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满星盛浅月小说《病娇,妖艳濡湿了我的传家宝刀》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妖艳濡湿了我的传家宝刀

作者:奶油滋水枪

简介:【洪荒+病娇+团宠+杀伐果断+不给反派活路】封神之后,诸天神魔归隐。人皇武王病弱,天下未稳,世间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横行。求仙的,斩断情缘。 求道的,普度众生。 求人的,贼心不死。【封神背景,人神共居,私设甚多,多歧为贵,不取苟同】 满星伏在云清真人身上:“小师叔为何赠我宝刀?”指间慢慢滑过,声音带着妖艳的蛊惑:“你明知道我想要的是另一把……”

最新章节:第02章 穿越之子,墨仙郡主

病娇,妖艳濡湿了我的传家宝刀免费阅读

《病娇,妖艳濡湿了我的传家宝刀》第1章 龙结晶之地

满星成为九仙山桃源洞第五代嫡传的弟子已有月余。

九仙山是什么地方?那是玉虚宫第一位击金钟的仙人 ,广成子的福地。虽然第五代隔的……也忒远了些,哪怕是嫡传。

封神一典,广封三百六十五路神仙,最后鸿钧老祖出面调停三教矛盾,带着各路神仙销声匿迹。

然福地神器却广留凡间,且颛顼氏尚未绝地天通,天地间灵气充沛,稍有资质便可引气炁入体。

故修仙之人不计其数。

各路门派林立,尤以其中五派最盛,其中便有这九仙山,桃源洞。

但今日的满星站在桃源洞的绝壁处并不是来欣赏桃花美景的,事实上桃源洞没有一株桃花。

满星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座修在绝壁上冰冷寒凉的宫殿,取名叫桃源洞。

大殿是用蓝色的冰晶灵石打磨而成,闪着如水一般的光泽,像极富灵气的水冻结成寒冰,却又用黄金包裹镶嵌着,大片的靛青在阳光下泛着冷光,更是摄人心魄,让人战栗。

牌匾也是用黄金写就,金灿灿的桃源洞三个大字,古朴,苍劲又蕴含力道。

当然也有师姐说,那根本不是黄金,只是一种和黄金很像的石料,谁知道呢?

比起桃源洞里放的宝贝,就算是真金也没有人会动心。

再者谁会不开眼到这九仙山桃源洞来偷宝贝呢?怕是会被打的连仙魄都留不下。

满星是来偷诛仙剑的,传闻诛仙四剑,其中一把戮仙剑就曾在剑仙广成子手上大放异彩,后来他随鸿运老祖离去,却并未带走这把嗜血宝剑。

满星摸了摸挂在腰间的名佩,又正了正身上衣冠。

九仙山弟子皆着蓝衣白衫劲装,道引童子见她拿了名佩,又身着门派大弟子服饰,冲她行了一礼,道:“掌门在偏殿,仙子可自行前去。”说罢,将她引入殿内,就在旁边候着。

满星踱步进入,这个大殿她来过很多次,每月一次的道学也是在这里的殿前进行,相传那大殿之上便是九仙山的宝库所以平常不允许弟子在殿内闲晃。

众人皆说,桃源洞是冰晶灵石打造,本就是无价之宝,满星摇摇头,她知道,只要她走进殿内就能感觉的到,殿里充满了肃杀,哀嚎和怨恨。

是龙的怨恨,桃源洞,是龙结晶铺就……

外面镶嵌的也不是黄金,是咒文,是把龙生生困死在这里的咒文。

满星抚了下腰间的长剑,捏了捏手心,慢慢向偏殿走去,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要不把掌门杀了,自己做掌门,那山中宝贝岂不是能摸个遍。

好像也未尝不可……

九仙山门规,强者为尊。

应该说整个中州大陆,就是强者为尊。慕强凌弱,仙不仙,侠不侠。

加之人皇武王牧野一战,耗尽心血,已是强弩之末,妖魔鬼怪轮番登场,凡间红尘更是乱象丛生。

满星抚了下腰间的长剑,捏了捏手心,慢慢向偏殿走去。

满星边想边走,走到偏殿时,干脆一脚踹开了门,破门的台词都想好了,正准备脱口而出,却见本是待客的茶桌上,俩具身子纠缠在一起,衣衫半退,露出两节肉色的肩膀,一上一下交叠在一起,门内俩人好事被粗暴打断,慌忙拢回衣裳。下面那女子还用含着水雾的眼睛瞪了满星一眼,才理着衣裙转身进了里间。

满星只得挠了挠头,突然涨红了脸,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是来干嘛的,倒是掌门黎线微微一笑,理着衣摆,端出风之卓绝的样子,轻轻唤了声:“星彩仙子。”然后比划手势,请她落座。

满星看了一眼茶桌,脑袋里又回想起刚才俩人的样子,感觉臊的头顶都冒烟了,坚决摆手。

她皮肤白皙,这样一臊,脸皮变得粉嫩嫩的,像能掐出水的桃子。

黎线本就好事被打断,如今看面前这位星彩仙子竟然比刚刚那个还要美上几分,这强装镇定未经情事的表现又添几分情调,看的他身上又热了几分。

“星彩仙子子时到访本尊这里可是想像方才那位师姐一样讨得个宝贝法器?”说罢便走上前伸出手去,想要一把攥住面前这个害羞女孩的嫩手。

满星被刚刚的景象打得烦躁,忽见一只手向她伸了过来,倒也懒得再和这厮讲什么道理。

神剑出鞘,剑鸣似龙吼,泄了一地的光华。

此剑可不是世上常有之物,但见它全身被充盈的紫气环绕,剑端闪着红芒。

剑体修长而笔直,剑身上嵌着七颗天玄晶石以七星阵列,天枢瑶光一黑一白为阴阳,天璇为土、天玑为水、天权为金、玉衡为木、开阳为火。

此剑通天地阴阳、世间五行,换而言之便可抑制天下修士灵气是谓——陷仙剑。

黎线像是未想到山中门人敢向他举剑,喝道:“仙子做什么!”

可当他看清此剑时却是噤了声,虽不识得,但诛仙四剑每一把都能唤起修真者本能的恐惧。

这不是因人而异的状况,自古以来诛仙四剑生来就是为屠戮修士而生,就好似老鼠天生害怕狸猫一样,即便再强大的修士也无法完全克服这份法则般存在的恐惧。

满星握着佩剑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终于冷静下来,撇了他一眼:“掌门又是做什么。”

黎线看她慢慢把佩剑收回剑鞘,又牵强地挤出一个笑容对她道:“星彩仙子误会了,在下只是仰慕仙子许久,今特邀仙子前来,不过与那绿萼仙子假戏一番,勾仙子吃味罢了。”

黎线打量着满星的表情,见她面色绯红,按下心中惊惧接着道:“我仰慕仙子已久,若同仙子共成好事,仙子便是准掌门夫人了……”

“噌”的一声,陷仙剑已是抵在了黎线还带有红印的脖颈上。满星用一种很淡然的口吻答道:““住口!杀了你哦。”

巨大的恐惧让黎线只觉得胃里翻腾,他竟然连眼前人是怎样把剑抵在他脖颈上的也未看清。说罢,“噗嗤”一声,长剑往脖颈上一挽,再一刺。黎线感觉脖颈处一热,低头一看,衣襟已经染红了。

那个略带软糯的声音还在说着:“哎,好麻烦,果然还是杀了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