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奚榆陆嘉辰小说《他的小祖宗》免费阅读

小说:他的小祖宗

作者:一粒沙白

简介:【痞帅毒舌大少爷X乖张腹黑美少女】新转校生奚榆住进父亲好友家里的第二天,她与他在楼梯口不期而遇。表面伶俐乖巧的乖乖女,实际上是三天两头被叫家长的学渣本渣。奚俞:哥哥,你能假装是我爸爸吗?陆嘉辰:哥哥这么年轻怎么给你当家长?奚俞:可是你长得显老啊!陆嘉辰:…初次见面,他站在楼道吊儿郎当地瞥她:你是哪儿来的,小鬼头?七年之后,他掀起她雪白的头纱低声问:这是哪儿来的,小祖宗。

最新章节:第10章 社会姐

他的小祖宗免费阅读

《他的小祖宗》第1章 初来乍到

立秋的江城,湿热的南方没有半点入秋的痕迹,下午恰逢一场大雨过后,空气中的水汽迅速在肌肤表面凝结成黏腻,让人浑身都觉得不舒适。

拉杆行李箱的轮子在寸土寸金的别墅区石板路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被放大,显得尤其突兀。

走到一栋独栋别墅前面,男人站住了脚,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一身棉麻布短袖长裙的中年女人热情地从雕花铁栏里迎了出来。

“老奚!你们来了!”

说着,就自然而然地伸手要去接过奚怀手里的行李箱,

“不是让你们在路口等我过来接你们吗?”

奚榆站在父亲身后,圆碌碌的眼睛里透着几分对周围环境的茫然。这里对她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家庭,以及陌生的人。

奚怀没有让她帮忙拿,淡笑着寒暄道,

“让奚榆住过来已经够给你们添麻烦了,怎么还好意思麻烦你过来接我们。”

他转身,伸手推了推奚榆,示意她叫人。

“严姨好。”

奚榆老老实实地喊人,余光瞥见别墅大门口冒出一个乌黑的脑袋尖,一双圆碌碌的眼睛跟她对视了一眼,很快又闪退了回去。

严媛笑着招呼他们穿过屋前的小花园进了屋,在玄关处给他们拿了家居拖鞋换上。

“老陆出差了,让我替他好好招待你们。榆宝的房间我已经替她收拾好了,就在楼上嘉棋隔壁。待会儿我带榆宝上去看看,要是不满意的话,家里还有别的房间…”

“那怎么好意思。”

奚怀谢绝她的好意,

“奚榆就在这儿小住几天,怎么样都好。等开学了她就可以住校了。”

奚榆今年刚上高二。父母在她小学的时候就离婚了,抚养权归了她爸。可惜奚怀是个地质教授,除了任课之外,还是西北某个地质队的指导员,经常忙起来要半夜才能回来,对于年幼的女儿实在是无法照顾周全。

等到奚榆初中的时候,奚怀的工作更忙,经常一接项目就是一整周回不来。经常让小奚榆吃了上顿没下顿,靠邻居的接济帮忙才把孩子拉扯长大。

虽然学校能住校,但是毕竟是十来岁的孩子,留她一个人在家也不放心,于是初三那年,他跟前妻俞婧商量过后,还是让她先暂时住到妈妈家里。

俞婧这时已经再婚,嫁给了一个有钱人。继父家里还有一个比她年长一岁的男孩。两人之间相处得并不愉快,再加上青春叛逆期惹了不少祸,后来每次打电话给奚怀都问他什么时候能把自己接回去。

奚怀知道她过得不好,可是当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解决照顾孩子的问题。

他正愁着女儿的去处不知道如何解决,没想到这事被他的老友陆峰听说了,主动建议说奚榆可以先暂住到他们家里,让自己的妻子代为照顾。于是奚榆这才被送来了江城。

“住校干嘛呀。家里空了这么多房间都没人住呢。”

严媛笑眯眯地望向奚榆,轻声劝说道,

“榆宝,你爸爸跟你陆叔叔是多年的好友,你就放心在这儿住下,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就跟严姨说,不要见外。”

奚榆本来被送来江城就不情不愿,更不想麻烦人家,刚想开口说点什么,严姨却已经十分自来熟地站起身来,拉住了她的手,

“走,我带你上去看看你的房间。”

于是奚榆也只好先跟她一起上了楼,奚怀也跟着上去。

房间不算大,但是阳光充沛,为了她的到来还换成了粉红色的床品和窗帘,布置得粉嫩温馨。

隔壁房间门关着,严媛用力敲了敲门,语气有些不耐,

“陆嘉棋!家里来客人了都不知道出来打个招呼吗?!”

门被一点点地打开,一个大约10岁的小男孩躲在门后面,探头探脑地打量她,最后才扭扭捏捏地开口,

“叔叔好。姐…姐姐好。”

说完,还没等门外的人有所反应,门又咚地一声关上了。

严媛气得又要骂他没礼貌,被奚怀笑着劝住了,

“小孩子都这样。”

奚榆倒是不在意小屁孩的态度,目光扫视了一下二楼的格局,发现走廊尽头还有一间房间,深色的房门紧闭,看起来十分自闭。

见奚榆的目光盯在那里,严媛解释道,

“那是你嘉辰哥的房间。他平时住隔壁,不常回家。”

奚榆点了点头,也没多问什么。

三人下了楼,坐在沙发上聊着天,楼上却有人火急火燎。

陆嘉棋躲在二楼围栏上,探头探脑地观察了奚榆一会儿,马上逃回房间摸出手机。

陆嘉棋:【哥哥!家里有敌情!速速回来!】

奚怀的工作紧张,把奚榆送到了江城,又连夜买了飞机票回西北去了。

晚上在陆家吃完饭之后,严媛要回医院值班,便把奚榆交给了不靠谱的小儿子,严肃地叮嘱道,

“你跟姐姐在家不要闹事。还有你暑假作业写完没有?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正好可以拿来问问姐姐,让她帮你补习补习。榆宝,这小子的成绩烂泥扶不上墙,你要是有空的话,就帮忙指导一下他,行吗?”

奚榆坐在沙发上啊了一声,不自在地眨了眨眼。

她不是不愿意帮忙指导啊。

主要是吧,她那成绩怕是比陆嘉棋的烂泥成绩还稀烂。她也不是学不会,主要是初中的时候她自暴自弃,想让成绩一落千丈引起奚怀的注意,好赶紧把她接回去。

没想到成绩这种东西,今天你对它爱理不理,明天它就让你高攀不起。所以她在初二数学课上弯腰捡了一支笔,这辈子就再也没有听懂过数学课。

而奚怀尽管担心她的学习,但是最后还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到底没有把她接走。

严媛见她没说话,只当她是同意了,又交代陆嘉棋,

“照顾好姐姐。不准欺负她,知道吗?”

陆嘉棋装得很老实的模样,使劲点了点头,看起来像是十分乖巧。

然而严媛前脚刚走,陆嘉棋就像屁股着了火一样迅速蹿上楼,留下奚榆在客厅望着他的背影一脸黑线。

她有这么吓人么?至于跑这么快?!

一个人留在客厅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奚榆决定还是先上楼洗个澡去。

陆嘉棋逃回房间,从枕头底下翻出手机,发现下午的信息陆嘉辰到现在还没回复他,忍不住又给他发信息催促道,

陆嘉棋:【陆嘉辰!敌人入侵!快点回家!】

他信息刚发完,就听见奚榆上楼的声音,连忙又把手机塞回枕头底下,迅速跑到门口冲她大喊,

“我不用你给我补习!”

奚榆:“…”

我说了要给你补习吗?

她耸了耸肩,无奈道,

“我看起来像是活雷锋?”

陆嘉棋:“你不是答应我妈要给我补习吗?”

奚榆挑了挑眉,一脸世故圆滑,“小孩,客套话懂不懂?”

陆嘉棋:“呃。”

还没等他回过神,奚榆已经走进了旁边的房间,咚地一声关上了门。

门外,陆嘉棋脸上的表情闪过了一丝惊喜。

卧槽!好有个性的姐姐!

爱了爱了!

他又迅速翻出手机给陆嘉辰发信息,

陆嘉棋:【哥,你不用回来了!我一个人能应付!】

奚榆洗完澡,拖着湿哒哒的头发走了出来,环顾了一下房间,似乎没有吹风筒。

虽然她不爱麻烦人,可是小屁孩不能算人。于是她毫无心理负担地开门出去,敲了敲隔壁房门。

陆嘉棋很快打开了门,露出脑袋尖,带着一点儿警惕性问道,

“干嘛?”

“有没有吹风筒?”

“没有!不过我哥房间有,我带你去!”

“哦。”

陆嘉棋这会儿已经不像刚刚那么敌对她,热情地把人带到了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径直打开了门。

奚榆跟在他后面走了进去,发现这个房间比她和陆嘉棋的都要大一些,装饰得很高冷,基本都是黑白灰色调,一看主人就不是个好惹的。她犹豫了一下,喊住了陆嘉棋,

“你哥不在家,我们就这么进他的房间不好吧?”

“没关系啦!他现在不住这儿,况且我哥最喜欢女孩子进他房间了。”

奚榆:呃。

这陆家的两个儿子,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特别。

她也没再矫情,赶紧拿了吹风筒在卧室的浴室里吹干头发,简单收拾了一下盥洗台便回了自己房间。

凌晨,空旷的别墅楼下传来一声开门声。

陆嘉辰带着几分微醺打开了门。其实他的别墅就在隔壁,不过今天出门急了些忘记带钥匙,这才回父母家暂住一晚。

刚刚在朋友的生日会上多喝了几杯,让他这会儿胃里翻山倒海有些难受。

他直接上了楼,伏在洗手台上,打开水龙头,狠狠地朝脸上泼了几捧水之后,总算意识分出几分清醒,转身去衣柜里拿出睡衣准备洗澡。

因为知道严媛要值夜班,家里那个小鬼只要睡着了就雷打不动,所以他也没有刻意放轻动作。

衣柜门发出几声碰撞的声音,随后是浴室推拉门关上的声音。奚榆躺在隔壁大床上蹙了蹙眉,翻身扯过被子盖住头,觉得有些烦躁。

陆嘉辰很快洗完澡,扯着浴巾随意擦了擦身上的水珠,视线顺势下移,忽地落在盥洗台上。

浅色的大理石台面,有一根细细的长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