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严鹤林孤鹜小说《快穿之这个反派很平静》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这个反派很平静

作者:吖闫

简介:作为赫赫有名的严七爷,严鹤林莫名其妙的自己把自己作死了,然后严鹤林绑定了一个系统,开启了一段板正各种三观的传奇人生,本文社会主义兄弟情,另一个男主在中后期才出现,每个世界讲述不一样的情感,像友情,亲情等,介意双男勿入

最新章节:第34章 九命猫和九尾狐3

快穿之这个反派很平静免费阅读

《快穿之这个反派很平静》第1章 有个严七爷

雨水滴答滴答,在地面上溅起小小的水花,又消失,只留下一点点水迹,渐渐的浸透整个地面,一把黑色的伞重重的摔到地面,折断了几根伞骨,随着伞落下的还有一只修长的手,以及粘稠的鲜红。

“严七爷从未想过自己也有今天吧”黑色的皮鞋泛着冷光,声音带着兴奋与得意,雨水顺着鞋面,滴落在鞋下的那一张苍白的脸上,那张脸还在微微喘着气,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送严七爷上路”那皮鞋离开了那张苍白的脸。

随着皮鞋主人的离开,不远处的黑衣人靠近地上的男人,被称作严七爷的男人看着远去的身影,后面还追出一道白色的身影,“阿耀,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严七爷耳边还有着少女空灵的声音,撑不住缓缓闭上了眼睛。

严七爷觉得自己这次一定是栽了,严七爷并不叫严七爷,真名严鹤林,生于军阀大家严家,在家排行老七,家里人便叫他一声严七,外人尊一声严七爷。

说起严七爷,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严家老爷子在五十岁时老来得子,取名严鹤林,严鹤林自幼得老爷子喜欢,上又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宠着,自然也无法无天了些。

严鹤林的三个哥哥均是战功赫赫,两个姐姐均是当时名动外滩的名媛,严鹤林自然也不弱,十二岁便开始打理起家族产业,枪术更是一绝,更是靠着自己的手段,短短三年之间成了外滩人人敬重的严七爷。

但是谁也没想到,不近女色的严七爷竟然对一个舞厅的小歌女闹出了不少桃色绯闻,不是今日因为小歌女大打出手,就是为了给小歌女出气剁了谁的手,要么就是为了小歌女一掷千金。

本来众人都觉得这是一代枭雄和灰姑娘的故事,这确实是这样的故事,只是枭雄不是严鹤林,而是一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小子,偏偏严鹤林一动这小子就事事不顺。

最后这小子成功的弄倒了严家,害的严鹤林的哥哥惨死,姐姐不知所踪,年迈的父亲更是气的当场去世,严鹤林逃过一劫,决心报仇,按照计划,本该让那小子直接去世的,结果严鹤林在看到小歌女和那小子走在一起时,不知怎么的,就这样冲了出去,一败涂地。

严鹤林想不通。最后那一刻,自己怎么冲出去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就会对一个小歌女如此疯狂,严鹤林一直对感情没有感觉,就算是那个小歌女,也只是莫名其妙的做出自己都不理解的举动,哪怕外面传的如何,严鹤林都知道自己对小歌女无感。

不知过了多久,严鹤林感觉不到疼痛了,严鹤林暗想,自己大概是在阴曹地府了吧,万万没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严七爷,最后会落得一个家破人亡,惨死街头的下场。

严鹤林睁开眼,只见自己躺在一张纯白的床上,四周漂浮着莫名的光。“检测到目标已苏醒,系统正在绑定中”。

“绑定已完成,正在检测宿主属性”。

“检测完成,正在初始化版面”。

一声接一声的电子音在空间中响起,严鹤林从床上起来,才发现自己那只被砍断的手又回来了,严鹤林理了理领带,只见眼前出现一道光屏,上面写着:

姓名:严鹤林

性别:男

年龄:二十四

颜值:80

智商;50

武力值:40(削弱后)

称号:无

特殊能力:无

本系统为反派系统,本系统立志于穿梭万千世界,避免反派走向命运的悲剧。

“反派系统”严鹤林念了念这四个字,“没错,宿主”电子音再次响起“本系统的存在就是为了避免像宿主这样的反派落的家破人亡,不得好死的下场”。

严鹤林轻轻摩挲着手上的祖母绿扳指,“反派”严鹤林轻轻吐出两个字,不知道在想什么,“是的,在万千世界里,有世界意识的宠儿男女主角,也有给男女主角练手的反派,反派会在世界意识的作用下给男女主角送人头送经验”电子音说道。

严鹤林眼神暗了暗,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宿主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奖励以及一定能力的提升”电子音继续说道,“好”严鹤林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系统一愣,自己准备好的长篇大论还没有说,怎么就同意了。

“开始任务吧”严鹤林的声音冷冷的,听不出什么情绪,“系统孤鹜为你服务,任务启动中”。

严鹤林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座寺庙中,莫不是自己是个和尚,严鹤林想着,伸手摸了摸头,发现头发还在,“剧情传送中”电子音再次响起,无数的片段涌入严鹤林脑海中。

原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本应该安安稳稳的在自己的岗位度过一生,却因为男女主一次争吵过后,女主受伤到医院治疗时多看了两眼被男主嫉妒上了,男主欧阳潇在和女主林妙妙和好后,便雇佣了专业医闹,让原主名声尽毁。

本来原主在这件事情之后丢了工作也没有了名声,便准备出国,却在出国前一刻知道了自己是欧阳潇父亲欧阳立的私生子,被欧阳立的人带回了欧阳家。

欧阳立不满欧阳潇因为一个女人不管不顾,希望借把私生子带回来的事情好好刺激欧阳潇,因此欧阳立在明里暗里都透露出让原主继承家业的想法,还给原主放了权。

原主自然想要知道是谁陷害自己,害的自己失去了自己喜爱的职业,失去了自己的梦想,原主一番查证,自然找到男主的手笔,原主自然想要报复男主,在商场上四处与男主为敌,最后却被男主弄断手脚,负债累累。

严鹤林接受完剧情,现在的严鹤林已经被接回欧阳家,并且欧阳立还让严鹤林管理着一家不怎么起眼的娱乐公司,看着一边的梅花不知道在想什么,“严医生也来寺里上香吗”一道清丽的声音传来,只见从转角处走出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眼睛里好像有星星,少女走到严鹤林面前,微笑开口道:“上次多谢严医生,本来出院后想来和严医生道谢的,哪知去了医院才知道严医生离职了,在这遇到到挺巧的”少女的声音带着点点甜意。

严鹤林笑了笑:“那是我的职责所在,不用道谢的”,少女还想说些什么,突然走出一个人把她拉走了,边走边说“你怎么去和他说话,你难得不知道他就是个假医生,治死了人,连工作都没有了”。

严鹤林听到那人说的,伸手扶了扶金丝镜框,转身向大殿走去,“鹤林来的正好,快过来上香”大殿里一个中年男人看的严鹤林,冲他招了招手说道 ,严鹤林打量着面前的人,这位便是严鹤林的父亲欧阳立,旁边站着个脸上有几分不屑的少年。

此时剧情进展到原主被接回欧阳家,认祖归宗的时间段。欧阳立身边站着的便是男主欧阳潇。

欧阳潇打量着严鹤林,紫色的耳钻折射出光芒,严鹤林收回看向欧阳潇的目光,伸手接过欧阳立递过来的香,跪下来对着牌位拜了拜,“既然回来了,就该有欧阳家人的样子”欧阳立见严鹤林起来,背起手就离开。

严鹤林理了理衣服,抬脚准备走,“你倒是阴魂不散”欧阳潇挡在严鹤林面前,“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妙妙不是你能窥恺的”严鹤林看着欧阳潇拽的像二百五一样的脸,真想一脚踹上去。

严鹤林推了推金边眼镜,伸手推开欧阳潇,大步走出大殿。欧阳潇见严鹤林不理会他,顿时眼光暗了下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严鹤林,你给我等着”,说着便拿出手机。

严鹤林才走出大殿没多远,一股白莲花味就直接扑到严鹤林怀里,严鹤林连忙推开怀里的女孩子,赫然是刚才那个活泼可爱的少女,“对不起,严医生”少女垂下头道歉,细碎的刘海遮住了少女的神情。

“提示,提示,发现世界女主,当前女主好感度为20”;

“任务发布中:请攻略女主”此时,严鹤林脑海中响起了系统声,严鹤林在脑海中拒绝了任务。

“系统任务被拒绝,即将进入惩罚,倒计时1,2,3”。

然后孤鹜看着毫无反应的严鹤林,开始怀疑人生。

“没事,下次走路注意点”严鹤林温和的笑了笑,“严鹤林,你在对妙妙做什么”欧阳潇堪比咆哮帝的声音响起,严鹤林不文雅的掏了掏耳朵,只觉得耳朵都被震疼了。

“潇哥哥,你别这样”严鹤林还没来得及开口,林妙妙就上去拉着欧阳潇的手,眼睛里含着泪水娇滴滴的说道,欧阳潇看到这样 的林妙妙,更加觉得严鹤林做了什么。

“潇哥哥,你别生气,不怪严医生,是妙妙走路不小心撞到严医生的”林妙妙继续说道,仿佛看不见欧阳潇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严鹤林,你是故意让妙妙撞到你的吧”欧阳潇一脸看穿一切,带着鄙夷说道。

严鹤林无语,自己好好的走路,莫名其妙被撞一下,还成故意的了,“想不到你为了接近妙妙,竟然如此不择手段”欧阳潇一边说着,一边把林妙妙揽入怀里。

“麻烦让让,好狗不挡道”严鹤林说道,欧阳潇气急,上前揪住严鹤林的衣领,下一秒,欧阳潇化身成完美的抛物线,严鹤林优雅的拿出纸巾擦了擦手,一旁的林妙妙被这一幕吓得愣住了。

严鹤林把用过的纸巾放进衣兜,正准备走,又被林妙妙叫住了。“严医生,你怎么能这样对潇哥哥”回过神的林妙妙脸上带泪,那叫一个软弱可欺。

见严鹤林没有回答,林妙妙一边流泪一边说道;“严医生,潇哥哥又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太担心我了,你怎么可以打他呢,你这样让我好绝望,我不想看到你们为我争风吃醋”。

林妙妙哭的雪梨带花,心想:自己真的是太优秀了,这么好的两个男孩子竟然为她争风吃醋。欧阳潇见林妙妙哭的伤心,连滚带爬的挪到林妙妙身边,“妙妙,别哭”欧阳潇看着严鹤林的背影,目光阴沉。

严鹤林才不管身后的眼神,严鹤林思索着,这个系统很奇怪,发布的任务不是替反派报仇,而是要攻略女主。

“二少爷回来了”严鹤林走进欧阳家祖宅,这是严鹤林第二次来到这里了,这里以前是欧阳公馆,现在是建立在寸土寸金的鹤兰山上的欧阳家祖宅,管家接过严鹤林手上的外套,说起来在这个家,除了欧阳立也就只有管家待见严鹤林。

“什么二少爷,不过是个外室的野孩子,放在以前连家门都进不了”,随着刻薄的声音传来,严鹤林看到大厅的沙发上坐着的女人,虽然脸上带着倨傲,但依旧可以看出绝色,岁月没有让她老去,反倒让她添了更多的韵味,暗红的旗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一个词风韵犹存,微微上挑的眉眼,一看就是有手段的人。

“夫人”,严鹤林松开袖子上的扣子,微微低头唤了一声,“哼”女人也不应,纤细的手指抬起桌上的珐琅杯,抿了一口,“没规矩”,这便是欧阳潇的母亲,南宫璃。

南宫璃此刻正因为自己儿子被严鹤林下了脸面生气,自然不会给严鹤林什么好脸色,南宫璃更气的是自己明明什么都安排好了,欧阳立还给自己搞出个私生子,让自己在那些太太面前丢了脸。

严鹤林也知道南宫璃不待见自己,也不说什么,去厨房吩咐了佣人一会把咖啡送到房间,便上楼去。南宫璃看着上楼的背影,眼光微闪,这个私生子和上次见面不一样了。

严鹤林打开书桌上的笔记本,凭借着原主的记忆开始摸索,几分钟后,页面上全是欧阳家和南宫家的资料,严鹤林最终的目光落在一个满是欧阳立的花边新闻的窗口,既然欧阳立能弄出一个私生子,那么怎么不可能再有出好几个。

哪怕南宫璃的手段再厉害,也不可能防得住那些费尽心机想向上爬的人,“系统”严鹤林想着,在脑海里呼叫系统。

“宿主叫我孤鹜就可以,很高兴为你服务”孤鹜的声音响起。

“帮我查出欧阳立的其他私生子”严鹤林命令到,“宿主权限不够,积分不足,不能查找”孤鹜说道,严鹤林不语,四周的气压降低,孤鹜有些抖了抖。

仅两秒中,严鹤林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孤鹜见严鹤林没什么事情还需要它,兴高采烈的跑去接着看动漫去了,可怜的小系统还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有多惨。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