每次吵架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刚才的醉意毫无踪影,换之而来的,是让路有元心虚的怨恨眼神。

“你早就看不起我的工作对吗?我为什么要去工作,我不愿意跟人家方荷一样在家什么都不用干?你养得起我们娘俩吗?孩子要报个美术班,你说学美术没用,孩子要报个小学衔接班,你也说没用,到底是谁没用。。。”徐晴越说越激动,把昔日说过的没说过的、属实的不属实的怨言,如同会议发言一般,滔滔不绝。

路有元听她一直追溯到生孩子期间的种种,就知道这场争执败了,论起吵架功力,即便是觉得形势对自己十分有利,甚至这次能占到道德的制高点,但还是没能在妻子手下走过两个回合。

再说作为男人,确实没能给妻子和孩子想要的生活,尽管他已经非常努力,也算得上是吃苦耐劳,可经济不宽裕,终究还是一个爷们儿的责任。

但他还是奢望这次争吵会有效果,至少给妻子一种警示,往后不再这么肆无忌惮的下半夜回家。为了尽快结束这场吵架,路有元起身不顾妻子挣扎拍打,将她拥进怀里。

徐晴此时已经泣不成声,拍打着路有元的胸口,“你当初娶我的时候怎么说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在哪里啊。。。”

往常不吵到丈夫接连道歉不罢休的徐晴,这次居然见好就收,渐渐停止了抽动,任由路有元揽住,只是不住的抽泣。

路有元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怒气,妻子的眼泪让他只剩下愧疚,为了缓和气氛,开玩笑说:“有,有,面包管够,牛奶管够,冰箱里。。。”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安抚妻子后背,拨开被肩膀压住的头发,但没等说完,目光所及之处,让他忽觉心头一震,他看着妻子后颈呆住了,他为了证明是自己看花了眼,将头移开遮光的阴影,没错,那是一个红印!

徐晴32岁生日还没过,生了孩子之后,身材略有走形,但皮肤比结婚时似乎更加白皙,这也是她引以为傲的一点,那个红色印记在后颈靠近肩的位置,显得格外醒目!

作为男人,作为最熟悉妻子的男人,他不愿却不得不怀疑,这个红色印记是如何产生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