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池儿司马成允小说《池心记》免费阅读

小说:池心记

作者:落雪思君

简介:“小姐,池儿代你嫁!”“既然你这么喜欢将军夫人这个头衍,那你就要好好的享受!”男人绝情的看着这个面色苍白的女子,恨不得将她剖心挖骨。然而再看到她对着别的男人露出温柔笑意的那一刻,他却恨不得将那个男人撕碎?军旗招招之下,那个掷地有声,容颜清洌的女子,又怎么这般让他难以移开双眸,所心这辈子,将军夫人只能是你,也必须是你!

最新章节:第24章 破镜重圆日,风雨见真情

池心记免费阅读

《池心记》第1章 金口镀姻缘,错嫁为哪般

楔子(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永乐七年。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怀远将军司马成允大败蒙古军队,战功显赫,从今日起晋升为

龙虎将军。朕知其英年勃发,但却尚无婚配,又获悉礼部侍郎贺远晖之爱女贺云碧尚是未

嫁之身,此女品貌双全,二人可谓天作之合,朕遂替月老代成其美好姻缘,赐本月初七为

二人结发之日,望卿等不负朕之美意,日后尽忠职守,全心为国。钦此。”

第一章《金口镀姻缘,错嫁为哪般?》

窗棂之外,馨风之夜却把秋末的温润覆盖的所剩无几,时至三更,更添寒浓。帘前清影

映着早落满烛泪的玉台,一双秀手紧抱着那早已裉色的柳琴,一双雾眸呆呆的看着那摇曳

的烛火,不动,不语,凭把那满心的忧伤镂空了时光,灵魂却早已不再。身后,同样一张

苍白的小脸,焦着的凝视着身前的人儿,不知道该要怎样对其语,唇翕几次欲开启,却又

无声合拢。终于,把不知叫了多少遍的名字再从口中吐出:

“小姐,你真的不能再不眠不休了,这样下去你会受不了的!”

贺云碧依旧那样坐着,不是听不见池儿的呼唤,而是那样的绝望早已让她心神俱灭。她

哭过,闹过,吵过,和双亲力执过,可到头来一切依然无法改变,她还能做什么呢,如果

死去真的是最后唯一的结果,那么情愿在死前,能就这样抱着他的信物,直到自己再也无

法触摸他的点滴。心头的感伤犹如刀痕掠过,一声长叹,眸中水光又起。

“人间最是长恨事,无过生离与死别。池儿,你能懂吗?我拗不过残酷的现实,可是若要

我嫁给慕林以外的男人,我真的做不到。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今世若只有缘无

份,唯盼来世再与你续此未了情缘!”

似自语,又如呢喃的笃定,绝望里的希翼。

那样的语气,那样的坚持,却足以吓坏了身后的池儿。

“不,小姐,你不能,真的。。不能。。”

池儿哽咽的难再对语:“小姐,若你真的这样绝然,池儿定会跟了小姐去的,你的痛,

你的苦,你的无奈,你的坚持,我都懂,都能了解,可是我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舍弃

了自己啊!如果没有了小姐,那池儿活着还有什么用。池儿的命是小姐给的,如果拿我

的命能换回小姐的幸福,就算是让池儿下地狱池儿也愿意。可是池儿要怎么换?怎么换?

。。换?唉呀,小姐,换,对,就是换!我怎么早没有想到呢!”

刹那间的华光在瞳眸里闪过,她用力的扳过贺云碧的身子,让她不得不面对自己。

“小姐,我们换!”池儿说的大声而用力!

“换?我们换什么?”感受不到池儿那因兴奋而一时间微泛潮红的小脸。贺云碧依旧沉浸

在绝望里聆听回忆的声响。

“我们换位置!明天,我不再是贺池儿,而是小姐!”池儿笃定的小脸写满了勇气。

“不是池儿?”微愣的晃总算把思绪集中在眼前的池儿身上,但还是不明所以。

“小姐,明天池儿代你嫁!”

“代我嫁?”听到池儿的话贺云碧竟一时惊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是,代小姐嫁,至从接到圣旨到今天,我看过小姐太多的眼泪,太多的无奈,太多的绝

望,也看到小姐对傅公子的情意这样的深切,这样的坚守,我看到了小姐的决心,也明了

小姐的意念,与其真的这样枉赴了黄泉,不如我们大胆一试。”池儿说的动容,且都是实

心之语。

“不行,池儿,我不能让你代嫁!”从初听时的惊讶到断然否定,贺云碧甚至于想也不曾

想过。

“小姐,我知道,你不答应该是因为怕连累了我,可是,你更应该知道,若小姐去了,池

儿定不会再这世上独活,而况傅公子若知小姐为他而死,池儿相信傅公子也不会独活于世。

与其我们三个人都注定了同样的结果,小姐不如放手一试,就算小姐不忍心池儿赴险,那

你就忍心傅公子和你一起命赴黄泉吗?池儿决心已下,就算小姐不答应,池儿还是会做!”

以往温顺乖巧的池儿此时却难以动摇的坚持。

“池儿,我的好池儿,你的心我懂了,可是我没有办法答应你,你代我嫁,就算明天不被

发现,早晚也会被发现,就光抗旨这一条就足够砍头了,就算皇上不追究,可是司马将军

也不会放过你,传闻他生性高傲,如何能受得了这般戏弄,你一样难逃一死。我不能让你

替我送死。都是死,你的命和我的命一样,我做不到让你替我。如果慕林真的情愿同我生

死相随,那也是好,那是我们的宿命,那样我们也就能永远长厢斯守,再没人能把我们分

开。。。”说到此处,纤手更把柳琴抱的更紧。天上人间,慕林,今生,我只与你同生死

穴。。。

看着贺云碧的坚持,池儿心中的坚持却更多。从六岁小姐把自己从劫匪的手中救下的那

一天开始,失去双亲的她早就把小姐看成了是自己的亲人。现在,如果自己真的能让小姐

与心爱的人有一线生机长厢斯守,自己的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此时已近四更,烛光晃着窗外无力的夜风,煎烤着两颗同样柔弱却坚决的心灵。又一夜,

注定无眠的延续。。。

当凝固的夜终于被早初的第一缕晨曦驱散了最后一抹冰冷和幽暗,池儿轻轻走到窗前,

拉开帘拢,却见一片黄叶正抚着窗棂缓缓飘落,“难道你也知伤了吗,枯了心肠,断了根

脉,等待的又是什么?”转回头,贺云碧依旧垂首轻抚着琴丝,那是最后的绝别前的美丽

吗,她抚的那样轻,那样怜,那样忘我,是在回忆最初的相识吗?是在体味真爱的生死与

共吗?爱,真的能让人不顾一切,哪怕最宝贵的生命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奉献吗?如果爱真

的这样美,上天又何顾如此残忍的强要把它夺走,如果真的有来世,自己也会有这样一段

如泣如歌的爱情吗?微愣一下,把漫延的思绪重新梳理回现实,慢慢的走到侧榻之上,那

正放着一个女人将要托付一生的幸福,可是小姐却要把幸福断送在它的手上。轻轻的拿起

大红的嫁衣,那将会是多少女人期待而又不安的梦,而怕今生,自己再难拥着这样的梦去

完整的续写自己的人生了。轻轻的长呼一口气,慢慢的走到贺云碧的身旁:

“小姐,让池儿为你梳妆吧!”

纤手微微停顿一下,见到池儿手中的嫁衣,她有些不解。

“池儿,你明知我不会穿的,除了慕林,我不会为任何男人穿上嫁衣!”

“小姐,池儿怎会不懂呢!可是如果小姐想和傅公子双宿双飞,也唯有先依从了老爷和夫

人,不然小姐是如何也出不了俯的。到了路上,我再找机会和小姐换了衣服,你扮成我,

这样小姐就可以和傅公子走远高飞了!”池儿对自己的计划充满了自信,她说的认真而努

力,仿佛已然看见了小姐和傅公子今后正手牵着幸福,沐浴着快乐。那样的景象是她的愿

望,为了那样的愿望,她情愿把自己淹没在无边的未知里。

“不行,池儿,我说过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同意你代嫁的!”贺云碧激动的站起身,道

然的拒绝。

池儿却不理会她的断然,轻轻的从袖兜里摸出一个小瓶子,紧紧的把它握在手里。

“小姐,这是小姐为自己准备的吧!”池儿问的平静,那样的口气似乎不是在问,而是在

陈述。

“池儿,它怎么在你那?”惊的倒是贺云碧,她无法置信的看着池儿,继而伸出手,想要

从池儿手中把它夺回。池儿却似早有准备的快速向后退了一步,贺云碧的手呆呆在停在空

中,片刻不曾收回。

“小姐,我知道,这是断肠草,也是你的决断,可是池儿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吞下它,

我没办法改变小姐的命运,但也许可以为小姐争取一丝改变的机会,所以——”再轻轻的

向后退一步,

“ 如果小姐还是不能答应池儿的的请求,那么池儿情愿先于小姐早行一步!”一边说的

同时,手已把瓶塞拨出,她静静的看着贺云碧,她在等待她的回答,也在加厚自己的笃定。

“不——”一种崩溃的感觉刹那间吞没了贺云碧,无奈,绝望,震惊,伤到心底的痛,

那无法搁浅的悲愤。。她的唇不知何时已被咬出了血丝,轻轻的捂住口,泪却如滂沱般流

下。

“不,池儿”摇着头,她的情绪再无法控制,哽咽的声音,颤抖的双肩,那样的无助,

那样的痛楚。。

“池儿,你不能,你不可以,你真的不能这样来要协我,你让我如何答应,用你的命

换我的幸福,我何以能这样自私,我何以能心安理得的去享受这样的幸福,如果我真的

答应,你又让如何去面对余下的日子,让我踩着你的牺牲去过捡来的安然,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她真的崩溃了,这些日子以来的心灵折磨早已磨掉了她所有的力气和思

想。那强忍的哭泣的声音却更撕扯着池儿的心痛。她的泪依如她,奔流而下。

“这是小姐最后的答案吗?好——”轻轻的张开秀口,连着泪,还有那已举至唇边的瓶

口,混着同样凄楚的声音“那池儿只能来世再服侍小姐了——”

“不——”几乎是飞扑着过去,“池儿,不要,我答应,我答应——”脚踩了裙底,跌

倒的刹那,她无法眼看池儿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这样做,可是天知道,她的心有多痛,

多痛。。

手僵在唇边,她知道自己会赢,她了解小姐,了解她的善良,了解她的不忍,更了解

她那痛彻心扉的无奈。轻轻的把贺云碧扶起,再看着她眼中的无助。

“池儿——”

池儿轻轻的伸出手捂住贺云碧还想再张开的唇。

“小姐,别忘了你已经答应我了!你无法再更改!我只要你记住,一定要和傅公子幸福的

生活下去,这样池儿才会快乐!”

轻轻的拉下池儿的手,慢慢的曲下双膝,这忽然的举动却把毫无准备的池儿吓了一跳

“小姐——”

“池儿,你的苦心,你的好,云碧都知道,可是池儿想过吗,你代我嫁,如果被发现,

你该如何是好。而况,也许连爹娘也会跟着受到牵连的,我真的不能,这样自私,以一已

幸福而害了你们,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你让我无如狠心。。。如何狠心。。。”

一样跪在贺云碧的面前,池儿却稍比之前平静了些。

“小姐,你的忧虑我早已想过,你放心好了,老爷和夫人不会受到牵连的,以司马将军的

个性就算他发现了,也不会去皇上那告发的,他不会让自己成为满朝文武的笑柄,最多,

他也只会一怒之下杀了我,然后宣布将军夫人忽然暴病而亡,所以老爷和夫人是安全的。”

池 儿说的不紧不慢,之前,她也确实想过这些事。

“就算如此,可是池儿,你的安危正是我最担心的,我还是不能让你去送死——”

“小姐,那只是最坏的想法,也许事情不会象想象的那么坏,也许等到那个司马将军发

现的时候,我会让他知道小姐的故事,也许他会被你们的爱情感动也说不定,也许也会

因此而放了我,所以你不要再只想最坏的结果,”一边说一边搀起贺云碧,再将她轻轻

的按到椅子上,

“现在,你只要好好的把自己打扮好,在老爷和夫人面前不要露出马脚就好了!”此时

的池儿,已然擦干了眼泪,她轻声细语,轻描淡写的说着,说给贺云碧听,也说给自己听,

然而,自己会相信这美好的故事吗?

在池儿的协迫下,坚持无望的贺云碧只得听从了池儿,配合池儿静静的坐在那梳妆,

可未来的一切真的会如池儿想象的那样美好吗?

贺远晖和贺夫人在打开女儿禁固的房门的那一刻,看到里面的情形似乎也出忽了他们的

意料。昨天还以绝食来要协他们的女儿,此时却已穿上了大红的嫁衣,凤冠霞帔之下,

两锁弯眉,一双星目,红唇皓齿,美若婵仙。虽面色仍在胭脂的淡染下犹可看出些许苍

白,但却更添了一袭娇柔之美。他们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看来最终女儿还是屈服顺从了

他们,也不用强行让她上轿了,他们相信总有一天,女儿会明白他们的一片苦心。

三杆日上,秋风轻抚着无声的落叶,一席宣嚣拥着映晖的大红花轿,伴着欢快的鼓乐

声响,停在了贺府门前。深闺之内,贺云碧双膝跪倒在父母面前,泪如雨下。

“爹,娘,女儿不孝,此一去,不知何时再见双亲之面,女儿肯请爹娘一定保重。。”

哽咽难语,只好以头触地,三叩双亲。

贺夫人同样泪流不止,”傻孩子,同在京城,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爹

娘想你了,也可以随时去看你,别说这丧气的话,今天是你出嫁的日子,说这话可不好。

啊!”拉着女儿的手,久久也不愿松开,毕竟嫁了人,以后就不能再象在家里一样每天

相伴了。说不伤感也难。

贺老爷必竟是男人,虽然女儿出嫁也觉的不舍,但终是忍住了泪花,只是好声叮嘱女儿

嫁过去之后要好生对待将军之类的话。

终于在喜娘的催促之下,池儿扶着贺云碧,盖着大红的盖头,上了大红的花轿。

行到青石桥,池儿忽然叫喜娘把轿子停下。

“哟,这是怎么了啊,耽误了吉时,我可是担待不起啊!”喜娘有些不满,却却也不敢

发火。

“小姐刚才好想叫我,我进去问一问小姐有什么事!不会耽搁太久的。”冲喜娘婉而一

笑,池儿转身进了花轿。

矫内的贺云碧此时内心五味参杂,她痛恨命运待她如此薄情,也恨自己不该答应了池

而冒险。若池儿真的有什么意外,自己又该如何面对内心的谴责!正乱想之际,轿子忽

然停了,池儿进来一下拉了她的手,低低的声音说到;

“小姐,我们快换了衣服,还有,这个小包裹放在衣服里拿好,这是为你们准备的盘缠,

虽然不多,但足够你们过上几年了,下轿之后,你到桥南的土地庙,我已经让贺全通知

傅公子在那等你了,你们有多远走多远,至少我可以为小姐拖延三天的时间!”池儿一

边说着,一边迅速的解开贺云碧的衣服,又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小姐穿好。

“池儿,我——”

“嘘,小姐,什么也别说,我只要你记住,一定要幸福快乐的活着!”双手用力的

握着小姐的纤指,她能给的也只有如此了。

“贺小姐,好了没有啊,再不快点吉时过了,我可是真的担待不起啊!”喜娘焦急的

声音从轿外响起。

再没有时间道别了,池儿压低声音,“小姐,低头出去!”

随即又大声说道;“池儿,你这个死丫头,我这么重要的东西你都敢忘了带,今天

可是我大喜的日子,你要是冲了我的喜气,看我怎么收拾你,还不快点回去给我取来!”

喜娘听的真切,“唉哟,我的贺小姐啊,不能再等了,吉时过了,可是不吉利的!”

“我们先走,回头让她去了再追我们好了!”轿内的声音不容反驳。

“好吧,好吧,就这样吧!”只要不误了时辰,也管不了那个丫鬟了。

大红的花轿重又被抬起,伴着鼓乐弹奏渐行渐远。

贺云碧呆呆在在秋风中望着已然远走的池儿,久久未动,落叶无声的打在她清瘦的

身躯之上,伴着两行清泪又缓缓飘落到地上。远去,此行真的再难相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