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赵天天赵小丰小说《开局穿成开裆裤》免费阅读

小说:开局穿成开裆裤

作者:卿无度

简介:赵天天与发小郭岩载着同父异母的弟弟赵小丰从A市与回乡奔丧的父亲会合,不料躲避山羊失神撞上了山路上的石头,坠入河水。三人在小山村的池塘边被掐着人中醒来。原来他们一同穿越到了林庙村。弟弟赵小丰成了哥哥,赵天天成了幺弟,发小郭岩懵逼下变成了家里的二姐。终于发现空间系统的“三姐弟”,如何在贫瘠的小山村,混乱的家庭中逆天改命?“你想做我大哥?不存在的,这辈子都不存在的。”“哥,我想吃肉。”

最新章节:第60章 张逵英就是那个内鬼

开局穿成开裆裤免费阅读

《开局穿成开裆裤》第1章 三人行,三人懵

盘山路上,一辆黑色SUV绕着悬崖山道奔驰在空旷的路上。

赵天天与发小郭岩刚换过驾驶位,已经开了两个小时的郭岩疲惫地靠在后排沉沉睡去。

赵天天盯着后视镜里同父异母的弟弟赵小丰,神情一脸阴郁。

赵小丰戴着蓝牙耳机,双眼假装望向窗外。

看似不在意,其实他很忐忑,心一直砰砰在跳。

就在二十分钟前,爸爸打电话过来:奶奶没能等到他们,闭眼了!

想着还有十几分钟就能回到老家,赵天天愤恨不已。

要不是赵小丰非要磨蹭,害自己在学校门口苦苦等了他一个小时,他也不会错过与奶奶的最后一面。

赵天天二十岁,河大临床医学系大二在读。

六岁那年,妈妈突发心脏病去世,留下他与爸爸相依为命。

不到两年,爸爸再婚生子。

爸爸因为工作忙,加上重组新家庭的种种不便,所以将他放在奶奶家生活。

奶奶家虽然在乡下,但奶奶怜他疼他,事事以他为先,倾其所能让他度过了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直到他十二岁那年,因为上学问题才不得不被爸爸接回了A市。

当时异母胞弟赵小丰四岁左右,调皮又顽劣,是家中的小霸王。

面对“不速之客”赵天天,极尽排挤欺负,不是不让他进房间,就是不让他坐在饭桌前吃饭。

甚至会趁他不注意在他床上撒尿。

爸爸工作忙碌,后母情感淡薄。

处于青春期的赵天天感受到了寄人篱下的心酸与痛苦。

与弟弟关系不好,后母冷淡,与爸爸除了吃饭学习交学费外也没有别的交流。

所以他一直隐忍着,期盼有一天可以走出这个牢笼。

考上大学后,借着勤工俭学的借口,他很少回家。

一有时间,他就直接去乡下看奶奶。

这几年来,胞弟虽然不再欺负他,但他与后母,对他肉眼可见的客气,客气的像个外人。

尤其胞弟,这两年甚至见了他有些躲避的眼神。

不过赵天天无所谓。

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好好读完大学,进入好的医院,凭自己的努力买一套房子,将奶奶接回来住。

万万没想到,奶奶早已身患癌症,却一直瞒着他。

今天接到爸爸电话的时候,赵天天恨不得立刻飞回去见奶奶最后一面。

可是爸爸与后母已经开车回到家里。

因为走得匆忙,并未来得及接回住校的赵小丰。

爸爸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回家接回弟弟再跟自己在乡下汇合。

赵天天不情不愿,却没有理由拒绝。

幸亏发小郭亮一直陪着他,怕他分神,主动要求帮他开车。

赵小丰之所以不敢直视哥哥赵天天的眼神,是因为确实他在学校磨蹭了一会儿。

得知哥哥要来接他,他一万个不情愿。

没有办法,他只能借口找作业磨蹭了一会儿。

“奶奶……”

赵天天内心某处地方疼痛无比。

奶奶最爱的是他,却在最后一刻没有等到见他一面。

雨后的盘山路不算泥泞,赵天天几乎是将油门踩到了最大。

一方面是存有最后一丝幻想:如果他开得再快一点,说不定奶奶还没有闭眼,还在坚持等他回来。

另一方面,他心中的怒气无处发泄。

他要让赵小丰意识到自己的愤怒。

“哥……”

赵小丰的声音气若游丝,他很害怕赵天天的眼神与加速举动。

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欺负哥哥赵天天,长大后却莫名其妙怕起他来。

赵天天并不理会,继续手握方向盘向前飞驰。

突然眼前一晃,一只山羊从左方悬崖上冲了下来。

“咩咩咩……”

赵天天心下一惊,下意识将方向盘打到右边。

山羊躲开了,车子由于惯性加上车速过快,径直超路边崖道冲了出去,在山路上画了个270度划痕,接着冲入路边崖下滚滚河水中。

“砰……吱嘎……”

“啊……””

急促的刹车声,玻璃撞击声,伴随着赵小丰的尖叫声随即而来。

“完了……”

赵天天最后的意识停留在这两个字上。

果然情绪不稳下开车就等于自杀。

不知过了多久,赵天天从胳膊的剧痛中醒来,身上又湿又冷,耳边还有乱糟糟嘈杂的人声。

他努力而又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画面让他惊愕不已。

一群身着古装的人们围在他身边,七嘴八舌说着什么,一副焦急而又疼惜的模样。

“怎么回事?难道我到了西边了?”

“不对呀,难道被古装剧组给救了?”

赵天天摸了摸剧痛的后脑勺,

定睛一看:这里好像是一个池塘,不远处的两个大石头上似乎还躺着别人,身边也是围了一群人。

不等他多加思考,熟悉的咆哮声传来。

“妈呀,你们是谁?”

赵天天定睛望去,他旁边三米左右的石头上,起身坐起一个黑瘦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

他是被掐着人中才醒过来的,坐起身后一脸惊愕地望着四周,手臂上还缠着几颗水草。

“唉呀,真的太可怜了。”

“是啊,好在小丰这孩子机灵,一个人救上来了弟弟妹妹。”

坐起的黑瘦少年冲他的方向望来,四目懵逼。

“我的儿啊……”

此刻人群中冲出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她衣着破烂,但眉清目秀。

她径直冲到赵天天身边,拨开人群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抱……了……起……来……

赵天天这才惊觉,自己俨然一副四五岁孩童的模样。

身上穿得衣服与周围人无异,但是下身穿的:

开……裆……裤!

下意识地,赵天天想伸手捂住私处,却因为被抱得紧紧实实而动弹不得。

将她抱入怀中的妇人一直伤心地哇哇哭着,嘴里还骂骂咧咧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那妇人鼻涕眼泪悉数落在了他的胸前,害他浑身难受手足无措的。

“春兰啊,你别管顾着看小的。你倒是也看看你大儿子小丰跟老闺女燕子去呀。”

“是啊,我们可都看见了。

是你大儿子小丰一把拽一个衣领,将这两个小家伙的命从水鬼爷爷手里抢回来的。”

李春兰听罢,抱着赵天天转身奔向另一块石头。

只见一个七八岁瘦弱蜡黄的小女孩儿,也是一脸惊愕地望着四周,然后时不时在自己的身上打量。

“燕子啊,你这个死丫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让我怎么跟你爹交代啊。”

妇人李春兰抬起手臂,在小女孩脸上使劲揉搓,边哭边骂,却并没打算将怀里的幺儿赵天天放下。

赵天天被抱在怀里,正不知如何挣脱下来之际。

黑瘦少年开口喊道,“哥,你们在哪儿?”

六目相对,电光石火。

愣了几秒。

“贵阳路。”

“五一小。”

小女孩儿与赵天天分别喊出关键词,确认了彼此的身份。

黑瘦少年眼睛睁的溜圆,试探着也补了一句:

“明水花园………赵玉成………”

我擦!

不是吧?

难道三个人车车祸落水,穿越时空,到了另一个世界了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