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江篱吴一言小说《女侦探家江篱》免费阅读

小说:女侦探家江篱

作者:清允的尾巴

简介:江篱的哥哥是名记者,在一次卧底任务时被毒贩识破,从而失去了消息。江篱为了寻找哥哥不得已一直配合警方战斗在破案的一线。无论你的作案手法多么的离奇还是你的杀人密室设计的多么完美,只要有我江篱在,一切诡秘花招都如蝉翼般透明。一个集帅气、美貌、智慧以及过人身手为一体的美女名侦探,将为你一次次的呈现她那精彩绝伦且毫无破绽的推理。“你以为的完美犯罪,在我眼里,就只剩下了你以为。”——江篱。

最新章节:第79章 哥哥的讯息

女侦探家江篱免费阅读

《女侦探家江篱》第1章 冤妇

凌晨。一阵阵电话震动的声音,让刚睡着没多久的江篱倍感烦躁,她转了个身,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想让这电话声尽快消失,可是天不遂人愿,电话还在那边嗡嗡地响个不停。江篱实在是忍不了了,伸手去拿电话,眯着眼看了看时间,已然凌晨3点多了。看到来电人的名字,更让她一股火蹭一下的冒了出来。

“我说你…”

“哎,江篱,哎呀,你先别你啊我啊的,我这边出事了,紧急情况,需要你帮忙,”狄东在那头稍显急躁的说道,“我知道你已经睡着了,我会向你赔罪的,但是现在真的需要你。”

“你身为警察,大半夜的骚扰普通市民,还振振有词?”江篱眼睛眯了起来有些不爽的说道。

“不是,凶杀案,而且…”狄东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有些诡异你知道吗?”

“诡异,我觉得你就挺诡异的。”江篱显然还在生气。

“好啊好啊,我诡异我诡异。但是你得来帮我一下,这个案子我是真的有些棘手。”

“我又不是你们警察局的民警,案子棘手你找我干嘛。”

“江篱…死者…死者是个孕妇,这一尸两命…”狄东略感悲伤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江篱一下子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短发,迅速起身穿戴整齐,拿起外套就往外走,顺便对着电话说了一句:“地址。”

二十多分钟后,江篱出现在了案发小区。出于习惯,来时她已经让出租车司机在小区转了一圈了,她发现这个小区是个封闭式的,南北两个大门,她看到北门处于封闭状态,就过去和门卫攀谈了几句,经了解由于自动门前几天被一个醉汉开车给撞坏了,导致现在还处于维修当中,人车都不能走。自己独自下车在凶案现场的楼道周边,又大体的看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了,就起身上楼去了。

“江篱,够意思哈”,狄东略感抱歉的挠了挠后脑勺,“我也不废话了,你进来看看吧,你一边看我一边和你说。”

江篱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狄东拉进了房间里。刚进门,映入眼帘的就看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面朝门口侧躺在家里的大落地窗前,身后触目惊心的插了一把镰刀,身子底下那一大滩血迹也早已凝固。江篱没有去理会尸体,而是在屋里面转了起来。

“说说吧,狄大队长,什么情况。”江篱漫不经心的说着。

“哦,是这样,她叫陈文佳,28岁,死亡时间大概是6个小时前,也就是昨晚上9点半左右。而肚子里的孩子…孩子已经8个多月了,生前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主管,因为怀孕她就辞职在家了,”狄龙翻了翻手里的本子继续说道,“今天是一位外卖小哥送餐,可能是顾客写错地址了,显示的地方是在楼上,但是楼上就是这栋楼的天台了,小哥拧开门发现是天台,就退了回来,打电话联系买家,那边就一直关机,送餐小哥在门口等了差不多十五分钟,那边仍然联系不上,他就想过来就近问问这小区哪栋楼是有12层的,这不是从天台下来,就是陈文佳所在的屋子嘛,所以外卖小哥就想敲门问问路,结果刚抬手敲了两下,发现门并没有上锁,他就小心翼翼的开了个缝隙,想顺便提醒一下里面的人,结果就看到了这血腥的一幕。”

江篱一边听着,一边拿起了卧室里的相片,指着其中一个人问狄东:“这个是他老公?现在人在哪呢?”

“没错,人正在楼上平台接受询问呢。哦对了,外卖小哥报警后没多久,她老公就回来了,看到外卖小哥站在门口,还很诧异,结果进去看到这一幕,就哭瘫在那了,还是我们来了之后他的情绪才有所缓和。”狄东补充道。

“为什么要去楼上询问?”江篱不解的问道。

“他在他老婆尸体旁边,估计也说不出什么来,我就说去楼上平台上说吧,也许会好一些。”

“介意我去看下尸体吗?”江篱虽然是问话,但是已经朝着尸体走了过去。

“随便看,我请你来不就是帮我解决问题的吗。”狄东谄媚的说着。

江篱蹲在尸体的旁边,回头问狄东:“你们鉴证科都取证完毕了吗?”没等狄东回答,就直接摘下了手套,轻轻揉搓着死者的头发,然后是衣领,袖边,以及衣服下摆。

“你在找什么?”狄东好奇的问道。

“你没发现这把镰刀是刚磨不久的吗?”江篱指着死者伤口周围的一些铁屑,继续说道,“你看,这里还有些残渣呢。”

狄东若有所思的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间想起来什么似的,又看向江篱。江篱被他看的有些发毛,忙问他发生了什么。狄东沉思了一下,然后又摇了摇头。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你们警方有什么结论没有?还有就是你叫我过来说是遇到了难题,什么难题?”江篱依旧在低头观察着尸体。

“啊,对,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们来的时候就发现,门是开着的,很有可能是嫌犯在跑的时候有些慌张,而且门锁并没有被刻意破坏,也没有发现这里有任何打斗或者抢劫盗窃的痕迹,这说明有可能是熟人作案,但奇怪的是,为什么死者躺着的方向,却是脸朝着门口呢?难道嫌犯是在窗台上站着杀了她?”狄东顿了一下,又补充说,“还有就是这个凶器,变态的我见得多了,我见过斧子,锯子,甚至螺丝刀的,这个镰刀我是真的第一次见,嫌犯是不是以为TA是死神啊?”

听着狄东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江篱也陷入了沉思。是的,她来的时候这些问题她都看到了,这个年头,在城里卖镰刀的地方可真的不多了,甚至可以说没有。但是这个嫌犯偏偏用了镰刀杀人,而且还精心打磨过,可见并不是临时起意要杀人的,而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

“嫌犯用镰刀杀人,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老狄,走,咱俩去会会她老公去。”江篱说罢就起身往门外走去。

江篱打开了楼顶平台上的门,初秋的晚风还是有些凉的,她不由地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薄外套。此时两名民警正在询问着死者的丈夫,他此时还是半蹲在地上,表情略有些悲悲伤,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民警的问话。

“警察大哥,我真的不想再重复了,我老婆被人杀了,你们不去想办法找凶手,却在我这里浪费时间,我真的不知道该感谢你们还是该…”说到这,他看到了正向他走来的江篱二人,就把最后那句话深深的咽了回去。

狄东示意两位民警同志先回去,那二人也没多做停留,把手中的本子交到了狄东的手里就开门回去了。那个蹲着的男人抬头凝望了一会儿江篱她们,就再次把头低了下去。可能是想用行动告诉二人,问也是白问。

“你好,我叫江篱,我是…”说到这江篱顿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权利询问。

“哦,不好意思啊董先生,她是我们的同事,特意来向你询问一些事宜的。”狄东看出了江篱的窘态,就抢先一步说道。

“你们还问什么?我刚才回答的还不满意吗?能不能别烦我了,你们让我安静一会儿行不行?”男人依旧头也没抬的说道。

这种情况江篱见的多了,她二话没说,就也蹲在了男人的对面,开口说道:“董先生是吗?我是有问题想要问你,但是我问的问题和之前他们问的肯定是不一样的。”

男人这才抬起头,顶着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江篱,仿佛真的在等着她问话一样。

“我问你,你老婆怀孕了,你开心吗?”江篱问道。

男人很诧异的看着江篱,他显然没理解什么意思,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你们当警察的是不是有毛病?谁家的媳妇儿怀孩子老公不高兴?”

“那么你既然很开心,为什么家里连个孩子的用品都没有提前准备?甚至我都没看到一个女人孕期该有的东西。”江篱面无表情的说着。

那个男人听后情绪显然低落了很多,接着说道:“那是我媳妇儿的意思,她说现在还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让我别那么早做准备,还有她孕期的使用的东西都是她自己购买的,究竟有什么我也不会去刻意的过问,你问我这个做什么?你怀疑我?”

江篱不喜欢这种聊天环境,就没再说什么。随手把刚才民警的笔录从狄东手里要了过来,跑到一边研究去了。可是就在要走的时候,手电闪过的刹那,她发现这个男人的皮鞋有些奇怪,脚底四周围湿乎乎的,在手电灯光的照耀下,呈现出淡淡的灰色印子,但是鞋面和裤腿却干净的很。她把这个细节深深的记在了脑子里。随后就翻看起了笔录。

笔录写的还是比较详细的,男人名叫董顺利,今年34岁,做二手建材生意的,昨天下午5点和朋友去喝酒,喝到晚上8点半才往家走,到家就看到自己老婆被人杀死了。房间的指纹也只有死者和她老公两个人的,而刀面上却只有死者的指纹。

“看来他是有不在场证明的。”江篱自言自语的说道。

顺着方向就来到了平台的边缘,江篱看了看凌晨的街道,虽然灯火并不通明,但稍远处还是有一些汽车的鸣笛声阵阵传来,江篱此时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空荡的城市街道看了很久,就转身往回走去。

此时狄东还在安抚着董顺利的情绪,看到江篱往回走,他也紧跟着过去了,并打发两位民警看好董顺利,别让他做过激的举动。

回到楼里,狄东就问江篱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江篱点了点头,说道:“嫌犯八成是她丈夫,但是我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而且他杀人的手法我也暂时没有头绪。”

狄东听完后差点背过气去,但是江篱帮他破了不少案子,他又不好发作,只能埋怨的说:“美女大侦探,你这话说的和没说区别在哪里?你这样吧,你就说说你有什么发现吧。”

“等会儿天亮了,你就知晓了。”江篱神秘兮兮地说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