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刘强娄新羽小说《别墅下的阴间》免费阅读

小说:别墅下的阴间

作者:你快递到了

简介:高中毕业生刘强和娄新羽受人欺骗买下成堆次品衣服,生活拮据之际只能靠卖裤子为生,一通神秘的电话将二人引入了郊外的别墅,怪异的罐子,能迷惑人的虫子,诡异的古墓…一场冒险由此展开。

最新章节:第55章 逃出来的死对头

别墅下的阴间免费阅读

《别墅下的阴间》第1章 你买裤子吗?

“喂,新羽,咱们两个大老爷们摆地摊是不是有点那啥?”刘强双手揣在裤兜里,跟随娄新羽走下居住的破楼。

“有点啥?”娄新羽自顾自看着脚底的台阶,眼神也没给刘强一个。

“就有点丢脸。”

“你还好意思说!”娄新羽差点就给刘强一个大嘴巴子,他们这么落魄是因为什么?

他们俩本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高考结束约定离家打工赚些零花钱,谁料来到z市第二天就被人坑了,全身上下的钱都变成了现在楼下的几麻袋裤子。

“抱歉啊,抱歉。”刘强捂着头生怕娄新羽打他,一张脸皱成了苦瓜。谁能知道这年头介绍工作的中介都有假的,他把钱都交齐了,那中介老头竟然翻脸不认人。

那老头花钱如流水,他俩的钱早就被霍霍完了,多亏娄新羽拳头硬,可是最后也只不得不接受用那些成堆的裤子抵债。

十分钟后,“卖裤子喽,长裤,短裤,超短裤。”刘强扯开嗓子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使劲喊。

“诶,这位美女,我看你腿笔直且长,来条超短不?”

“这位帅哥,夏日炎炎,买条牛仔裤呗,短的秀肌肉,长的遮腿毛,看看呗。”

刘强就这样拼命吆喝了十分钟,依旧没有一个人肯买。他喊累了,一屁股坐到娄新羽旁边,新羽这货倒是轻松,就坐在旁边刷刷视频,聊聊天。

刘强无奈地摇摇头,唉,谁叫是他闯的祸呢。

一个中年男人突然蹲下身子,刘强见生意上门,立马喜上眉梢,“大叔,看看什么?我这应有尽有。”

谁知中年男子从随身携带的袋子里掏出一条红色泳裤,重重摔在地上。“退货!”

刘强捡起泳裤,左看看右看看,这也没毛病啊。“这泳裤好好的,你凭啥退货。”

“褪色。”

刘强满脸黑线,争辩道:“这么鲜艳的颜色,褪色也正常,好吧。”

中年男人难以置信,就差指着刘强的鼻子骂了,“这是泳裤啊,你知道在水池游泳,屁股后面跟着一片红色是怎么样的吗?”

刘强突然觉得中年男人说的有点道理,可瘪瘪的钱包又逼迫他不得不红着脖子怼回去,“这五十的泳裤你昨天砍价砍到十五,我说不行,你拽起裤子,丢下十五块钱就跑,今天你竟然还想退货,我是不是还得倒贴你三十五啊。”

刘强和中年男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不可开交,娄新羽却没空理会,因为他的手机上又收到了神秘短信。

“小心那个红泳裤男。”短信上是这么写的,娄新羽刚开始还不确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看着面前满脸胡渣,不修边幅的男人,娄新羽明白短信所说的意思了。

神秘短信自从父亲失踪以后就接二连三的发送过来。

第一条“你的父亲已经死亡。”他的父亲从事考古工作,母亲早逝,很多时候发现古迹的消息传来,父亲都会抛下他们,不吭一声地前去调查,娄新羽对于他的这种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他当初还愤愤不平地想要打电话过去大骂对方一顿,电话拨过去却是空号,他骂骂咧咧问候了发送短信的人的祖宗十八代。谁知道第二天警察就登门告诉他考古队失踪的消息。

第二条“无良中介将会死亡。”这则短信预言了那个中介老头的死亡,这在当时的他看来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可那天发生的事却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在刘强和他发现被中介欺骗以后,他们气势汹汹地找到了老头的家,推开没有上锁的门,一个简陋的小屋映入眼帘。

破旧到发黄的墙壁旁边摆着空了的酒瓶,方便面桶和其他生活垃圾,一股陈年的酸臭味扑面而来。

刘强捂着鼻子嫌弃地叫唤:“老头,在吗?老头。”没有回应。

刘强和娄新羽脚踩垃圾开始搜寻房间,猪窝一样的卧室也是乱糟糟的,只有一个破碎的泥瓦罐子还算干净,就摆在窗户边,周围是难得的整齐。

破罐子上面有眼睛的花纹,栩栩如生,娄新羽看了一会却发现破罐子上面的圆圆的眼睛眨了一下,着实有些毛骨悚然,他继续看,却发现那是特殊的花纹,变换观看角度就会产生错觉。

娄新羽走上前去,如此神奇的罐子让他忍不住好奇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可惜完好的部分里面装的是酸菜,失望之余,娄新羽顺手拿出手机拍下几张照片。

“啊!”

刘强突然的惊呼让娄新羽回神奔向声音来源处,卫生间里,中介老头只穿着平角裤躺在浴缸里面。当然,中介老头并不是在泡澡,躺在里面的是中介老头的尸体。

发黑干瘪的尸体脸朝下,以一种狗刨式的姿势浮在水中。娄新羽壮着胆子用一旁的晾衣杆将尸体翻了过来,的确是中介老头,就算已经干瘪得不成样子,他脸上那个大痦子也格外显眼,尸体大张着嘴巴,也许死的时候他正大声呼救,可显然,他失败了,最终成为了这一具尸体。

“强子,报警。”娄新羽表面若无其事,内心也是心乱如麻,又一次被神秘短信说对了,他翻开手机,短信早已经消失不见,莫名的消失正如同它莫名地出现。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在窥视着他的生活,并给他指引。

在刘强磕磕巴巴地报完警后,娄新羽提议:“强子,我们出去吧,别破坏现场。”无论是自杀或者他杀,警察来了会有定论。

“好。”刘强赶忙答应,和一具尸体共处一室,他脆弱的心灵会受到损伤的,刘强最后看尸体一眼,然后打算出去,这一眼,却让他又有了发现,“新羽,这老头怎么左手缺了一根手指。”

“额。”娄新羽这才发现的确如此,他印象中的中介老头不仅脸上有一个大痦子,左手小指还带着一个闪闪发光的金戒指。“靠,十有八九是他杀了。”

“哎,希望别和咱们扯上关系。”刘强自出生就被寄养在了娄新羽家里,说是寄养其实是抛弃,现在娄父已死,他们又很快要步入大学,必须靠这个假期挣些生活费才行,剩余的再贷款或者另想办法,如果不小心进去了,留下案底不说,还可能永远丧失上大学的机会。

走出浴室,刘强的心情低落,娄新羽也知道他担心什么,想找些东西让他心情好些,这时,娄新羽想到了那个神奇的罐子,回到卧室,原来的窗边却没有了罐子。

难道是自己记错了位置?娄新羽重新扫视四周,却发现泥瓦罐子就在自己一旁不远处,从他这个角度看,泥瓦罐子上面的眼睛正如同铜铃一般瞪着他,诡异而邪恶,代表睫毛的三条笔直竖线下面的眼睛形状的花纹里面代表眼珠子的圆圈像个漩涡一样,深邃得仿佛要将人吸进去。

位置可能记错了,可上面的花纹娄新羽可是印象深刻,他刚才分明看到的是圆眼睛,而现在,圆眼睛的图案正在有睫毛的眼睛的左侧,一眨一眨仿佛在讥笑他。

一股阴森恐怖之感从心中升起。娄新羽强迫自己冷静,仔细回忆,可是越回忆越对眼前之景不可思议。没有生命的泥瓦罐子怎么可能自己动呢?

娄新羽紧盯着罐子,却让他感觉是罐子在盯着他。冷静!可越冷静,让他抓狂的细节就被发现得越多,之前明明放在坛子里面的酸菜正摊在窗户边的那块空处,娄新羽甚至闻到了那股特殊的酸菜香气。

“吱呀–”卧室的门发出不利索的声音,住久了的房子难免家具老化,更是给这个刚死过人的房子平添恐怖。

相信科学,娄新羽一遍遍告诫自己。罐子不可能自己动的。就在此时,娄新羽瞟见了脚边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