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星空浪客小说《神武补天录》免费阅读

小说:神武补天录

作者:星空浪客

简介:上古之初,万道争锋,仙神妖魔,各逞豪横,那是一个光怪陆离却异常灿烂的时代。然而万古岁月之后,神魔皆逝,仙道渺渺,古老的皇朝圣地也已作过往云烟,万界又陷于永不休止的动荡之中……此时,一少年从北方的风雪边陲中奋起,他誓要逆天改命,在这个血与火的世界里,以三尺之剑,重新为天地立命!

最新章节:第13章 玉掌撩心,暴疹天物

神武补天录免费阅读

《神武补天录》第1章 家族大试,天才折翼

寰渺大陆众国林立,宗门难数,而不论哪一国、哪一宗,其安身立命,发展图强的根本不外乎为一者——武者。

纵有强横功法、神兵至宝,无天资绝横的武者,又如何施展?纵有良田万顷、民众百万,无守边保疆的武夫,又怎能长存?

是以,武者的地位上至皇族下至黎民,皆推崇备至,无可撼动。而高境界的武者,不仅有改朝换代、左右天下的本事,更是无数王朝、宗门及世家重金相聘,争相拉拢的对象!

此时,大乾王朝朔云州碧落城,作为此地三大世家之一的赵家,正在进行着一场盛事——家族武道资质大试!

赵家本宗,及各旁支附属,共计四百余人,齐聚于后山宗祀阁的大广场上。

广场中央,青色条石垒起的祭台之上,早立有三根石柱,上面铭刻着数道符文。围绕广场三十尺开外,坐着百余名小辈,皆是十八岁左右的年纪,是赵家新一代的年轻弟子。

这批年轻弟子之中,亦是泾渭分明:前排数人锦衣华服、姿态昂扬,显然其长辈在赵家本宗中亦有地位;中间数十人神情踊跃,好奇张望,皆是普通宗族子弟及有些实力的附属势力后辈;最外围的十几人,则表情木然,对这一切并不十分关心,他们只是赵家仆役及边缘依附势力的孩子。

正对着宗祀阁的殿门,架起一座三层高台,依次坐着赵家家主、长老等重要人物。

日上三竿,坐在第二层正中负责此次大试的长老赵凌毅浓眉一挑,站起身来,在得到家主同意后,对着仍在好奇讨论的小辈们洪声喊道,

“诸位安静!!”

这一声蕴含着武者的深厚气力,如惊雷般在广场炸开,一些后辈只觉气血翻涌,差点坐立不稳。

广场上顿时鸦雀无声。

赵凌毅捋捋虎须,显然非常满意,他接着喊道,“赵氏第十次宗族资质大试,现在开始!念到姓名者,依次上前,在石柱中间坐定,运行引气心法即可!”

此石柱名为气脉符石,顾名思义,对气息尤为敏感,通过铭刻一些符文进行加工,能较为准确地测量出人体经脉中气息运转的流畅程度,是各个宗门用于测试弟子气感的首选。而所谓气感,则是一位武者最重要的资质!

在数百道热切的目光中,立于三石柱旁的一个劲装汉子手捧名册,大声宣读,“第一位,赵无宏!”

只见前排的一位华服少年应声而起,大步流星地走来,在三根石柱间坐定,屏心凝神,运行赵家祖传的引气心法——蕴华诀,十息之后,只觉经脉之中终于游走出一丝气劲。

此时,他周围的三根石柱突然大放光彩。先是左边一根,光华顺着符文向上攀升,直至柱顶,接着是身前一根,也是全部符文闪亮,直到最后一根石柱,光华最终停在三分之二处以上!

劲装汉子明显呆立半晌,才颤声喊道,“赵……赵无宏公子!点亮符柱两根过半!资质绝上!”

周围小辈皆哗然,看向赵无宏的眼神更加憧憬、热烈。

而高台上也掀起一阵波澜,赵凌毅当先对坐在第三层副手的一名秃头老者抱拳致意,“恭喜厉老,公子资质,在整个碧落城也当属上等中的上等!真是人中龙凤,不减虎父之风!”

周围长老亦纷纷恭维,赵凌厉神情傲然,却也一一回拜,故意用不以为然的语气说道,“犬子何能,资质尚浅,待世子出场,不过是绿叶衬红花而已!”

此言虽是自谦,但周围长老们竟纷纷露出深信不疑的神色,让赵凌厉暗暗咬牙。

但事实的确如此!

赵家世子赵无邪,是朔云州,不,是整个北三州有数的天才!

他出生之时,天降异象,整个州郡连下半月大雪,而夫人的卧房如失火般充斥红光。

这异象全城人大都亲眼所见,包括赵凌厉。而赵无邪出生之后,更是显露了绝强的武学天赋——三岁习武,五岁练剑,十岁便剑法小成,远胜同辈,从此由其父赵氏家主,赵家唯一的地灵境武者——赵凌志亲自授武。十四岁时,写出一篇阐明武道的论赋,一位成名已久的武道宗师览毕,竟然千里迢迢来到碧落城收徒,极言“世子天赋,世所罕见。”虽然最后收徒未成,但赵无邪之名,自此名动三州,风头无量!

作为家族未来支柱培养的赵无邪,事事都压赵无宏一头!

赵凌厉心中喟叹,瞥了一眼身旁的貂衣老者。这名老者并不算老,只是两鬓如霜,神情无波无澜,一双沉稳的眼睛淡淡注视着广场中央。

此时,赵无宏站起身来,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热烈的眼神,面色倨傲。

哼!看到了吗,我赵无宏也是资质绝上的天才!

他瞥了一眼台下,那里正盘坐着一个少年。那少年面如冠玉,一身华丽的黑色武袍,正盘腿而坐,默默打坐,仿佛对刚刚的一切都不以为然。

哼,可恶,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赵无宏心中咬牙切齿,冷哼一声,长袖一摆,走下台来,身边便围绕起了一堆献媚者。

“第二位,赵无明……”

接下来上台的弟子,偶尔有点亮两根石柱以上者,但都没超过最后一根石柱的一半,大部分都只能点亮一根。

“第一百一十七位,赵殇!”

一名衣衫破旧的矮小少年走上前,他低着头,神色阴郁。

有人认出他,是赵家一名仆役的孩子,因其父对宗族有功,所以特赐赵姓。但更多的人则是对其闻所未闻。

矮小少年坐定,慢慢引动心法。周围人已经准备看笑话——一个仆役之子,能有多少天赋,恐怕连一根石柱都点不亮。

赵无宏更是声声冷笑。

然而结果让众人大跌眼镜,随着少年的用功,周围符石光华大绽,眨眼间便已突破两个半,最终整整三个石柱都光华四溢!

周围立时响起倒吸冷气的声响,连高台上的众位长老都炸开了锅!

“天呐!三柱全亮!这等不世天才竟然出自我赵家!”

“想不到除世子之外还如此惊艳者,此子是谁?定当着力培养!”

“现在我对世子愈发期待了,有两位不世天才,真实天佑我赵家!”

…………

瘦小少年被请下台去,周围同辈的目光一改往昔,如火焰般炽烈。而赵无宏则咬牙切齿,自己的风头被这无名小子抢尽了!

这厮比那赵无邪更可恶!

还未等他怒骂发泄,便听台上高声宣读,“最后一位!世子赵无邪!”

全场顿时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只见那黑袍少年结束打坐,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睛。他脸上虽然有些惨白,但依然十分淡然,缓缓走上前,坐在石柱中间。

早已烂熟于心的蕴华诀一念之间立时催动,只一息,身前的石柱立刻绽放光芒!

周围人惊呼,不愧是名动三州的不世天才,虽然已有前者赵殇的惊艳表现,但他们仍然对世子报以更高的期待。

然而,等了许久,那光华始终停留在石柱十分之一处左右,倒是赵无邪的脸色愈发煞白,眉头紧皱。

“这……这是怎么回事?”

周围传来低声的喧哗,一些族外弟子交头接耳,“怎么连一根石柱都点不亮?不是绝世天才吗?”

一些深信赵无邪的崇拜者想要呵斥,但此时也不禁有些动摇。

“世子这是?”

一些长老也皱着眉头,百思不解。

“难道这便是天才不可以常理度之?”

“是了!世子是在蓄力!所谓一鸣惊人,世子是想力压刚才的少年!”

“我等准备护法!听闻有大宗门的子弟在运气时曾引发天地异象,造成不小损失!”

然而,当日已西斜,余晖遍潵,那刻着符文的高大石柱依然毫无动静,连底层的那道光芒也愈发黯淡。盘坐着的少年气息紊乱,冷汗津津,显然气力已竭。

这下,不仅是众长老,连各小辈都明白了。

“切!什么绝世天才,还名动三州?真实让人大开眼界啊!”

“难道我们都被骗了?世子的传说只是一个大谎?”

“哎!真没本事还敢上去?真是丢人现眼啊……”

赵无宏心里乐开了花,但却装出一副关切的表情,对台上大喊,“无邪兄,你脸色不好啊!还是快下来吧!”

此言引来一阵哈哈大笑,赵无宏更是阴毒地想以此举使赵无邪气岔脉错,走火入魔!

高台上的长老此时面色一个比一个难看。赵凌毅低声道,“莫不是符石坏了?”

“哼!”

坐在顶层另一副位的白须长者冷哼一声,赵凌毅顿觉失言。

“不是符石坏了,我看莫不是人坏了?”赵凌厉摆出一副关心的样子,“世子莫非是害了什么病?”

他最后一句却是对旁边之人说的,然而他转头一看,哪里还有貂衣老者的身影。

“什么!?”

他急往广场一看,家主赵凌志不知何时已出现在自己儿子身后,一手按在赵无邪的天灵盖上,肉眼可见的金色光芒如烟雾般在他周身升腾。

“此次家族大试结束,点亮一根石柱以上者,到宗法阁自行领取资源。”

赵凌志催动体内雄浑的灵气,闭上疲惫的双眼,缓缓说道,“都散了吧。”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