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城文学
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周元雪女白启瑞白镐小说《万古第一仙》免费阅读

小说:万古第一仙

作者:上林靓仔

简介:特种兵周元被白无常错勾魂魄进入地府,转生修真大陆,结识诸多强者,踏上修真道路。他的愿望很简单,只想安静的修仙长生。奈何大佬们赏识他,天才们妒忌他,美女们爱慕他。不是他不低调,实力不允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谈笑间强敌灰飞烟灭。醒元魂、修仙法,炼灵丹、封大妖,掌乾坤。他篆笔轻点勾勒天地法阵,地宫一游觉醒烛龙血脉

最新章节:第49章 易宝

万古第一仙免费阅读

《万古第一仙》第1章 悲催离世

残阳西斜,余辉飘洒在林叶中,投射下斑斑点点光芒。

风吹过,一缕悬浮半空的淡白色人形气体随风摇曳。

“走吧,这个世界不再属于你。”气体旁,漂浮着一位白袍男子,他拍了拍人形气体的肩膀,温和道。

“我不想走!”周元流下泪珠,即便现在仅是魂魄状态,他也能深切感受到那份悲伤。

“人有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再不走可就真成了孤魂野鬼了。”

“我不在乎,我要亲眼看着我们小队完成任务。”周元悲苦而又坚定说道:“特朗这恶魔奴役妇孺、制造杀戮、罪行累累,为什么他不死,反而是我这伸张正义的人要死。”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会得到他应有的报应的。”白袍男子肯定的说,略微叹息伸手朝周元飘摇的魂魄一挥,后者立马感觉眼前一切黑暗寂静,似乎被装进某种神秘的空间。

周元再次目能视物时,眼前的景象令他胆寒,在特种部队中服役五年,他自认神经已如钢丝铁线般坚韧,可眼前的一切实在太过惨绝人寰。

无数的魂魄在黑雷里抽搐、毒水中哀嚎、岩浆中挣扎、火架上凄厉……痛苦使得他们更加面目狰狞如怪物。

“这是苦难炼狱,是惩戒那些生前作恶多端的罪人的,能撑过九九八十一难的魂魄,方可入轮回投胎畜道。”白袍男子摇手一指朝着另一处烟雾弥漫,无数白影列队前行的桥头:“好人无需苦难折磨,可直接过奈何、入轮回。”

周元顺目看去,果然如所想的一般,桥头前,佝偻着个枯槁老妪,木讷的给路过的魂魄舀起一碗碗孟婆汤。

“先见鬼君,对过生死簿后,你就可轮回转世。”说完抓起周元,脚下黑云顿生,瞬间消失。

鬼君是负责审判亡魂功过及投胎何处的鬼差,又称判官。

庄严肃穆的府衙内,正堂中间坐着一青袍男子,满脸漆黑如碳,白无常站立一旁,笔直如塔。

黑面鬼君不停地翻动手上的书册,寂静了很久,猛然间抬头神色凝重的盯着周元。

那白无常一直神态端正,可瞧见黑面鬼君盯着周元老半天一动不动,庄严的神态绷不住了,抬手悄悄点了点鬼君肩头,低声道:“包黑子,你倒是快判啊!”

怎知黑面鬼君怔怔回头,结巴着舌头,一脸惊愕的样子:“抓错了。”

本就寂静的府衙内,顿时针落可闻,时间仿佛瞬间静止。

“抓错了!?”白无常也是一脸愕然,急忙看向黑面鬼君手里的生死簿。

“什么情况!”周元一脸懵逼,二人对话虽小,可他听力不差,清晰听得从黑面鬼君口中说出“抓错了”三个字。

白无常的目光反复在周元和生死簿间凝视,半晌后,颤声道:“泰丰县澄禎乡周元!”

“我是澄禛乡,澄禎乡在西头,我在东头!”周元白眼一翻,险些晕过去。

白无常嘴巴张得跟鸡蛋大,眼睛瞪大,颤抖着手指向周元:“可你心脏明明中了弹。”

黑面鬼君翻过生死簿另一面,沉声道:“远征第五分队周元伏击恐怖!分子特朗,负重伤,经心脏搭桥手术幸存,享年55!”合上生死簿,黑面鬼君意味深长地朝着白无常沉声道:“这魂,你勾错人了。”

白无常呆若木鸡,嘴里喃喃着:“怎会这样。”

周元更是浑身一震,脑袋轰鸣:“享年55,这么说我还有30年阳寿!”

黑面鬼君朝白无常愤恨怒斥:“阎殿抓错亡魂,千万年来恒古未有,怎么这样?你还有脸问,成天跟着牛头马面他们搓麻将泡桑拿,你说,你还是当初兢兢业业的谢必安白无常吗?”

“鬼君恕罪”白无常也慌了,这几百年外界快速发展,地府也跟着与时俱进,开创了不少娱乐项目,但惹出这么大的祸端,只怕要被阎王削除神籍。

“带他去转生门吧,回头写一份五万字的检讨书给我。”黑面鬼君窝火的赶走周元二人。

白无常脚底抹油,心有余悸的拉着周元,腾云驾雾朝着府衙外飞出。

“你们判错案了!”沉默了很久,云雾上的周元忽然开口。

他这一说,白无常浑身打了个激灵,像是铺了一层面粉的脸转成微红,僵硬笑道:“没有的事,误会,都是误会。”

“我都听到了,我怎么那么冤,明明还有30年阳寿,却被你抓来地府,都说人心险恶,这鬼心更是狠毒啊!”周元哽咽后痛哭流涕,泪珠化作点点白光。

“哎呀……没有的事,虽然错了那么一点点,可地府会给你相应的补偿的,让你转生做个富二代如何?”

周元心中苦闷,五味杂陈,难怪都说投胎是一门学问,呸……地球的“王校长”多半也是前世被抓错了才有补偿成富二代的。

“我不要富二代,我只要复活!”想到自己的父母会因自己英年早逝而痛哭流涕,周元心如刀绞。

“不可能!你在地球已经死了,地府一日,人界一年,现在虽没一日,可人间也过了三四个月,你想诈尸,不怕成标本!而且那样也会扰乱天地秩序。”

“那我要上天堂,做神仙”周元抹干眼泪,委屈着道。

听这要求,白无常险些从云雾上跌倒,好言相劝着:“小兄弟别闹,这神仙可是经历千劫万难才可得道飞升。”

“那我要转生哪里?回不了地球,去不了天堂。”

“这倒是有很多选择,宇宙初开时,孕育出无数位面,很多得道的圣人,如战国孔子、唐朝孙思邈、明朝张三丰都转生到其他位面。”

“不明白!”周元一头雾水,人死了,不是入六道轮回吗?

“这本该不能言明的,毕竟涉及天地隐秘,但对小兄弟你,呵呵……上古神话,小老弟都听过吧。”

云雾之上,周元听得白无常言及上古,神色谨慎,顿时起了好奇心:“知道,有很多上天入地的厉害仙人,如伏羲演八卦、女娲补天、黄帝战蚩尤,八仙过海……”

周元一连列举了好些个耳熟能详的神话传奇。

白无常微微一笑:“这些都是实有发生的历史事件!”

周元听闻,心头一惊,难以置信的看向白无常。

“周朝之前称上古,夏朝之前为洪荒,洪荒之上为太古,太古是古仙与万道并存时期……咳咳,扯远了,周之前地球所处的位面还有修仙法门,但姜子牙封神榜后,世间再无飞升之说,你可知道为何?”

周元摇了摇头,他也奇怪,很多仙人神话都是在周之前,而周之后只是比拼武力的冷兵器世代,神话就如同被人横腰斩断一般。

“人有三魂六魄,三魂指:天魂,地魂,灵魂。但其实上古时期人有四魂:天地灵元四魂,人若修炼需感悟天地灵气,而唯有四魂并聚才能感悟天地灵气。姜子牙封神时抽取世人元魂炼制封神榜,封印天地,让世人四魂剩三,无法感知天地灵气,所以周之后无修仙法门,无飞升之人。。”

周元心中翻江倒海,神情恍然,困扰几千年的历史谜团竟是这般缘故。

“这跟转生又有何关系!”

“众生平等,人均有仙根,小兄弟想要上天堂,可转生至另一个位面的自己,潜心修炼获取仙籍。”

“另一个位面的自己?”周元更加糊涂,难道世上还有另一个他?

云雾下降,周元二人来到一处怪石嶙峋的山峰前,朱红色的血水从岩缝里汩汩冒出,底下白烟滚滚,寒气逼人。

山峰正面,镶着长宽十余丈的石门,门上雕刻着首尾相接的诡异骷髅,黑骨红眼甚是恐怖。

“这就是转生门。”白无常长袖一挥,门板自动左右缩进石岩,白光与寒烟立即扑面而来。

“虽说位面万千,但同样存在某种结点,因为结点所在,每个位面都有相应的自己。好比我们做的梦其实并非虚幻而是真实的事件,是另一个位面的自己通过结点投影出的真实生活画面。”

他袖子一扬,寒烟散去,白芒如镜的转生门内投射出一副活生生的画面——竟是周元古人打扮成了贵族。跟着又是长袖一扬,画面转为周元家财万贯妹子多多、周元荣升将军、周元在做手术,周元两肋生出翅膀上天入地……

一切切的情景,周元都在梦里见过,他惊讶无比。

“转生门是位面的结点,你看到的一切就是另一个位面当中的自己。”

周元呼吸粗重,他也曾思索过所谓的梦境,但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竟是另一个自己的生活轨迹,旋即兴奋的一指头戴高帽,威风凛凛的自己:“我要转生到这个当将军的自己。”

白无常摇了摇头:“不行,转生只能转生到将死之躯,否则会形成一个位面两个自己,天地秩序将受影响。”

“将死之躯,那不是夺舍吗?”周元低喃。

“也可以这么说!人死四魂六魄散去,魂魄被带入地府,投胎转世。”白无常点点头。

虽是夺舍,说白了自己还是自己,周元也没过多纠结。

“这个如何?”白无常将闪动的转生门光影定格住,里面是一个深情枯槁,脸色苍白的少年,一副就要断气的模样。

周元看向转生门内的另一个自己,十六岁模样,衣着破烂,浑身脏兮兮的,有气进没气出。

“这分明就是个小乞丐,这是哪个位面,我怎么混得这么差劲!”周元羞红着脸!

“这是修真大陆,至于你怎么会这么惨,我帮你看看”白无常露出几分幸灾乐祸,伸出右掌按在门边的骷髅,转生门内的光影立即云雾翻滚,跟着一帧帧朦胧的影像出现。

影像中,一名怀抱婴儿的男子在崇山峻岭中拼命奔行,在其身后不远处是四五个背生双翼黑雾缭绕的人影,手持大刀或锁链凶神恶煞地追击前者。

“这个位面离地府太远,受到法则干扰,所以有些模糊!”白无常见周元伸长脑袋,拼命地想看清男子的脸,当下开口解释。

周元心下一阵焦急失望,他知道这名男子多半就是这一世自己的父亲。

只见男子翻过几个山头后,来到一处小镇的破庙里,急匆匆将怀中婴儿藏匿在一座巨大雕像后边,转身一掌打晕躲在案台狂吠不止的野狗,塞进怀里又飞身出了破庙。

“狸猫换太子?”周元心中惊疑,他知道这婴儿多半就是自己,只是怎么成了老狗换婴儿,这叫人实在抬不起头来。

男子走后不久,黑雾人影出现,周元心头猛的拧紧,好在对方没发现婴儿,淡淡扫了一眼,嘴里叽里咕噜几句又追了出去。

又几个时辰后,一个左摇右晃,骨瘦如柴的老乞丐进了破庙,先是着急寻找案台下的老狗,哭天抢地一阵咒骂后,发现了雕像后边的婴儿……

光影飞速变幻,但总体上周元也知道了大概,自己从小被遗弃,是破庙里的老乞丐将他一手养大。

继续阅读