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云中齐湘月小说《乡村:我家菜地是神医》免费阅读

小说:乡村:我家菜地是神医

作者:停车场等我

简介:下乡逃难的落魄富二代云中,住进了已过世爷爷的老宅。老宅的后院,有一块看似普通却隐藏着大秘密的神奇菜地。“啥,你说那块地可以种金子?”“他的别墅就是用地里长出来的金子盖的!”“什么,那块地还能种美女?”“他那女神管家就是地里长出来的!”“这块地肯定是个宝贝,要不我们?”“别别别,想死别拉着我,上次打那块地主意的人坟头都已经长草了!”“是那小干的?”“不,是那块地干的!”

最新章节:第17章 狗老天,看不得我好是吧?

乡村:我家菜地是神医免费阅读

《乡村:我家菜地是神医》第1章 被仙人跳了

常言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那种蛋呢?

云中这些天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因为他真得在自家地里种出了蛋,而且是······

金蛋!

————

云中是在城里长大的富二代。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以前可能连锄头是个什么样子都不清楚。

他现在却成了农民。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跟土地打交道。

他又不像是一个农民。

每天穿得又红又紫、花里胡哨的,像只火鸡一样在地里跑来跑去。

种个地,不见他翻土除草,也不见他播种施肥,只是每天往地里埋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什么瓶瓶罐罐啊,什么锅碗瓢盆啊,什么桌椅板凳啊,反正家里有啥他就埋啥。

啥?

他脑子有问题?

他是个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家伙?

可千万别这么想!

没错,以前他确实是个纨绔子弟,但那都是他家公司破产之前的事了。

现在他连饭都吃不饱,早就没了纨绔的资本。

他脑子自然也没有问题,埋这些东西那是为了做研究。

研究什么?

当然是研究他家后院的那块地了。

这块地,是连着他现在住的老宅一起,都是爷爷留给他的。

本来这就是一块普通的荒地,荒得连草都没有一根的那种。

但几天前,云中无意间落了一个鸡蛋到地上,隔天这个鸡蛋竟然变成了一个金蛋!

乖乖!

一个几十克的普通鸡蛋,一夜之间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半斤多重的纯金鸡蛋。

这个金蛋后来被云中卖给了镇上的一家金店,虽然对方压了他的价,但也有六万块。

六万大洋啊,再凑一点在县城都可以付一套商品房的首付了。

一个鸡蛋可以换六万。

那十个呢?一百个呢?

这不是天上掉钱了,这简直是天上倒钱!

激动的云中一口气买了几百个鸡蛋,冒着四十来度的高温,徒手把鸡蛋一个个埋进后院的菜地里。

为此云中还重度中暑,一条命差点没送在这几百个鸡蛋上。

但遗憾地是,一夜过后,除了一个又一个的臭蛋,半个金蛋的影子都看不见。

最后,云中不得不又冒着中暑的危险把这些臭蛋给清理了。

因为那热浪里一股又一股的浓臭味,差点没把他给熏死!

鸡蛋试验没有成功,云中当然不可能就此罢手,他又开始拿其他东西做试验。

家里所有的家伙什,通通入土试了一遍!

可惜的是,通通都没成功。

————

“艹······”

看着一片狼藉的菜地,云中瘫倒在地,连说句“艹你大爷”的力气都没有。

本来一时半会没再种出金蛋,云中也不至于如此沮丧。

但他现在欠了一屁股债,还有三天就是最后期限。

期限一到,没钱还的话,爷爷留给他的这座老宅就要被人家收走了。

说起来这事也怪云中自己。

有钱不去花,早晚变王八,云中是这么认为的,也是这么做的。

所以他爸公司破产以后,他手上一分钱积蓄都没有。

这一年来要不是有大伯一家照应着,就他这游手好闲惯了的性子,怕是直接会饿死街头。

卖金蛋的几万块一到手,他立马就到全乡最好的那家小花餐馆点了一桌酒菜,准备好好补偿一下自己。

可别以为乡下的菜馆就很便宜。

这小花餐馆开在官府隔壁,每天接待的那都是公款吃喝的主,消费想便宜都便宜不了,随便一桌菜就是大几千。

当然了,几千块云中现在也花得起。

关键是他喝了两盅骚尿后,思想就出了问题。

看着店里没人,把人老板娘按倒在隔壁的餐桌上,差点就直接给办了。

不过,终归还是差点。

云中只来得及把老板娘按倒在餐桌上,裤子都没脱呢,就被人给逮住了。

要说按平时,乡下人家发生这种事,一般就是让男方买点东西,向女方赔礼道歉就算过去了。

毕竟没有真发生什么,而且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闹大了对女方也有影响。

只是这老板娘可不是普通人,那是乡长的姘头,不然一个寡妇怎么可能把餐馆开在官府隔壁。

非礼乡长的情人,就算是未遂,那也不是赔个礼、道个歉就能解决的。

云中直接就被扭送到了隔壁官府的乡长办公室。

这可不是城里,凡事要讲个什么依法办事、以德服人,乡下人比较直接。

乡长一听云中欺负了他女人,把门一关,撸起袖子就是一套拳、腿连招。

一顿暴打之后,云中被逼着写了一份认罪悔过书,然后又被逼着签了一份赔偿协议,并按下了手印。

按好手印,鼻青脸肿的云中就被扔出了官府。

回到家以后,云中是越想越不对劲,他觉得自己被仙人跳了。

明明就是那个老板娘,趁着他喝高了勾引他。

这老板娘是三十刚出头的少妇,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年纪,姿容秀美、风姿绰约,人称寡妇西施。

整个浮山乡的男人,有一个算一个,见着她那都是两眼发直、走不动道。

你说这样一位美艳少妇勾着他的脖子,还往他大腿一坐,他又不是柳下惠,怎么可能坐怀不乱?

话说回来,要是真把这老板娘怎么样了,赔多少他也就都认了。

可他就是摸了几下,凭什么要他赔这么多钱?

娘的,这骚寡妇是金子做的不成,摸几下就要他三十万块?

三十万啊,还只给他十天时间筹钱,赔不出来就要没收他的老宅当赔偿。

这摆明就是讹诈嘛!

肯定是那乡长早就在打爷爷这栋老宅的主意,这次终于被他逮到机会下了个套。

要是搁以前他家有钱那会,三十万可能也就他一年的零花钱。

但现在,他身上只有卖金蛋拿到的六万块。

十天的时间,哦,现在只剩三天了,他上哪里去凑剩下的二十四万?

一旦还不上钱,那房子就保不住了,到时候他连栖身之所都没有,那可真就得流落街头了。

重点是后院这块地,肯定也保不住了。

这可是块种出过金蛋的地,他相信自己以后肯定能再次种出金蛋。

现在种不出来,只是因为时间太短,他还没有把种出金蛋的条件搞清楚而已。

一块能种出金蛋的地,就这样白白被人给讹了去,他是真不甘心!

他娘的,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

老子还就不信了,我堂堂云大帅会栽在这不入流的仙人跳上?

云中侧着脸,斜角度对着天空啐了一口,然后拍拍屁股起身。

只见云中把手伸向裤子后面的口袋。

他一向喜欢把贵重物品藏这个地方,因为他臀部的神经特别敏感,东西放这不容易被偷。

抠索了一阵,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上,死命连嘬几口。

然后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把烟往地上一砸!

迈起螃蟹步雄赳赳气昂昂的跨出了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