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奥格斯塔索罗多小说《死者在幻梦中醒来》免费阅读

小说:死者在幻梦中醒来

作者:实验室的乌鸦

简介:难以聆听的怪异低语缠绕在尸体耳侧,不可名状的古老身影沉浮于荒遗古地。所有逆命的巫师,都将被最炽热的死亡,贯穿在沉沦深渊的最深处。本就是咆哮时间的怪物,不必收敛你的爪牙。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卡尔克萨这个镜子似的城,将被飓风清除,从人们的记忆中彻底抹掉。永恒的宫殿,国王的褴衣随风飘摇,歌声默默地消逝在那昏暗的卡尔克萨…….

最新章节:第26章 邪祟哥布林

死者在幻梦中醒来免费阅读

《死者在幻梦中醒来》第0章 序 死者的幻梦

“你在哪里……”有人在迷雾里轻声地呼喊,黑暗的四周无比死寂。

我只是想自己待一会,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

“哥哥,这里好黑,我好害怕。”稚嫩清脆的声音在迷雾中再次传出。

又来了….又来了!哥哥,真是个讨厌的称呼。

“哥哥……你是不是非常讨厌我啊,既然这里没有你,那我就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孩童哽咽的低声独语,声音渐渐的弱了下去。

听着声音几近消失,他攥紧了手掌,心里忽然有点酸涩,那个渐渐远去的声音,透着一股孤单。

他从迷雾之中走出,看向远处的方向,孤单瘦小的身影在不断的寻觅,模糊的身影弱小无助。

“我在这里,不要乱跑!”他大声的对着尽头的孩童呼喊。

迷雾散去,瞬间周遭的景象变得具象起来。

他在阴沉的黑色古堡中,坐在漆黑的大厅,奢华的黑色座椅上,瘦骨嶙峋的身躯隐藏在层层褴褛破碎的黄袍下,怪异的优雅。

一朵纯黑的花蕊在精致的瓶中盛放,隔着那支花,衣着褴褛的青年拿着一根鲜红的钢笔,正在伏案书写。

许久之后,死寂的古堡中,陈旧的摆钟晃动,响起了闷声,他停止了书写。

他很自然地把书写的纸张隔着桌子递给了那个孩子。

孩子缓缓的抬起头来,湛蓝的眼睛里闪烁着光亮,接过了满是红色字迹的纸张放在胸口,“哥哥,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烦死了烦死了!为什么要有弟弟?杀了他,就没人再去打扰我了!他心里疯狂的想着。

可是顺其自然,他说出了截然不同的另一句话,“当然没有,但是,我们终有一天会分别。”

“分别吗?为什么要分别,我想和其他家伙一般,永远和哥哥在一起,如果可以……我愿意成为哥哥身体的一部分,这样…..牢笼就再也无法锁住哥哥了。”孩子认真地说。

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真恶心。

虽然你是我的弟弟,但是跟你这个讨厌的家伙在一起,真的会逼疯我的,他心想。

但是再一次,他说出了言不由衷的话。

“牢笼即将破碎,不需要如此,你我都太孤单了,从诞生起,我们就只有彼此。”

“你我的存在,又是如何呢哥哥,我们是什么,别人的一个念头,还是纸张中的角色,我们存在的古堡每日都如此漆黑,像是被封在一个棺椁里……像是溺水在无尽的泥潭中,拼命的呼喊,无助的伸出手掌,可却永远都触不到任何……”

“这就是作为我们的命运,始终如此,你是如此,我也如此,当盲目痴愚从黑暗中脱离,你和我就会离开这座囚笼。

孤独并不可怕,死亡也只是长眠。

在我可以吞噬整个晦暗以前,与其沉思你我的存在,不如直面死亡。我们仍会醒来,一切都在幻梦中脱离。”没有任何的考虑,在大脑一片空白之中,他脱口而出了一大段冗长晦涩的话语。

“哥哥……死亡的时候,会很痛吗?”孩子看着他,澄澈的瞳孔里闪动着……期许。

真是个笨蛋!死亡当然会很痛了,不知道这般愚蠢的问题以及刚刚我说的话为什么会那么奇怪!

“死亡没有疼痛,就如同你和我现在一般,相互依偎!”可他此刻却摇了摇头,声音里透着低语般的呢喃。

孩子兴奋的抚摸着桌上黄色的花蕊,轻轻的一片一片的揉捻,凡是被他所触碰的花蕊,皆变成蔚蓝之色。

“我打算去迷雾中看看盲目痴愚,哥哥。”孩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身湛蓝的衣袍跟古堡格格不入。

他内心突然一疼,心中莫名涌现出挽留的念头,但他口中却冰冷的说道,“去吧…,我将会一直与你同行。”

随着孩子费力的推开古堡的厚重大门,脚步声也越来越远,身影也逐渐被迷雾吞噬。

他静静的看着孩子离去的孤单身影,心里的感觉强烈的让他无法呼吸,古堡重新恢复了寂静,孤独感如潮水般涌来。

心底的悸动让他在许久后紧跟着朝着迷雾中消失的身影追去。

当他踏出古堡的一瞬,迷雾散尽,他眼前是长蒿草的荒土,呼啸的冷风夹杂着震耳欲聋的盔甲碰撞铿锵声。

一座座鼓起的荒包上,哭嚎的声响不绝于耳,密密麻麻的人形在荒野中奔跑,土地的轰鸣声以及嘶哑的吼叫从远处传来。

泥泞的大地上,皆是死去的尸体。夹杂着残肢断臂,融汇了凝固的污秽血液,堆砌成了一个巨大的坟包、残碎的肢体不断拼凑,上面是“荒诞”两个字,人间炼狱。

他转头望去,是漆黑威严的古堡,他的弟弟被插在堡垒的尖锐之中,禁闭着眼睛,脸上痛苦的神情让他更加的凄凉、无助。

而所有的纷扰声化为了寂静,只有枯黄的落叶在婆娑起舞。

他身处之处,仿佛在愚昧与真理之中,犹如一场盛大的祭祀。

心如刀绞啊,凌迟般的利刃在不断的侵袭他的理智。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自始至终都是如此,在古堡中也好,囚笼中也罢。

他就站在迷雾中,分不清他到底是谁,是愚昧还是全知,是不可名状还是疯狂的臆想。

望向眼前的炼狱,他身后多了一位身穿湛蓝袍子,胸口染血的孩子,阴暗之下,残破的双眼微起,望着眼前逃亡的人群。

孩子默默地站在了他的身后,夹杂着大海的潮汐缓缓的融入到了他的身躯之中。

而他直视残破的荒土,一双漆黑的瞳孔正默不作声的注视着这一切…

许久或是刹那,他的身躯逐渐消失,融入着荒诞的‘画卷’之中。

【That is not dead which can eternal lie,And with strange aeons even death may die.】

【那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在诡秘的万古中即便死亡本身亦会消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