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冷鸢嬴默小说《宠妻无度:阎王爷的天才大小姐》免费阅读

小说:宠妻无度:阎王爷的天才大小姐

作者:超人C

简介:【穿越+马甲+甜宠+玄幻+女强】上一世,她本是所有人为之忌惮的冷酷女帝,身披马甲无数,却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害死。再一睁眼,已穿越至古代,这一世,是最为尊贵的救世主。异能,空间,医术,御兽不在话下。遇见一个地狱阎王,却再也甩不掉他。看着还挺眼熟,好像就是上一世举枪相对的那个他冷鸢呵呵一笑:“阎王爷,看来我与你两世有缘”一切缘分,终将相遇:一切阴谋,终将暴露在阳光底下

最新章节:第8章 又见那个臭男人

宠妻无度:阎王爷的天才大小姐免费阅读

《宠妻无度:阎王爷的天才大小姐》第1章 穿越

夜幕降临,S市的古龙湾一艘豪华游轮上正发生了激烈的枪战。

“据悉,为首冲突的是掌控C国军火交易的两大组织的领头,因利益起了冲突,在甲板上交手后,弋鸟集团全面落败,领头人离奇失踪,或将面临巨额债务纠纷……”

就在记者对着镜头报道时,没人注意到,室内有一双眼睛,紧紧地盯刚刚交手的地方,无声的叹了口气,紧接着,那人竟凭空消失不见了。

“找到那个贱人了!”

“要不我们就在这把她处理了吧,不过是一个陪读的丫头,哪来如此的嚣张气焰”

冷鸢被一阵急切脚步声吵醒,只见几名着装华丽的年轻人朝自己的方向跑来,嘴里不停的算计着这副身躯的原主人。

陪读丫鬟?

原配的记忆告诉她,这个世界的冷鸢,是冷家的唯一小姐,是极为高贵的存在,怎么变成了陪读的丫鬟。

还未等冷鸢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眼前气势汹汹地几人直直甩出了鞭子,仿佛感受到主人的怒气般,鞭子叫嚣着冲向冷鸢。

刚重生就有人想杀我,好刺激!

只见冷鸢眉眼微冷,纤手一挥,直直抓住了鞭子的另一头,用力一扯,鞭子瞬间变成了两半,无了器灵。

冷鸢不屑的挑了挑眉,这群人看着还挺厉害的,舞的鞭还没自己厉害。右手暗器早已蓄势待发,悄无声息,便刺入了眼前几人的穴位之中。

冷鸢微微眯了眯眼,慢悠悠的说道:“想活命的,就最好不要乱动。否则,小心针顺着你们的血液在全身加速游走。那场面,想想就刺激。只要半个时辰,你们就可以变成功力尽失的废物了。”

还刻意走到为首的女人面前,挑衅般的勾着她的下巴。

这具身体也生得一副好皮囊,朱唇媚眼,明眸善睐的。

众人心中暗暗诧异,平日里只会仗着自己身份作威作福,缠着太子的刁蛮废物,怎么会有如此的气场,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一时间无人敢动。

“冷鸢,你不过是个庶出的废物,有什么资格站在太子旁边!”

冷鸢并没有搭理他们,默默环顾四周,只见周围皆是古老而陌生的参天古树,她算是明白了:自己是穿越了

一分钟前,她被她的师兄,也就是敌方集团的首领暗算了一枪,晕倒后翻身入海。

怎么会到这么个诡异的地方?

身上一阵盖过一阵的剧痛开始不断的刺激着自己的神经,冷鸢这才注意到,这具身体浑身布满伤痕。

她冷声询问:“这些伤,你们搞得?”

气压瞬间降至冰点,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威压吓得噤了声。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信息流钻入她的脑门,刺激着她隐隐作痛的神经。

这是一个叫令鸟大陆的世界,大家从小便开始习武学法。这个世界的灵力强度是等级是按照颜色划分的,攻击力最弱的,是白色。

而灵力的等级也被划为三六九等,从最开始初阶,直至高阶九品后,会有一次天雷劫洗髓,晋升者开始达到星耀,最后至尊,再后,便无人知晓了。

目前为止灵力最强的是自己这具身体的父亲,也是这个大陆的护法大人:冷霸天。

冷父实为大陆的天才,从觉醒到天雷洗髓不过短短两周,一开始就踩在了别人的终点。但许是大陆本身灵气的限制,自从到了至尊后,冷父便再无长进了。

而自己的灵气尚未觉醒,但从小大家便认为原配的身体不是练武的料。从出生起,这具身躯就十分孱弱多病。

而这具身体的母亲也在诞下自己时便离奇消失,但父亲的原配也早逝,一屋子男人,对这个妾生的小姐,虽说不上宠,也算爱护有加。

所以原配也娇蛮的很,为了接近太子,也算是花样百出,死缠烂打。

冷鸢叹了口气,慢慢消化脑子里原配干的破事,十分无奈,这算是给原配擦屁股来了。

她只感到浑身的肌肉酸痛无比,头也隐隐作痛。

不再去管身后还在叫嚣的众人,拖着疲惫的身子,按照原主的记忆,回了冷府。

冷鸢刚到冷府门口,只见府内一片兵荒马乱,正在焦急地寻找冷鸢的踪迹。

冷父更是面色铁青,咬牙切齿:“彻查下去,究竟是谁有意害我女儿,查到之后就地格杀!”

守门的侍卫突然看见不远处缓缓走来的冷鸢,一阵惊喜,连忙大声禀报。

冷家众人冲出府邸迎接,冷父忙给冷鸢把脉,只见五脏六腑俱损,经脉也受损严重,如同将死之人一般微弱,只有丹田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护住而未受影响。

冷父眼眸一片猩红,他粗糙的大手紧紧握住自己差点就失去的女儿,哽咽着问道:“鸢鸢,你告诉爹,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爹找他算账!”

可此时的冷鸢早已不是原来的女儿,挡不住这具身体的疲惫,她拂开冷父激动的手,冷声说道:“不必,过些日子他们自会上门求饶。我需要休息,不要让人打扰我即可。”

她的大脑十分混乱,真的现在需要好好缕一缕。

等待受罚的贴身侍卫已经做好了迎接狂风暴雨的准备了,这次是他们的失职和私心,害的她被小人暗算。

谁知大小姐径直掠过了他们,看都没看一眼便不慌不忙的回到了屋内,侍卫内心微微讶异,难不成遭了一次罪,脑子给打坏了。

冷鸢回了屋内,坐在床上,打量着这个房间。

陈设简单,但可以看出,护法大人对这个小女也是极为爱护的,桌子椅子生活用具用的都是上等的木材及玉石,隔着这么远,她都可以感觉到其中蕴藏的精气。

她盘腿打坐,细细窥探这具身躯,不禁皱眉,经脉都是堵着的,好似在压制着什么恐怖的能量。

好在许多功法都印在了她的精神元里,所以未被抹去,也一并带了过来。

她借着四周无人,开启了精神结界,细细的捋着这具身躯的经脉。

时间慢慢过去,除了几个节点,其他地方也算是给自己洗了一遍。

只是有一点冷鸢觉得奇怪得很,为什么这么好的可塑之躯,要用如此残忍的功法封印。若不是自己,恐怕这个原主人穷尽一生也无法精进半步。

可那股封印着自己的力量却又好生亲切,好似与自己相识已久。

“大小姐,老爷来了。”

门外的侍女传唤着,门随即被打开。

冷鸢终于有力气正眼打量自己这具躯体的父亲。

她不禁暗叹,不愧是习法之人,连寿命都可以长好多。这看着哪是五个孩子的爹,怕是一个风华正茂的美少年也说得过。

只见冷父眉毛紧皱,看着浑身绷带的女儿心疼的怪道:“你看看你,哎,又把自己搞成这样。”

许是习惯女儿的刁蛮,冷父也无半点怪罪,只是心疼怜惜道。

“父亲,这次是我错了,你不必责罚侍卫,从今起,我会好好习武的!”

冷鸢的铮铮誓言让冷父傻了眼,他连忙将手探到冷鸢的额头,试了试,看看自己女儿是否在发烧。

这个女儿不学无术多半原因也是自己疏于管教,对此冷父也一直心怀愧疚。

现在这般,倒叫冷父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没有开玩笑,以前是我不懂事,胡来。这次让我意识到自保有多么重要,我差点就…”

说着冷鸢的眼眶配合的红了起来。

她心中暗想,这个世界以灵力为尊。她必须尽快强大,才可以找到自己无故身死并穿越的真相,她的直觉告诉她,没这么简单。

看着面前看似变了个人的女儿,冷父激动的不行,连声道,“不愧我冷家女儿,有出息了!”

脑内原主的信息告诉她,明天便是灵力觉醒的日子。

起码目前为止,灵气觉醒时的颜色,决定了一个修炼者的下限。

所以,无论如何,她要在这次觉醒中,取得好成绩,才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和资料,而不是像原配一样,一辈子躲在父辈的羽翼下。

次日,冷父一早便带着自己的一众儿女前往大陆之巅,也就是灵力觉醒的测试场。

冷父作为大陆的护法,负责全程监督和保护整个流程的安全。

她一声不响的跟在冷父和几个兄长的后面,暗自用精神力探查着周遭环境。

暗中一惊,好强的精神力,但这股精神力源自于好几个人。

难道这个大陆有办法将不同的精神力融为一体?!

那股强大的精神力像是发现了她,马上方向进行追查,冷鸢为了不暴露,马上停止了探查。

看来今天,强者如云啊!

冷鸢本就生的醒目,杏眼朱唇皓齿,明眸善睐的,又跟着大陆第一强者,让无数人驻足侧望。

许是打量的目光太多了,冷家大少—冷墨默默将自家小牛犊护到了一边,挡住了众人打量的目光。

冷鸢暗暗笑着,女主还真是庶女中的一朵奇葩,爹疼哥哥爱的。

由于冷鸢的地位特殊,她并没有和其他同辈一起在等候区,而是随着家人入了观望区。

来者很多是各大院系的导师和院长,来者是为了抢夺最新鲜的生源。

灵力开放是为整个大陆开放的,为了挑选强者而搭建的平台,一路的用度各大帝国全权负责。

而大陆护法更是最贵的存在,保护整个大陆的和谐,不受帝国管束。

但能承担这一重任的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人,一人据说是冷鸢生母的祖父,却不知什么原因和冷鸢生母一并失踪,另一人便是冷父。

而自己几个兄长也是天赋异禀,所以冷鸢虽为庶女,但也是备受瞩目。

到她了!

冷鸢微微眯眼,承受着好几股精神力的探查。

咒语一动,起身飞入台中。

此计一出,全场沸腾了。

冷鸢自己本没抱什么希望,原来不同世界的咒语还可以通用,看来精神力是个好东西。

没错,这些咒语的调动靠的便是精神力去调节自身的频率。所以即使是穿越过来,换了副身躯,这些咒语也可以通用。

也许改变身体频率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很陌生,但于自己,和吃饭时一样简单的事情。

冷父虽也讶异,但没有在场其他人沸腾。

他欣慰的笑了笑,自己小心捧大的宝贝女儿,也终于长大了。

看着各大学院对着自己女儿的蠢蠢欲动,他叹了口气,也算没有辜负她生母走前最后一句嘱托。冷家情况特殊,始终落得个庶女的称呼,也实在委屈自己女儿了。

测试场上,灵气石应声落下,停在了冷鸢面前。

但每当冷鸢欲将手伸到石头上时,石头像是见着了什么怪物,连忙一闪。

折腾了许久,硬是没碰着石头。

没有人有过这种情况,看台上的导师们也纷纷蹙眉。

这算什么?

冷鸢有些不耐烦了,精神力微动,在灵力石准备再一次逃跑,凌波微步,摁住了石头。

俯身威胁,“你再跑,本姑娘摁碎你。”

话刚说完,金光乍现,石头应声崩裂。

冷鸢呆住,全场亦陷入了沉默。

半晌,各大院校的导师院长猛的站了起来,瞪着双眼看着碎裂的灵气石。

历史前所未有!

而冷鸢也暗自讶异,刚刚在她触碰灵气石的那一刻,她能察觉,灵气石中所有的灵气,悉数涌入自己体内。

这又是闹哪样?

冷鸢不知该怎么做,就站着,眼观鼻鼻观心。

冷父呆了半晌,洪亮的笑声突然迸发而出,他一下子飞到自己女儿身边,拍了拍冷鸢的肩膀,大声笑到:“看来下一任护法有人啦!”

大家还是沉浸在灵气石碎裂的讶异中回不过神来

“冷老头,这样,我派我的内门子弟和你的宝贝女儿打,如果她可以撑过半柱香,那么,我唯一的亲传弟子就给她了!”

四大院为首的院长令洪率先发声。

哗然声响遍全场,大陆最强学院最强大师的指导,那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

现在摆在冷鸢面前的,无疑是个极好的机会,去接触核心的资源和讯息。

“好!”冷鸢沉着一笑,应了下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