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苏羽凝宇文琰小说《死心后皇上拼命追我》免费阅读

小说:死心后皇上拼命追我

作者:艺溪兮

简介:苏羽凝本以为自己这一生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不仅身份高贵,而且嫁给了此生挚爱的男人。可她的梦碎了。原来这一切不过是阴谋。一朝宫变,她再也不配站在他的身边,他的生命中再也没有了她。“我爱你,但是爱的好累,不想再爱了。”可她从未想到,死心后,他却再次闯入她的生活,要宠她至上……

最新章节:第59章 羡煞旁人的好

死心后皇上拼命追我免费阅读

《死心后皇上拼命追我》第1章 大婚被毁

鞭炮声声声入耳,红色的鞭炮纸落下,为细雨朦胧的江南横添一抹红花雨。大红的轿子乍一从康王府走出,大街上便是人来人往,无数百姓驻足围观。

当朝太子迎娶太子妃的热闹,所有人都想凑上一凑。

锣鼓喧天,苏羽凝一身火红的嫁衣,行至东宫门前缓缓下轿。凤冠霞帔衬得她肤白似雪,眉眼如画一般淡漠清冷,衣袖随风轻轻鼓动,真真算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如同圣女一般纯洁无瑕。

康王府小群主苏羽凝虽是异姓王康王的义女,却也是康王府独女,与太子既是门当户对,又是郎才女貌,一时间无人不喜。

“阿凝。”宇文琰亲自到喜轿外,将苏羽凝接了出来,“今日,你终于是本宫的妻了。”

苏羽凝低眸浅笑,心中欢喜不已。两人眉目间含情脉脉,情意暗流,眉目传情。

霎时间便又是鞭炮齐鸣,满座欢呼。

“吉时到——”

随着一声唱和,宇文琰牵着苏羽凝的小手,步入写着双喜的大堂之内,准备拜堂成亲。

然而就在这时,还不等两人拜堂,突然外面就传来了喧嚣之声,正当众人不知发生了何事之时,东宫卫首领南宫轻冲了进来。

只见南宫轻满身血污,已是体力不支,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喊道:“太子殿下,陛下听信康王的诬陷之言,下旨抄了江家,皇后娘娘也已在宫中自缢,请殿下速速随臣离开!”

前一秒还在大堂看婚礼热闹的众宾客听到这个消息,瞬间像是五雷轰顶了一样,窃窃私语着,满座皆是惊慌,哪还有一点喜庆可言?

皇后是太子生母,江家是皇后的母家,如今一朝被灭,宇文琰这个太子居然丝毫不知情,反而在这里行大婚之乐,实在诡异至极。

“苏羽凝,是你?”宇文琰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下意识地甩开了苏羽凝的手。

苏羽凝从未想过会发生如此巨变,慌乱地看着他,“阿琰,我不知道。”

“康王趁着大婚在宫中发难,你敢说你不知道?”

宇文琰吼完,一脸恨意地瞪了苏羽凝一眼,转身便要离开。

然而下一秒,重兵闯入,团团围住了大堂。

在官兵们长队的尽头,便是康王。

康王负手而立,须臾之间便控制住了整个大堂中的人,他笑吟吟地看着宇文琰,笑道:“太子殿下,没想到你我再见之时,这江山便易了主。如今的天子,是本王了。”

宇文琰强忍怒气,眼神中满是冰冷,让人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可苏羽凝与他相识相爱了十年,一眼便能看出宇文琰此刻强忍着怒气,便上前握住了他的手,“阿琰,你听我解释……”

“你这个骗子!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宇文琰大手一挥,将苏羽凝甩倒在地,眼中没有了往日的情愫,剩下的只有滔天的恨意!

康王的人趁机拿下了宇文琰,他耳边一缕青丝狼狈地垂落,衬得他一身气质卓然,却偏偏成了阶下囚。

苏羽凝看着眼前陌生的义父康王,膝行到他面前,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拽着康王的衣袖一脚,不顾自己一身的凌乱,仰头苦苦哀求着:“父亲,求求你,你放过他吧,我真的很爱他……”

宇文琰恨意滔天:“苏羽凝!你给我闭嘴,我不需要你这个帮凶的怜悯,今生若有机会,我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相爱十年,苏羽凝从未见过宇文琰如此神情。

原来他已经厌恶了自己吗?

苏羽凝瘫倒在地,眼神空洞。她如鲠在喉,脸颊上一滴清泪滑落,一连串的水珠顺着下巴滑下,如同她被拨乱的心弦一般。

康王猝然仰天大笑:“宇文琰,你败在一个女人的手里,也配当大盛的太子吗?把他给我押下去!”

宇文琰走时,满含恨意的目光仍然如刀一般刺在苏羽凝的身上。

“不是这样的……”

苏羽凝很想解释,她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想追上她的爱人,却被康王握住手腕,扔回了原地。

不等她开口,康王的声音便再次传来:“苏羽凝,十年前宇文琰对你一见倾心,也是从那时起,本王才决心认你为义女,为的便是今日的大计。现在的你已经没有用了。”

说完这句话,康王吩咐了一声,他的手下便将苏羽凝像狗一样拖了出去,完全不顾及苏羽凝的身份,好像她真的成了弃子一样。

“啊——”

苏羽凝抑制不住地轻喊一声。

原来她这一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

一日后,康王废掉盛帝,自立为皇。

三日后,宇文琰从重兵把守的天牢逃了出去。

五日后,苏羽凝被从柴房放了出来,却被押入了今生最可怕的地狱——掖庭狱。

五年后,宇文琰得到东梁国出兵帮助,带兵打回皇宫,终于如愿坐上了本就该属于他的皇位。

……

是夜,整个皇宫都在为第二日新帝的登基庆贺,无人注意到掖庭狱不起眼的角落里,苏羽凝正在落泪。

她的眼中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灵动,五年的折磨让她憔悴不堪,分明是正值芳年,却沧桑如老叟一般,独坐在墙角,不知道在想着何事。

旁边的几个宫女见她这副失神落魄的样子,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当即抓住了苏羽凝的头发,将她整个人粗鲁地拖到了一处富丽堂皇的宫殿。

随后为首的宫女便拽着她的头发,强迫她抬头看向自己。

苏羽凝好像习惯了这样无端的打骂一样,只是好奇地问道:“你是康王府的嬷嬷?”

五年了,她早已习惯这种跌入泥潭的生活,却因为再见康王府的嬷嬷,牵动了内心的情绪。

那为首的宫女冷冷地说道:“康王吩咐了,一定要喂她吃下千丝绕,给我按住她!”

苏羽凝被死死地按在地上,被那宫女强行喂入一颗黑黝黝的药丸,随后便从嗓子里传来了沉闷压抑的呻吟声。

“这是什么?”

然而还没等到回复,就被一声男子的声音打断。

“杀了她们。”

听到这个声音,苏羽凝浑身一震。

是他。

宇文琰。

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