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阮浪林臻小说《重生大佬的美强惨日常》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大佬的美强惨日常

作者:青桃一颗

简介:阮浪不小心掉进下水道,醒来时发现自己变成2002年偏远山村平安庄的一个同名同姓女学生,漂亮女孩因流言不受村里人接纳,众口铄金走上绝路。重生后的阮浪得到某集团资助奖学金,不情不愿念了商科。集团老总要求她嫁给病弱的孙子,三年内稳住集团就放她走人。谁能告诉她,病弱孙子是怎么变成眼前这个人后黏人卖萌、人前护妻毒舌,超级难对付的纨绔子弟?年纪小不懂事吗?没关系,姐姐会好好教育你的。日常甜宠+虐渣升级

最新章节:第74章、学校门口的生意门路

重生大佬的美强惨日常免费阅读

《重生大佬的美强惨日常》一、被勒死的“新娘”

阮浪在窒息中醒来,身体的剧痛让她无法说话,直觉有人在推搡她的身体,似乎耳边还有哭嚎声。

她努力地想听清哭声中的对话,耳边逐渐清晰,听到的却是……

“这个丧门星!你快把她丢出去!”

“就是!死都死了还要在我们家里吗?!”

一个女声哀苦地乞求道,“这是我家的房子啊,我女儿人已经断气了,你们还想让她出灵没有家吗?”

“你家?你睁开眼睛看看,这是我大哥的家!大哥人死了,我们念在他有个亲生女儿的面子上,让你们住在这里。”

“如今我亲侄女也死了,你一个外人,自然回你娘家去!我们也不耽误你改嫁不是?”

似乎几个女人在互殴,阮浪只听到尖利的骂声和崩溃的哭声,被欺负的女人是拼了命,把那两个女人打得呼天抢地。

阮浪想笑,觉得这个梦真热闹。

她白天在体校被校长表扬加批评,刚出炉的校际散打冠军,在校门口把一个持刀抢劫学生财物的混混,按在地上好一顿打,搞得围观群众还以为是体校生欺负人。

中年校长对这个小丫头是哭笑不得,见义勇为自然是好的,可这个处理手段实在太生硬。

但校长能怎么办呢?哪个体校生又没有一个维护世间公平正义的热心肠呢?

“小阮啊,你先回家休息休息,给你放个小长假。”

校长大人笑意盈盈地把她发回家冷静去了,可阮浪怎么会有错?别看姑娘姓阮,脾气可绝对不软。

溜溜达达走在路上,一个没盖上的水井被她注意到。

这谁啊,偷井盖?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敢干这种破坏市容市貌的事儿?万一再让哪个市民不小心掉下去,摔个好歹的,岂不是……

“啊啊啊啊啊——!!!”

阮浪被水井吸进去了,咣当一声,井盖盖上,街面恢复平静。

想到这里,阮浪晕沉沉的头脑逐渐清明。

唉,世事无常,掉下井的竟是我自己。

可现在这场景,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她看到的是自己的走马灯?

也不对啊,她是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虽说孩子之间也有吵吵闹闹的,但也都是小孩子的事情,哪有什么死呀活呀的。

好不容易喘上来一口气,身体的疼痛没有减轻,还有加剧的趋势,她忍不住痛哼,“啊……”

正在互殴的几个女人打得起劲儿,谁也没听见她弱弱的一声。

阮浪睁开眼,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湿漉漉的,她满头大汗地动了动身体,还行,虽然疼,但零件应该都能用。

“啊啊啊——诈尸啦!!!”

一个尖利的女声响起,滚做一团的三个女人立即停手,难以置信地看着坐起来的阮浪。

“啊——鬼呀!!!”

“闹鬼了、闹鬼了,阮老大家的丧门星来报仇了!!!”

只有一个女人怯生生地走近她,“……浪儿,你、你活过来了?”

阮浪入眼的就是一个极旧的房顶,上面铺着旧报纸,视线往旁边一落,就看到一个瘦弱不堪的女人,脸上带着好几道挠痕,头发凌乱,衣服都被扯坏了。

一片复杂又混乱的记忆,瞬间占据阮浪的脑海,她捂着头痛苦地倒下,身体的疼痛被头脑要爆炸般的感觉击退,神思反而清明了许多。

“浪儿,你、你别吓唬妈,你这是怎么了?”

短暂而尖锐的痛楚让阮浪终于清醒,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纷乱异常,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妈……?”

“哎、哎,浪儿你这是……真是老天开眼啊,你活过来了、你活过来了!”

事情逐渐清晰,阮浪神色呆滞,任谁突然到了陌生的地方,也不会欢天喜地,她咽咽口水,还真有点害怕。

“浪儿,都是妈不好,妈没用,保护不了你。”

阮浪看看自己的手,娇小白嫩,她连忙推开女人下床,扑到墙上挂着的一面小镜子前,仔细看着自己的脸。

这脸色惨白的大美人是谁?

镜子里的人一双桃花眼,饱满的苹果肌透着青春气息,鼻尖挺翘,就连眉毛都长得浓淡相宜。

可偏偏脖子上一道明显的勒痕,破坏了美人的美感。

阮浪在那片记忆中清楚地看到,几个壮妇压着她的胳膊,不顾她的嘶吼挣扎,把她拉到河边,那里有一群人,也不知道什么年代的装扮,对着她碎碎念念一阵,说什么“河神显灵、新娘送灾”,竟然就把她活活勒死了!

作为一名新时代青年,阮浪就算没见过这种场景,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愚昧无知的偏远山村,地方群众没有科学知识,把一切天灾都看成是上天对人们的惩罚,不然怎么会做出“祭天”这种事。

这里叫平安庄,可一点也不平安,先是去年干旱半年,庄稼种下去没水死了一大片,庄里人求神拜佛祈雨,可老天专开玩笑,今年春种后连着下了两个月大雨,浇死了大部分人家的苗。

接连两年天灾,平安庄的人家余粮都吃得见了底,有人就说是煞星降世,肯定得“血祭”才能平息老天爷的怒气。

记忆里的原主就是那个倒霉的祭品。

以前在体校,年年都会举办宣传破除封建迷信的讲座,上课讲的那些案例,好多学生根本就不相信,人怎么可能愚昧到这种地步?

阮浪对着镜子笑笑,她的脸上露出一个扭曲又诡异的笑容。

呵呵,没想到她也能亲身体会到这种愚蠢。

辛苦训练十几年,才得了她第一个校际散打冠军,哪知掉进下水道以后,醒来时居然变成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人,可那个“阮浪”已经死了,她要代替她继续活下去。

小小的黑桌上还有一份报纸,她拿起一看,2002年6月7日,报纸上硕大的标题,写着《全市学生备战高考,谱写美好的明天》。

她竟然回到了十八年前,重生在这样一个愚昧落后的乡村。

“我就说她是装死。”

一个刺耳的女声在门口传来,带着残忍的得意,“你们还不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