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陆辰严谨小说《最后的天师传人》免费阅读

小说:最后的天师传人

作者:天遂人愿

简介:我妈是个神婆,去世前给我吃了一颗药丸,我稀里糊涂成了天师传人,斩恶灵,驱妖邪,逆阴阳,看我如何一步一步走向巅峰…………

最新章节:第018章 斗法

最后的天师传人免费阅读

《最后的天师传人》第001章 家庭变故

在农村地区,从古至今,活跃着一种特殊的职业,神婆。

他们据说能通灵,还会治疗一些疑难杂症,那家的小孩发癔症,半夜哭闹不睡觉,只要神婆一喊,用碎碗片扎扎舌头尖,保证魂魄归来,相安无事。

我的外婆便是一个神婆,神婆只传女不传男,外婆去世后便传给了母亲,可惜轮到我这一代,是个男胎。

由于特殊原因,母亲为了继续生个女儿,怀孕后东躲西藏的,最后还是流产,身子也弄坏了,再也无法生育。

这样,我就成了家里唯一的男丁。

我对母亲的职业并不感兴趣,她晚上出去给人看病,也从不带着我,成年后,我便离开了农村,来到城市打工,并用积蓄开了一间小超市。

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去了,可就在二十三岁这年,生活被彻底改变。

母亲突然患了癌症。

接到电话后,我便关了超市,急忙收拾行李赶回了家。

家乡叫东岗村,四面环山,人口不过千,等我坐车到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低矮的土砖房,我进屋后看见母亲的模样,鼻子一酸,眼泪都流了出来。

发黄的被窝里面,母亲整个人瘦成了皮包骨,头发蓬乱,不时发出剧烈的咳嗽声,母亲患的是肺癌,已经是晚期,去医院已经没有用了。

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眉头皱成了疙瘩,呆坐在床边抽着旱烟,家里已经备好了棺材和寿衣,就等着咽下最后一口气。

“小辰回来了!”母亲听到动静,睁开了眼睛,伸出瘦成鸡爪一般的手看着我,我知道母亲有遗言交代,擦了擦眼泪,急忙坐到床边,紧握着她的手。

母亲精神状态很差,声音断断续续问道,“小辰啊,我记得你是在农历七月十五,晚上子时生的,对不对?”

“我点点头,不明白母亲为什么问起自己的生辰八字,母亲确定答案后,眼神突然发亮,嘴里喃喃自语道:“好,好,看来我马式一脉还未断了香火!”

母亲名叫马桂英,虽然村里人都叫她神婆,但她总是会自称马天师,是马式一脉传人。

接着,母亲从枕头下拿出一本泛黄的书,还有一个红木旧盒,全部交给了我,并留下了最后的遗言,“小辰,妈要去见祖师爷了,但马式一脉的传承不能断,祖师爷当年定下规矩,传女不传男,你出生在鬼节,阴主阳沉,体质和女人无异,学了不违祖训!还有红木盒内是我毕生炼制的一粒药丸,你吞服下去,可以强身健体!”

这句话说完,便断了气,接下来几天,披麻戴孝,送棺下葬,一切都按部就班进行着,对于母亲交给我的那本书还有红木盒子,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整天忙的不可开交。

只想办完葬礼后,尽快赶回城里,毕竟超市租金很贵,关一天门,就少赚很多钱,可偏偏下葬那天下起了大雨,我被淋的全身湿透,晚上就病倒了,一直高烧不退。

我急着要去城里,这才想起了母亲交给我的东西,很快在房角找到那本泛黄的书,还有红木盒子,泛黄的书皮面,用楷字体写着《马氏天罡奥义法门》,我翻开看了一眼,内容有各种小人图案,还有密密麻麻的讲解,全是楷字体,看的我费劲,便直接丢在了地上。

打开红木盒子,里面躺着一粒褐色的药丸,腥臭难闻。母亲说可以强身健体,不知道能不能治疗感冒?

我想了想,最后下定决心,捏着鼻子,把药丸喂进嘴里,并猛喝了几口凉水,只感觉味道很苦,然后就躺在了床上睡觉。

冷,好冷,刺骨的冷!睡梦中,我只感觉自己身处在冰窖中,冷的浑身发抖,连呼吸都是那么难受,等我再次醒来时,全身黏糊糊的,父亲在床边用力砸着母亲的遗像,嘴里骂骂咧咧着,这个死婆娘,死了还想带儿子去陪葬,明天我就拿着铁铲刨了你的坟!

“爸,我这是怎么了,好冷啊!”我这才发觉,外面是炎热夏天,大家都穿着短袖,而我却感觉如同在寒冬腊月,冷的要命,急忙扯过被子把身体裹的严严实实的。

父亲见我醒了,急忙坐在床边对我说道,“儿啊,你妈舍不得你,想要带你走,你放心,我已经请了隔壁村的姜姑,让她来帮你看看……”

我知道姜姑也是个神婆,和母亲是老相识,在葬礼还见过她,哭的很伤心,没多久,姜姑就来了,人干瘦干瘦的,体重看起来还不到一百斤,一双招子却炯炯有神,进屋后,一见到我,便脸色巨变,抓住我肩膀质问道,“小辰,你是不是吃了你妈留下的培元丹?”

我摇摇头,我不知道什么是培元丹,我妈去世之前给了我一粒药丸,说是强身健体的,我就给吃了。

“哎呀,麻烦了,这个马桂英,你真是糊涂啊,为了马家传承,连亲儿子都不放过。”姜姑气的直接跳脚了。

父亲觉得事态严重,急忙问道:“姜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死娘们儿是不是要带我儿子去阴司,你快帮忙喊喊……”

姜姑叹了口气,“还喊个屁啊,桂英把马氏传承给了小辰,还把培元丹哄着小辰吃了,这丹药属极阴之物,只适合女性体质,小辰固然是鬼节出生,毕竟是男儿身,长久下去,恐怕会变成活死人!”

“活死人!!!”我第一次听见这个词,不由的打了个摆子,身体更加冷了,父亲则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把眼泪求道:“姜姑,我就这一个独生子,你可千万要救救他啊,你要多少钱,卖房卖肾,我都筹齐了给你。”

“老陆,你这话什么意思,咱们相识这么多年了,小辰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他的。”姜姑把父亲扶了起来,然后来到我跟前,让我伸出手诊脉,又伸出舌头看舌苔,全身检查了个遍。

最后说了一句。“老陆,这孩子应该尽快找个婆娘,转移体内多余阴气,说不定还能活个几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