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裴瑾宁怀远裴琼裴珠小说《穿书后我只想做女主助攻》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我只想做女主助攻

作者:沈霜

简介:【穿书+宠文+1V1】裴瑾觉得自己应该是写书虐主角太过头,如今才被惩罚穿进自己写的书中当炮灰。作为剧情的缔造者,她的任务自然是撮合主角迅速进入大结局。只是这一切怎么和原先的剧情越走越远,就连书中的病娇男主也开始对她愈发不同。说好的助攻原著女主呢?裴瑾:“抱歉,我真只想做女主助攻!”

最新章节:第21章 我要裴瑕和马姨娘

穿书后我只想做女主助攻免费阅读

《穿书后我只想做女主助攻》第1章 炮灰中的炮灰

三月才迎了两场倒春寒,京城春意渐浓。

裴瑾靠在院中躺椅上,抬眼瞧着头顶已绽了花骨的树梢,梨香袭人。

半响微微起了风,携起了她垂在地上的长穗。她咕哝着翻了个身,就见有人疾步从廊下而来。

“二姑娘醒了。”

说话的是伺候她的大丫头雾凇,裴瑾闻言先是一愣,旋即一骨碌从躺椅上爬起。

她言语中难言激动,一面匆匆往出走,一面催促雾凇道:“快些去瞧瞧二姐姐。”

没人知道她等这一天多久了。

三个月前的一场车祸,醒来后她便成为裴家后院庶出的四姑娘。她用了好些日才接受自己穿越到这个架空时代的现实,却在裴家这复杂的后宅关系中意识到了一个更为惊悚的事实。

那就是她不仅穿越,更是穿越到了自己曾写过的一本炮灰逆袭的穿越小说中。

悲伤的是,她并非原著中那个穿越逆袭的角色,反而是炮灰中的炮灰,开场就领了盒饭的路人甲。

而那个穿越的炮灰女主,便是她的二姐姐裴琼。裴瑾觉得这是自己可能当写书当后妈太久,天道轮回的报应。

照原著中的最初设定,女主裴琼穿越到了一本白莲花嫡女与呆萌小公爷的玛丽苏甜文中。身为恶毒庶出女配,裴琼借着渣爹宠爱,欺负早已亡母的裴珠,将作死贯彻全文,最终死于未来权臣的病娇宁怀远手下。

是以穿越来的裴琼为了不成为炮灰,自然坚决与平时作恶多端的小跟班裴瑾划清界限,转而投向感化反派宁怀远的怀中,最终二人相爱相杀,双宿双飞。

而作为被抛弃的小跟班裴瑾,也顺理成章地在作死中早早领了盒饭。

故事很狗血,裴瑾却觉得很难办。

因为按照剧情的走向,甭管是人畜无害的小公爷还是腹黑邪恶的大权臣,都早已名花有主。轮到她裴瑾,便只剩下书中寥寥几笔的叙述。

想来想去,如今能抱的大腿,到底还是天命之女裴琼。

她心里乱糟糟的一团,脚下已到了裴琼的院子。

裴琼是害裴珠时从湖心亭落水的,裴家心照不宣,但明白这后院里得家主宠爱的还是二姑娘裴琼,到底尽心尽力地伺候着。

裴瑾进屋的时候裴琼已醒来,见到她们时先是一愣,眼底尽是漠然的震惊。

她大病初愈,声音还带着几分沙哑,“你们是谁?”

一心想守住大腿的裴瑾赶忙迎了上去,赶紧挑着重点同裴琼道:“二姐姐,你不认识我了么?我是裴瑾啊。大夫说你从湖心亭跌下时磕着了脑袋,所以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她坐在裴琼榻前,看着她逐字逐句地提醒,“你叫裴琼,是咱们裴家的二姑娘。三日前,你和大姐姐在湖心亭玩耍的时候不慎跌落湖中,好在你如今已经转危为安了。”

“湖心亭?裴琼?”

裴琼下意识与裴瑾疏离了几分,微蹙了柳眉似是在回想什么。

旋即她倏地睁大了双眸,一把握住裴瑾的手急切问道:“大姐姐是叫裴珠么?”

“对啊。”

裴琼闻言瘫坐在床头,彻底泄了气。

片刻她又开始打量起自个儿,想必也是想起原著中同自个儿的关系。

想同自个儿疏远,却又怕惹人怀疑。

是以挤出一抹笑来,伸手探上了额头,露出了恹恹模样,“我的头还有些痛,想歇一会儿。”

裴瑾晓得裴琼这是想同自己划清界限。

又怕自己太急头冒进惹了裴琼不喜,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徐徐图之。

是以她同裴琼展颜一笑,“那二姐姐就好生歇着,我明日再来看你。”

语罢也不等裴琼回绝,便带着雾凇匆匆离去。

离开时的裴瑾满心想的是,她一定要在裴琼面前刷足了好感。

毕竟会站队,也是一门学门。

这些天她思来想去许久,觉得她的任务便是扶持女主裴琼,苟全性命于剧情,才可能顺顺利利活到大结局。

裴瑾如是想,心底这些天的担子便松泛了些许。人逢喜事精神爽,她开口道:“去瞧瞧大姐姐如何了?”

“大姑娘因二姑娘落水受了惊,如今也养着病呢。”雾凇跟在后面怯怯地提醒。

裴瑾眉头一跳,觉得自己重塑人设任重而道远,比如常年侍奉自己的大丫头都觉得自己不安好心。

她敛了笑正色道:“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应该去看看她啊。”

“大姑娘自小养在庄子上,身子骨本就不大好,如不然咱们等她病好了再去吧。”

“病好了还怎么让她觉得我们雪中送炭啊。”

“您上回跟二姑娘给大姑娘冬日里送的炭火,烟大的险些叫人以为映雪院走了水。”

裴瑾无语凝噎,“我的意思是……是……”

是了半响也找不出旁的好词来,末了一跺脚气道:“罢了,我还是回去继续数梨花吧。”

裴瑾翌日一大早便抱了百宝箱寻裴琼,一面往出掏一面道:“这些都是二姐姐你往日里喜欢的,等你身子好了咱们再一起玩。”

裴琼对这些小女儿家的玩意儿没得兴趣,又怕叫人瞧出了端倪,有一搭没一搭的敷衍着。

裴瑾又道:“我还送了大姐姐一份,以后也叫她跟我们一起玩。”

裴琼这才有了跟雾凇相同的反应,“大姐姐也还在病中吧。”

裴瑾怕裴琼误会了自个儿,赶忙解释道:“大姐姐原先一直在庄子上照顾母亲,如今母亲病逝她才回府,说到底我们都是裴家的女儿,如今想来我先头做的些事儿,到底不对。”

话及此,裴琼眼底更是又惊又奇,裴瑾不去看她的眼,只道:“二姐姐身子好些了么?如不然咱们去给祖母请安吧。”

末了她又故作无意地叹息道:“罢了,这时候二姐姐最讨厌的宁怀远也在,等晚些咱们再去。”

“宁怀远……”裴琼喃喃了句,薄唇翕动,想必是想到书中自己的下场。

她吞了口口水,似是下定决心道:“祖母心疼我,我又如何能因为讨厌之人耽搁了请安。”

裴瑾闻言暗自在心头比了个大拇指,不愧是女主,这种偏向虎山行的心态着实令人钦佩。

是以她起了身,故作刁蛮道:“也是,反正祖母也不喜欢他,每日请安都少不了祖母一顿苛责,还不知今日会受什么惩罚呢。”

裴瑾觉得自个儿的提醒乃是十足的明显,这么难得同宁怀远示好的机会,裴琼又岂会轻易放弃呢。

——

作者有话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