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柳赟夜游神小说《我是神仙的门徒》免费阅读

小说:我是神仙的门徒

作者:寒山竹

简介:开局他是乱世之中的一个废柴,机缘巧合下竟找了一个神仙做师父,奈何师父太菜,没办法,只能靠着东拼西凑来的垃圾法器,没有系统,却靠靠着天庭旅行社、地府观光团、三界美食城,玩转三界,人缘爆棚。在此期间,天庭、人间、地府收获迷妹无数,钻石王老五的他竟不知该如何选择。

最新章节:第39章 官人,你要干嘛?

我是神仙的门徒免费阅读

《我是神仙的门徒》第1章 乡下来的废物

北海码头,隆隆的炮火声在四周炸响。

码头边的租界里依旧霓虹闪烁,莺歌燕舞。

“漂亮,漂亮”

身材曼妙的舞女尽情摇摆着年轻的躯体,台下肥头大耳的达官贵人哈喇子流了一地。

红玫瑰歌舞厅,北海城最大的娱乐场所。

歌舞厅内,一个身穿西装,尖嘴猴腮的青年人站在楼上,看着楼下络绎不绝的客人,邪魅一笑。

他身边站着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

“老板,照这个速度,你要不了多久,就能成咱北海城的首富了,到时你可别忘了人家啊”

说完就趴在了男人的肩上。

雪茄在青年人手中冒起一阵阵烟雾。

“老板,那小子又来要钱呢,赶也赶不走”

一个又矮又胖,像个煤气罐一样的男人上了楼,俯身在李老板面前低声说道。

“这个乡巴佬,要钱还要上瘾了,让他在办公室外等我,别扰了客人”

“是是是,已经让人看着他了”

这个煤气罐,脸上有道刀疤,人送外号:钱老疤,是歌舞厅的金牌打手,手下还有四个兄弟,分别叫“有借”、“无回”、“再借”、“不还”。

这可是老板亲自取得名字,以此来彰显公司文化。

抽着雪茄的男人正是红玫瑰歌舞厅的老板:李凡,人送外号,笑面猴。

办公室内,李凡坐在椅子上,雪茄依旧在手中冒着浓烟。

“老板,要不要把他……”

王老疤用手做出抹脖子的动作。

李凡摆了摆手,示意先把人带进来。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老板,人给你带来了”

来人一个瘦弱的男子,手里还提着一瓶廉价的高粱烧。

男子名叫柳赟,是个汝北城柳家村来的乡村富家少爷。

“呦,表弟来了,快坐快坐”

李凡赶忙招呼手下搬来凳子。

柳赟却不坐下,反倒是猛地灌了一口酒,壮壮熊胆。

“表哥,我真的需要钱,你就把钱给我吧”

“表弟,你也知道,这年头兵荒马乱,生意难做,好多货款都没有拿回来,你老表那么大的生意,会差你那仨瓜俩枣,来来来,坐下说”

“可是,表哥,上次你就这样说的”

“我说过吗?哦,不好意思啊,老弟,是我忘了,下次,下次,下次我一定给你”

“下次、下次?下次到底是什么时候?,这话你都说了多少遍了,笑面猴你到底还不还钱”

柳赟也借着酒气壮起了熊胆,朝着李老板吼了起来。

“哎、哎、哎、我说你有话好好说,跟谁说话呢,没大没小的,嘴巴放干净点,要不然自己以后死在哪里都没个收尸的,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身份,乡巴佬”

李老板身边搔首弄姿的秘书,趾高气扬的冲着柳赟一阵威胁。

她原本以为这个穷小子会害怕,谁成想柳赟根本不吃这一套。

“我跟我表哥说话,关你屁事,你这样的女人,在我们乡下,早就被浸猪笼了”

柳赟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秘书,吓得秘书花枝乱颤。

“凡总,你看,他凶我,他凶我,你今天可得给我做主啊”

那风骚的女子开始坐在李老板怀里不停地撒着娇。

“乖乖乖,你先下去,回头给你买身貂”

“哼”

那秘书从柳赟身边走过,充满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乡巴佬”,然后走出了房间。

“姓李的,我就问你今天到底还不还钱?”

柳赟攒紧的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表弟,你这是做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认你是我表亲,才客气的跟你讲话,可别给脸不要脸”

李老板不屑一顾的看着这个远房表亲。

十四岁就出来混社会的他,江湖上混了那么多年,怎么会怕这个小赤佬。

“我求你了表哥,你就还我钱吧”

柳赟突然扑通一下跪倒在表哥面前。

“表弟,你这是搞什么哦,快起来,快起来”

“我是真的没钱,要是有钱我早就给你了”

李老板依旧是一副哭穷的模样。

“你宁愿给那个女人买貂皮大衣,也不愿意还我钱?”

柳赟气红了眼,眼里充斥着血色。

“哈哈哈,你这话说的对,常言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可谁动我衣服,我就废他手足”

这什么狗屁混蛋逻辑。

柳赟猛地的冲上去就是一记重拳,李老板一下子从椅子上栽在了地上,牙齿被桌角磕掉一个,痛苦地捂着嘴巴。

手下们一下也都愣了神,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在红玫瑰歌舞厅这么狂过。

“都还愣着干嘛,给我打啊”

打手们一拥而上,对着柳赟拳打脚踢,不一会,瘦弱的柳赟就遍体鳞伤。

刀疤男俯在李老板耳边低声说道:

“老板,不如把他……”

刀疤男杀心又起。

“先别,把他给我抬窗户这里来”

“是,老板”

刀疤男冲着手下嚷嚷道:

“你几个,把那废物给我抬过来”

李老板踩着柳赟的头,俯身说道:

“小子,既然给你脸你不要,那就别怪表哥无情,今个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打我借你钱时起,我就没想过还你”

“你个王八蛋,亏我一直跟你喊表哥”

“呵呵,表弟?这年头感情值几个钱”

“你过来,你站在窗户这朝下看”

李老板像提小鸡一样拽着柳赟的头发把他拖到的窗边。

“你瞧瞧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那来来往往的车子,那鳞次栉比的房子,哪一个不需要花钱”

“所以别跟我谈感情,我现在只想搞钱”

“你再看看那街上的乞丐,也许他们之前也曾风光过,现在没有了钱,屁都不是”

柳赟挣扎着抬起头,一脸疑惑的望着李老板。

“表哥,你跟我说这些干嘛?你一共也才欠我二十四块六毛三分钱啊,是能买的起房还是能买的起车?”

“啊”

李老板也是一懵

“额……”

他赶紧扶起了柳赟:“不好意思啊,表弟,我欠钱欠习惯了,没想到欠你那么少,实在不好意思”

“你没事吧?”

李老板赶紧把柳赟扶起来坐在椅子上。

“那表哥你能把钱还我了吗?”

“这个恐怕不行,我这个人做事向来讲究原则,凭本事借的钱我为什么要还?”

“……”

此刻柳赟的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柳赟擦了擦嘴角的血,喃喃自语。

“念我们亲戚一场的份上,我给你一袋粮食,以后不要再来要钱了,否则就不是今天这样简单了”

“老疤,去把楼上那袋粮食拿来”

“是,老板”

“咚咚咚”

刀疤男快速取下来了一袋粮食。

“表哥,我们是亲戚,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至少给我点回家的路费吧!”

柳赟仍然在苦苦哀求,企图用亲情换回一点路费。

这招果然“效果斐然”。

李老板猛地一惊,似乎刚刚想起了一件极为重要的大事。

“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我俩是亲戚”

来人啊,把粮食收了,把人给我丢出去。

“啊,表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哦,是这样,我曾立下规矩,必须要做到六亲不认,否则难以服众啊,所以表弟你多担待”

“来人啊,给我把他丢出去”

“啊,这什么混蛋规矩?”

柳赟还没叫出来,就已经被打手们丢在了街上。

“呜,呜,呜,表哥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

说起柳赟和这个混蛋表哥的关系,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