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符卿卿君烨小说《种田养崽后暴富了》免费阅读

小说:种田养崽后暴富了

作者:恍似云中岁月

简介:当代农学天才美少女符卿打碎玉佩当晚穿到小舅舅刚开篇的小说《炎霸天下》中,成为还是萌宝的原书男主符小炎的养母,符卿带着萌宝开拓农场,顺风顺水走上了人生巅峰,途中意外发现纨绔世子君烨竟是阻挡符小炎称霸大陆的根源,也发现君烨意图要带走符小炎,符卿决定将计就计。

最新章节:第66章 梦中人,神秘的面纱

种田养崽后暴富了免费阅读

《种田养崽后暴富了》第1章 穿越,猝不及防

月朗星稀,群山环绕,突然雷雨交加,一个闪电冲向地面。

符卿一个激灵,冷,巨冷,似乎被水包围压迫。

符卿动了一下手指,这熟悉的触感!这泥土的芬芳!

谁把我活埋了?找死的小舅舅?

符卿疑惑间在泥土中挣扎着坐起。

符卿抬头看天,暴雨打雷,却又明月皎洁,如此矛盾,让人好奇。

“小舅舅,我也就打碎了那个玉佩,用得着这么吓唬人?”符卿对着漆黑的树林喊道。

回应她的除了雷雨声,再无声息。

雨水很快将符卿冲刷干净。

符卿也不矫情的在雨中坐着,小舅舅总是偶尔犯神经,符卿不敢多想,这黑夜之中,也颇有意思,就准备探索一番。

树林的另一边,君烨看着地上黑压压的一片,用剑撑着身体靠树坐着,左手抚着胸口的窟窿,血水早已将锦衣染成了鲜红色。

君烨“闷哼”一声,看来这次是凶多吉少。

君烨想到这里,拿着剑的手更加的紧了紧。

“小舅舅,你出来吧,我都已经看到你了。”

符卿依旧觉得这是小舅舅的恶作剧,边走边炸一炸小舅舅。

“嗖!”

符卿听到动静,被人掐住了脖子。

“啊,松开,我会被你掐死。”

符卿发现眼前的男人,束发古装,脸色苍白惹人怜。

呵,演员,小舅舅还真的是下了血本。

不过这小鲜肉演员,还真像个侠客。

“说,你是什么人?”君烨感受到手中的温热,而语气又充满了肃杀之气,眼神更是十分的凌厉。

“小哥哥,我小舅舅给了你多少钱,你放开我,我给双倍!”

符卿拼尽全力拍打着君烨的手,快被掐断气,要死的前兆。

听到符卿的声音,君烨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能触碰女子的疾病竟然没有发病,究竟是何缘故?

然而,君烨一松手,将符卿摔在地上,不留一点情面,自己也犯不着对一个陌生女子来劲,但是危险让君烨不得不重视。

“小哥哥别这么凶啊,要不我给你双倍的钱,你去戏弄小舅舅去?”

符卿虽然有点生气,但是看到小哥哥,符卿萌生了一个更邪恶的想法,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故事,小舅舅,你等着吧。

符卿拍了拍自己的PP,小声嘟囔,“小哥哥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姐的PP,姐的香脖脖。等我找到小舅舅,一定一棒子敲他。”

不过符卿还是有理性的,眼前的男子似乎根本不懂自己说的什么。

“小哥哥,你最好不要骗人,你知道我小舅舅在哪里吧?”符卿说的时候,略带谄媚。

这么软萌的声音,是个正常男人都应该心动的吧!

可是为啥这个男人不为所动?去他娘的狗P软萌。

“你,是什么人?”君烨看着行为怪异的女子,以及非常不着调的话,冷冷道。

“你竟然不认识本小姐?难道不是小舅舅派你来的?还对本小姐动手动脚的,敢情在玩我呢?”

符卿是真生气,竟不自觉的扯了下自己的衣袖。

符卿这才发现不对劲,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是盘扣?也换了演员服?

“你是谁?”君烨的剑直接架在了符卿脖子上,十分的不留情面。

“咳咳,小哥哥别凶嘛。”符卿小心翼翼的把剑挪开,可是也是不小心被割伤了,“嘶,你这是真的剑?”

一阵疼痛,让她顿时清醒了过来。

符卿呆滞无神。

小舅舅再怎么不靠谱,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吧?

不对,刚被埋在了土里,符卿现在仔细想想,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眼前这个小白脸演员这么凶残?

难道自己穿了?

这个想法在符卿的脑子里面爆炸。

君烨见状,只觉眼前这女子莫不是傻子,也确定了没有危险。

准备等体力再恢复一些,离开此地。

“你……”君烨话未说完,往符卿扑了过去。

“啊!”

“你个臭流氓。”

符卿被突然扑过来的人压在了身下,好巧不巧的嘴对嘴。

符卿一巴掌打过去,这可是自己保存了十八年的初吻。

如此不美妙,那生气是不言而喻的。

符卿猛地推开扑在自己身上的君烨,她顾不得手脚疼痛,远离此人。

符卿使劲的擦嘴,自己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农学天才美少女博士,就这么容易的穿越了?

既来之,则安之。想不通就不想了。

“喂,大哥,你不要装死,我也是才来这里,什么都不知道。”

见君烨一直没有动,符卿有点担心。

不会自己才穿过来,就要背负人命官司吧。

“轰隆隆!”又是一阵雷声。

“那个谁,我不认识你,我,要先走了,你保重吧。”

三十六计走为上,符卿迅速起身。

虽然借着月光可看清脚下,更远的地方却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君烨感受自己被人像尸体一样拖在地上走。

君烨怒不可遏,作为皇帝最宠爱的孙子,为了父亲镇远侯的野心,平时假装纨绔世子,也就罢了。

自己好歹也是全国杀手组织的老大,现在这偏远山村,竟然会被如此对待。

简直岂有此理!

……

“哪里来的登徒子!”

符卿悠悠醒来,不想却是在一个陌生人的怀中。

符卿一脚踹向君烨,他抓住了她的脚。

“你这小白脸,本小姐好心救了你,你却做着这猪狗不如的事情。”

符卿知道自己穿了后,才不做之前那傻缺行为的事情了。

去他的狗P小哥哥,一点也不会怜香惜玉,啥也不是。

想起来了,昨夜原不想理会他死活,最终还是用力拖着他,带离树林。

好运的寻了个山洞,刚好有几棵止血草,嚼碎后敷在他胸前的伤口上。

可是明明睡觉前,自己可离得很远!

“多谢,告辞。”君烨看着眼前女子的愤怒,莫名的好心情却不敢表现出来。

他拿起剑,就准备起身离去。

“喂,你伤还没好。”

符卿虽在他怀里醒来,但看他此时谦谦君子的模样,也不像是一个趁人之危的小人。

君烨并未回应,只用剑撑着身子往外走。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说走就走。”

符卿立马站起来,拦在了君烨的前面,鼓着腮帮子,气急了。

“姑娘,在下还有要事,以后定当重谢。”君烨文质彬彬。

“今日事今日毕,就说这救命之恩,你如何报答?”符卿脱口而出。

——

作者有话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