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闫彦吴昕小说《阴阳药店》免费阅读

小说:阴阳药店

作者:爱吃糖的包子

简介:人生病了,有药可治,那鬼生病了,可有药治?有,这里就有,来一样药店,什么药买不到?这里有梦婆丸,后悔丹,解忧酒,还阳胶囊,你想要什么?只要你拿得岀报酬,就能心想事成。

最新章节:第34章 镇店之物

阴阳药店免费阅读

《阴阳药店》第1章 噩耗

‘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猪你有那黑漆漆的眼,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

“喂”

我左手拿着冰棒,右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刚把手机放在耳边,里面便传岀我表嫂的声音。

“闫彦,快回家吧,你爸妈出车祸了……”

这一刻,我感觉我的世界都塌了 ,迷迷糊糊的,脑中只有那句“你爸妈出车祸了,你爸妈岀车祸了……”

我手机和冰棒掉在了地上,大脑晕晕乎乎的一时感觉天旋地转,刚向前走了两步便倒在地上。

当我醒来时我已经在医院了,陪在我身边的是我的好友李雅晴,她是我的同学,更是我的闺蜜。

“闫彦,你好点没有。”李雅晴关心的问我。

我醒来后,有几秒钟的愣神,脑中慢慢的想起,我接的那通电话,心中害怕颤声问道:“雅晴,我爸妈还好吧?”

李雅晴眼中含泪,对我微微摇头,见她摇头,我心中的悲痛再也忍不住,抱着雅晴大声痛哭起来。

当天我买了回家的车票,我的家在遂江市广福镇,这里经济发展不好,除了乡镇上修的柏油马路,其他乡村还都是红泥路,一下雨路上就非常难走,全是稀泥,不小心还会滑倒。

我的家就在离广福镇不远的水蓝乡,因为雅晴担心我,所以就陪同我一起回来了。这几天又遇到天气不好,小雨不断,大雨连连,我和雅晴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稀泥路上,有好几次雅晴都差点滑倒,真是难为她一个大城市的姑娘,哪里走过这种路。

当我回到家时,看到的是放在堂屋中的两口大红棺材,屋里站满了人,我家的亲戚与左邻右舍基本上都到了,棺材前面还跪着一个八岁大的男孩,这时候男孩子早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儿,我再也忍不住,冲进堂屋,跪在两口棺材面前,失声痛哭起来,屋里的亲戚朋友见我回来,纷纷前来安慰。

“小彦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吧!”

这时候,我大伯过来,他含着泪把手里的纸钱拿给我,我接过纸钱,一张一张的放入火盆,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是焚烧着,我与爸妈的过去。

我不知道跪了多久,整个人感觉就是浑浑噩噩的,家里的宾客都是由大伯过来打点。我父亲有三兄妹,他排行老二,我小姑很早就去世了,听说是难产死的,留下我表哥和姑父早早的走了。我大伯家的经济条件要好点,可是却有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老是在外面闯祸,现在都三十好几了,连女朋友都没有找一个,而我母亲是个孤儿,更没有什亲人,现如今我们家出了这种事儿,也只有靠我大伯打点。

到了下午,我大伯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个干瘦道士,在家里看了一眼,板起个脸也不做法事,张嘴就是要十万元,才帮我们做法事,我们家和大伯家都不富裕,再加上我们家的亲戚就算一人筹一点,也没有这个道士要的钱多,这让我们这一屋子里的亲戚都愤恨不已。

大伯干笑道:“道长,我们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你看能不能少一点?”

道士冷声说道:“我们也是拿命干活,你知道这两口子死于非命,本来怨气就大,现在还用两口红棺材摆放尸体,怨气加煞,迟早生变。”

大伯一脸惊愕道:“不会吧,我问过棺材铺的伙计,他说不满六十的人死去应该用红棺的呀。”

道士冷笑道:“那伙计懂个屁,不满六十的人死去用红棺那是正常死亡,可是这两人却是惨死的,怨气深重,现在再遇上煞气,嘿嘿,等两天可能就得满地跳了吧?”

听到道士这样说,大家脸色巨变,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够了,哪里来的臭道士在这里骗钱,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这么迷信,哪有什么鬼鬼神神的,大家别上这家伙的当。”

这时候我大伯的儿子闫龙,看着道士眼神不善,他长得痞里痞气的,眼神凶狠,活脱脱一个街上小流氓的样子,一般人还真不敢招惹他。

“啍”道士冷声道:“信不信由你,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自己看看棺材板下面是不是发黑了。”

大伯年岁最大,见闻自然要比他儿子多多了,听到道士这样说,立马跑去棺材板下面一瞧,果然棺材板发黑了。

急忙道:“道长,果然黑了,这可怎么办啊?”

听到这句话堂屋里的人,脸色更加苍白了。

“爸,你老糊涂了。”

闫龙怒瞪着道士说道:“棺材可能是放久了有些发霉,不能说明什么,你一个道士经常给棺材打交道,一定是一眼就看出它发霉了吧?”

“哼,无知小儿。”

道士满脸怒容,转身欲走。

“道长且慢。”

大伯焦急的喊住道长,转脸怒斥他儿子,说道:“你这小混蛋,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去,少给我捣乱。”

“道长,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小孩子口无遮拦,请你见谅,还请你给想想办法,我兄弟和弟媳应该怎么处理?”

“爸……”闫龙见他父亲,这么低声下气的给一个假道士说话,实在感觉脸上无光,一气之下,离开了我家。

其实他们在这里争执我都看在眼里,只是现在实在悲痛,无心理会他们,怎么说我也是上过大学的,怎么可能相信鬼神之说。

我看得岀李雅晴刚才很赞同我堂哥的话,只是她是一个外人,不好在这里说什么,刚才堂哥走了后,她也跟着追岀去了。

道士见我大伯还算明白事理,便说道:“贫道刘三口,向来是拿多少钱办多少事,你能拿多少钱啊?”

大伯一阵踌躇,下定决心后说道:“道长我还有五万块,麻烦你通融一下,帮我把我兄弟和弟媳的后事办好行吗?”

这时候婶婶刚好从厨房出来,听到大伯这么一说,急道:“老头子你疯了,那可是咱们的老本,龙儿还要结婚,我们还要养老啊!”

大伯瞪了婶婶一眼:“那混蛋就那岀息,有谁愿意嫁他,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了,现在想给他好好办个后事也不行吗?”

大伯双眼通红含泪,明显是强忍不让自己哭出来,婶婶一向听大伯的,大伯决定了的事没人改得了,所以婶婶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我有点惊讶,大伯竟然舍得拿岀他的所有钱为我爸妈做法事,不管怎样这个恩情太大了。

将来这五万块钱一定要想办法还给大伯,虽然我也是觉得这个道士在骗人,但是在乡下一切都以人死为大,如果连法事都不办的话,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