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白楚裴晋延小说《娇妻凶猛:偏执大佬的窝里横》免费阅读

小说:娇妻凶猛:偏执大佬的窝里横

作者:燎檀

简介:【傲娇大小姐VS偏执总裁、双洁、宠妻,以禁欲之名,行色诱之事】她独自一人在医院生下孩子,出院那天,他都不曾出现。秘书说:“先生出了意外,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于是,她继承了裴氏家产,包养了108个帅哥,金迷纸醉、及时行乐,彻底走上人生巅峰。某天,喧闹的酒吧门口,男人靠在车边,盯着她冷笑:“很好,都泡上小奶狗了。”她感觉,天塌了。“老公,你听我解释。”“嗯,去床上好好听你解释。”

最新章节:第050章 跟猫儿似的

娇妻凶猛:偏执大佬的窝里横免费阅读

《娇妻凶猛:偏执大佬的窝里横》第001章 今晚谁陪我睡?

高速公路上,一辆车如离弦的箭狂奔。

“裴先生,夫人快不行了……”

一个小时前,乔怀打电话给正在外地出差的裴晋延。

他猛踩油门加快速度,飞驰上了跨海大桥。

很快就能见到她了,就在海的另一边。

突然“砰”地一声,车尾一阵剧烈撞击,裴晋延踩住刹车握紧方向盘,车身不受控制地连续翻转,带着火花撞向护栏。

——“到底要怎样你才能喜欢我啊?”

——“除非无人区开出玫瑰。”

黑色的车子飞跃过海平线,半空中他看到天边阴云沉沉,正如那个夏天……

夏天的午后,突然下起了阵雨。

雨珠噼里啪啦打满了车窗,他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红色玫瑰藤丛下躲雨。

狼狈的像只被人丢掉的猫儿。

车厢里,他搂紧身边衣着暴露的女人,命令司机加速。

车过,水溅了白楚一身。

白楚拍拍裙子上的水渍,不一会儿有个女佣打伞出来,请她进去避雨。

屋内,西装革履的男人跷着腿坐在暗红色真皮沙发上,妖娆的短裙女人依偎在他怀里,绵软的胸部不停蹭着他的胳膊。

白楚随意擦了两下头发,把毛巾递还给女佣,踢掉脚上湿漉漉的鞋子。

裴晋延的目光从身边的女人落到对面的白楚身上,一场大雨将白楚的身形勾勒的玲珑有致,再配上那张绝美到不可方物的脸蛋,简直又纯又欲,勾人心弦。

他抬手拿起咖啡,吞咽,眼睛不曾从白楚身上移开。

白楚亦大胆打量着他,这个男人比杂志刊上更帅,而且……

视线在他上下滚动的喉结上多停留了两秒。

而且还很性感。

“裴总,你找她进来做什么,浪费我们的时间。”

红裙女人娇滴滴地喊了两声,目光狠辣地朝白楚投去一眼。

“吃醋了?”

裴晋延低笑一声,捏了下女人敏感的腰,惹得女人娇叫起来。

屋子里的人都低着头,不敢看沙发上正在上演的火辣场景。

白楚勾了勾唇,在两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拉了拉湿漉漉的裙摆。

即便被雨淋得如何狼狈,她此时的举止体态仍是那样自信优雅。

似乎受到了影响,女人从裴晋延怀里抬起头,不悦地对白楚说:“你干什么,还不把脸避过去!”

“她想看,就让她看好了。让她看看你的厉害,好让她知道自己的斤两。”

裴晋延出声,手摸在女人的脸上,语调暧昧。

白楚为自己倒了杯茶:“是啊,活的春宫图我还是头一次见。”

“你!”

女人咬咬牙心中愤恨,却也不好在裴晋延面前发作。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秘书乔怀神情严肃地站在门口。

裴晋延推开女人走了出去,女人立即对白楚不客气:“你是犯贱了吗,竟敢把我跟裴总当乐子看!他今天是我的男人,你要是敢抢,我扒你一层皮!”

白楚“哦?”了一声,手里端着茶杯,起身来到她面前。

杯身一斜,温热的茶水泼在女人脸上。

女人花容失色地尖叫起来,慌乱中有一只手伸进她的胸衣。

白楚在胸衣里面摸了两把,女人发了狂的挣脱,向走回来的裴晋延扑过去:“裴总,她趁你不在,欺负我!”

裴晋延抿着唇,沉沉的目光盯着背对着他的白楚。

白楚捣鼓了一会儿手里的东西,勾在手指上回头对他说:“裴先生,我替你解决了这根眼线,你准备怎么谢谢我?”

窃听器。

安装在女人胸衣里的窃听器!

裴晋延扫了一眼身边的女人,乔怀意会,立即叫人把这个女人拉了出去。

白楚重新倒了杯茶,坐在落地窗前看雨。

“白小姐摘取窃听器的方式太过暴力,恐怕已经打草惊蛇。”

乔怀无奈地说,原本他们是有另外的打算。

裴晋延倒不介意,盯着窗前的白楚讥讽冷笑:“我向来不怕打草惊蛇,那些人后面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裴某随时恭候!”

“那白小姐现在……”

“我要跟她单独聊聊。”

大厅里的人都退了出去,只剩下白楚和裴晋延。

裴晋延坐在离白楚不远处的单人沙发上,白楚转过头来看着他:“想好怎么谢我了?”

“白小姐赶走了她,今晚谁陪我睡?”

裴晋延微眯着眼,舌头不着痕迹地舔过湿润的嘴唇。

这男人……嘶,勾引她?

白楚神色顿了顿,冷嗤:“你未免太不识好歹了。”

她挑起目光,绕过茶几坐在他身边,朝他勾勾手指。

裴晋延朝她靠近一些,视线平行处,女人精致的锁骨上挂着一颗小巧的红宝石项链,微微起伏的胸口被大厅耀眼的灯光照的雪白透亮,再往深处……

“你怎么那么色,还偷看呢。”

声音像小虫吹进耳朵,痒。

裴晋延眉心一蹙,见白楚伸手点起了他的下巴,抬高了他的视线。

刚才白楚说那句话的语气里带着笑意。

是讽刺的笑。

西装裤袋里的手机震动,裴晋延避开她,手伸进口袋往外走。

白楚也跟着起身,脑袋突然传来一阵抽痛,向前面的人直直倒去。

昨晚没睡好,又淋了雨,原本就不舒服了,只是一直强撑着。刚才站起来太快,人也一下子开始头疼发晕,白楚只觉眼前迷迷糊糊的。

裴晋延回头看到那道身影像被风吹倒在他身上,他下意识抱住她。

“别装。”

他双手扣着她的肩,摇晃了两下。

白楚发烧了,晕乎的厉害,身子也烫的厉害。

察觉到她异常的体温,裴晋延让乔怀去备车,把人送去医院。

“不去医院,不准带我去医院!”

她抓住他的领带,蒙着一层雾的眼,使劲穿透出几分清明,可又很快灭了下去。

炽白的手术灯光,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一些回忆涌现在脑海里,白楚不安的摇头,嘴里开始念叨着听不清的话语。

裴晋延低头看着她那张皱成一团的小脸,目光移动,看到她在扯自己身上的裙子。

他按住她乱动的手,弯腰抱起,上楼进了房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