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久趣小说《唐歌燃神州》免费阅读

小说:唐歌燃神州

作者:久趣

简介:平行的世界,玄幻的历史,武道和修行并存。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身处其中,如何独善其身?不一样的历史,不一样的故事,当你重新走过那段黑暗,身处其中,更多的是无奈!卷入其中,手持三尺青锋,剑指“邪魔”……

最新章节:第164章 大婚

唐歌燃神州免费阅读

《唐歌燃神州》第1章 醉心

唐国,度宗十七年。

利州西和县。

五月,随风潜入夜的细雨透着丝丝凉意。

酒楼、妓馆、夜市仍是灯火通明,熙熙攘攘,县城虽小,却也算是繁华之地了。

“老板娘,拿三壶酒来!”

一个一袭黑袍、身形挺拔、清新俊逸的少年大声道。

“小兔崽子,不想要工钱了,敢指使我!”

“噔噔噔”

老板娘嘴里骂着,但还是亲自拿了酒上楼,还不忘向另两位客人行礼。只见她身形高挑,姿色不俗,虽然三十多岁的年纪,可谓风韵犹在,就是这性格,有点男人婆。

“从工钱中扣。”李尧笑着道。

“李尧,你要搞清楚,一壶酒,就顶你一个月工钱。”

“那就扣三个月!”

“哼,回头再给你算账。”

“子初啊,这是亲娘吗?”

一个身形魁梧、四十余岁的壮汉打趣道。

“必须的!”

“我看挺好,率真洒脱,豪放之处尤胜男儿。”

说话之人身形修长,留有短须,文士打扮,五十余岁。

三人围坐圆桌,桌上摆放了一个铜制火锅,几盘切片羊肉、几盘蔬菜,麻酱小料,此时水已烧开。

“子初,此种吃法颇有新意,至少,卖相不错!”文士学着李尧的话说道。

“老苏,你也算个吃货,来,先尝尝,然后再给个建议!”

“老狄,你也来尝尝味道如何!”

李尧在滚烫的火锅里分别给他们涮了几片羊肉。

两人学着他模样在麻酱里蘸了几下,吃了几片后都是眼前一亮,异口同声赞了一个“妙”字。

“子初,如此美味,当浮一大白!”文士笑着道。

“是极是极,来,干了。”

老狄附和道。

三人满饮一杯,随即眉头微皱,显然是酒够烈。

“子初,这是什么酒?怎地如此烈?”

两人酒量都不弱,但这一杯酒下肚只觉得火辣,不过味道丰满醇厚,回味悠长,让人陶醉其中。

“我自己酿制的。”

两人惊讶的看向他,似是难以相信,李尧神秘一笑,并不多做解释,接着道:

“我们唐国如今都是低度白酒,以米酒居多,口感不敢恭维,且由于发酵次数少,纯度不够,更易上头,而此酒我反复多次发酵,口感香醇,别看它烈,反而不易上头。”

“甚妙,烈酒、涮羊肉,绝配,吃上几口浑身暖和,下雨天吃,甚妙啊。”

狄姓壮汉说完又喝了一杯酒。

“了不起,我也算喝遍天下美酒,却都不及你酿的这烈酒。”

“能得老苏你的夸奖,万金不换,还请你给赐个名!”

“哈哈…子初在这等着你呢。”

狄姓壮汉笑着道。

“你酿制的酒为何让我取名?”

“苏轼、苏东坡,文坛领袖,由您给酒赐名,那就是最牛的广告。”

三人相识已久,引为知己,而李尧经常笑着说他们是“酒友”,且两人对李尧的怪异说词早已见怪不怪。

因苏轼常来他们酒楼喝酒,一来二去自然就相识,一开始李尧是不认识他的,但苏轼才华横溢,气度不凡,再加上县里都知道县令正是大文豪苏轼,所以不难猜到。

李尧的表字子初也是他所取。

壮汉叫狄周,实则是常羊山巨寇,大当家,不过不曾祸害唐人,反而时常会去西夏和金境抢夺,且更多的时候只针对金兵和西夏兵,所以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

三人一个官,一个贼,一个商,竟也成为了好友。

“有道难行不如醉,有口难言不如睡。先生醉卧此石间,万古无人知此意。”

苏轼此时已经喝了数杯,有微醺之意,随口念道。

“好诗啊,老苏大才,在这小小的西和县真可谓明珠蒙尘!”李尧看他心情不佳,接话道。

“如今世道艰难,内忧外患,朝廷也已失了锐气,还不如在这里踏踏实实造福一方百姓,我心足矣。”

“老苏,何必感伤,我辈做事但求无愧于心,今天难得有美酒,我们三个何不喝个痛快?”

狄周说道。

“正该如此!”苏轼哈哈大笑,三人又满饮一杯。

“老苏,刚才那首诗可是新作?取名了吗?”李尧问道。

“人一醉一醒间,诸事皆可忘,这诗就叫醉醒者吧。”

“酒不醉人人自醉,其实醉的还是心。”李尧知其诗意,开口道。

“妙哉,子初所言甚是。”

“老苏,这酒就叫“醉心”如何?”李尧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

“好一个醉心,当浮一大白。”狄周笑着说道。

“拿纸笔来!”苏东坡豪迈的说道。

“老板娘…”

“唉,听到了,这臭小子!”

老板娘叫顾淳钰,正是李尧的母亲,她也知道楼上可是苏东坡,听儿子唤她,就赶紧让丫鬟明月拿了纸笔上楼。

明月是顾淳钰给李尧买来的丫鬟,十四岁,娇小可爱,人也机灵,答应一声,不大功夫就准备好了纸笔,急忙拿了上去。

李尧和明月一人一边,将宣纸按在墙上,苏轼一手拿着酒杯,沉思片刻,另一只手笔走龙蛇,开始下笔: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李尧刚听到这里,就激动万分,终于听到了…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狄周也已经听的痴了,端起一杯酒眼睛有些迷离,而李尧的眼眶湿润,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是有些伤感。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写完诗,苏轼一饮而尽,放下手中笔,眼睛看向了窗外,这时一艘船沿着清沙河渐行渐远,仿若将他的心也带走了…

好一手楷书,可谓行云流水,又别具一格,李尧深谙书法一道,却自愧不如。而这首水调歌头,李尧听来,却是思绪万千,仿佛跨越了千年时光,让他久久已不能自己!

狄周虽然是个武夫,但也识字,诗意也稍能明白,连连叫好,三人又干了一杯,这烈酒被他们当做低度酒来饮,此时都有些醉意,但酒兴正浓,谁都不肯散场。

明月看他们三人酒兴正浓喝的正酣,也不好相劝,拿着这首诗词下楼去了。

“我和子由数年不见,甚是想念啊!”

李尧知道他说的是苏澈,也是一个政途坎坷的大文豪,官职是一贬再贬,如今远在横山县。

天色渐晚,顾淳钰嘱咐明月稍后送少爷回去,她看也没了客人,就先回家了。

李尧三人这一喝就到了深夜。

苏轼的书童明秀驾着马车带着已经大醉的老爷走了,李尧给他装了几坛酒…

狄周作为绿林好汉,自然是不乘坐马车的,平日都是骑马,但却让手下雇了一辆大马车,李尧给他装了几十坛酒。

他大笑言道:

“我的兄弟多!”

他和几个弟兄骑着马都走出很远,还能听到他的笑声。

“少爷,这酒可是很贵的,夫人知道了定会责怪。”

“嘿嘿,我可不亏,江湖很大的,而且有江湖,就离不开酒,你看吧,不用多久,我的“醉心”就会声名远播!”

“少爷,您喝多了,我去唤马车。”

“不想坐,我想走回去。”

“我陪着您!”

细雨仍在下,凉风吹过他的脸庞,他本有些醉意了,此时却清醒了几分,李尧看着浑浊的夜空,思绪有些纷乱。

他不属于这个世界,是个穿越者。

前世里,他本是个生意人,确切的说,是个失败的生意人,遭到了竞争对手的不正当打压,使了非常手段,连性命也丢掉了。也不知为何会来到了这个世界,但他并不抱怨什么,输了就是输了…

李尧自小体弱多病,几年前生了一场大病,母亲以及家里找遍了名医,却回天乏术,再后来自己就诡异的附体了,李尧也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这一切。

但既然来了,他就决定好好过完这一生!!!

——

作者有话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